海苔熊读《他们都说妳应该》:为什么我好像要活在某种期待里面,才会被爱?从小到大,听过太多不平等故事,但终于有人戳出我们的纠结心事,告诉我们:没关系,你可以活得像你自己。

  • “妳现在工作发展得这么好,老公不会忌妒吗?”一个线上课程开到手软的朋友被主办单位“关切”,但老实说,她老公完全不羡慕她这种“忙到要死”的生活。

  • “为什么不找一个稳定的人嫁了?要搞这些有的没有的?”一个学妹的爸爸嫌她的男友工作不稳定,她又想要创业⋯⋯

  • “女孩子家,还是检点一点比较好,不然会被别人欺负⋯⋯”某个病人裙子穿得比较短一点,在候诊的时候,旁边的大妈细细嘱咐。

  • “男子汉大丈夫,打个针哭什么哭!”妈妈带儿子来抽血,一边斥责他;怪的是,刚刚抽完血也哭得乱七八糟的女儿,却从来没有被骂。


图片|作者提供

比起“我喜欢”,更在意“被喜欢”

我们活在一个隐藏着性别权力的社会。

从小,你就被说是很敏感、很温柔,妈妈说你很贴心,殊不知那是因为一方面你心疼她被压迫的痛苦,另外一方面是因为你不知不觉学习到了“女性就是应该要顺从和贴心”的规则。

只要稍微晚一点回家、在外面“野”,就会被严重的处罚—玩得比你脏、比你晚回家的哥哥,只因为“他是男生”这句话,就逃过好几劫。

上了国中,有时候你被欺负不敢吭声,吵架的时候就哭一下,因为你知道,这是最能够获得大家同情的好方法—毕竟,不管到最后谁对谁错,你只记得上次跟男生打架的那个女孩,被骂“恰查某”!

到了高中,家人表面上很开明,但实际上还是会跟你说“女人家要懂得保护自己”,限制你回家的时间(但没有限制哥哥的)、挑剔你穿的衣服、连你化妆,他们都像是侦探团一样怀疑你“是不是交了男友?”劝你一切要以读书为重,害怕你被男人“骗走”,到最后会“吃亏”,要谈恋爱大学再说。

一路走来,你总是习惯替别人着想、总是想很多、总是把别人的需求放在自己的需求前面,因为你知道关怀和照顾别人好像会给自己带来某一种安稳,就这样饮鸩止渴的地过了大学生活。

不知不觉地你就到了 20 几岁,随着时间,开始在倒数着自己还有多少岁月可以找一个“安稳的对象托付终身”,尤其是到二字头最尾巴的那几年,你的焦虑爆表,好像没有结婚就会被冠上败犬的名号。


图片|作者提供

好不容易结了婚,长辈开始催促着什么时候生小孩、甚至帮你在家里面买好了婴儿车,要你辞去工作在家专心带小孩。

“孩子的童年不能够没有妈妈!”一个一年只会见你一次的亲戚叮咛你,奇怪的是他为什么不说“孩子的童年不能够没有爸爸”?

妈妈跟你说,嫁到别人家,就该有媳妇的样子;婆婆跟你说,到我们家,我会把你当成自己的女儿一样对待,但不论这些女人们说了什么,你内心总是有一个声音:“为什么我好像要活在某一种被写好的角色里面,才会被爱?”


图片|作者提供

这一辈子,你从乖女儿、好女人、好太太、到好妈妈、好媳妇一路转职 [1],“文化缠足”把每一个时刻的你都给绑住 [2],可是活了这么大把年纪,你都没有好好做过自己。这是一连串悲伤的故事,而在这样的故事里,不只是女人,其实男人和女人都是被迫害者,只是换到男性的世界里,这系列“应该”的代名词是“男子气概”[3] [4]。

比悲伤更悲伤的故事

你看过比悲伤更悲伤的故事吗?如果没有,现在就让你看看:

  1. 悲伤的故事:我们活在被性别刻板印象的世界里面,每天被“应该”给捆绑,总觉得自己“无颜面对江东父老”——尽管你不住在江东也没有父老。

  2. 比悲伤更悲伤的故事:曾经受到这种压迫的人,也会用同样的方式来压迫别人。如果不这样做,他们会认知失调。“否则,我以往所受过的伤,到底算什么?”

  3. 其实还有比“比悲伤更悲伤的故事”更悲伤的故事,就是“不察”。活在这样的一个世界里,但是却毫无觉察,怀抱着某种罪恶感,在不知不觉的过程当中把罪恶感传递给下一代。


图片|作者提供

“奇怪了,既然这些女人曾经也是被压迫的人,可以等到他们掌权之后,也来压迫跟他们同样受苦的女人?难道她们一点同理心都没有吗?她们不会可怜当初的自己吗?”我记得两年前我修性别课,那时只能够用“大开眼界”来形容,那时我问 Evita 心理师,她的回答,也是我第一次认识到什么叫“弱弱相残”[5]。

但直到慕姿用血泪看到的真实,每句都像针一样,戳醒了我的神经,我才真正感受到,那是一种怎么样纠结的复杂心理。(同场加映:【性别直播】海苔熊X心理师:母爱内建、兼顾一切,女人为什么这么累?)。



图片|作者提供

有时候会觉得,没有醒的那个人,其实是比较幸福的。因为当你看见这么巨大的哀伤,但却无力改变这个巨大系统的时候,有时候真的会觉得很挫折,想着不然睡回去好了。

可惜已经无法睡回去了,那些你所打开的性别天眼,就会像风湿一样,一阵一阵地侵袭你的膝盖。所以我合理的怀疑,3. 那些“不察”的人之中,有些人真的是还在睡,有些人则是透过“装睡”来获得某种利益,只是这个利益,夹杂着自己的矛盾和别人的痛苦。

不论你生理上是男性或女性,选择和大家一起演这场戏,是一条阻力最小的路,但如果你把摄影机拉远来看,这根本就像是一场吸毒 party。


图片|作者提供

在世界转动之前,先练习让自己好过一点

改变系统是非常困难的事,但困难,但不代表不可能。

苗博雅说:“社会运动就是要比气长。”所以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如果你很快就睡回去了,那么大概这个巨大的沉睡的野兽,也会一直就这样睡下去。

可是、可是我们的生活不该只有如此而已。这就是为什么一直以来我都很喜欢女人迷的理念,因为在这个睡着比醒着着更舒服的世界,我们需要有一群夥伴,当我们感到累了、疲乏了、觉得不再可能做点什么的时候,这里可以支撑我们,支撑我们继续走平权的这条路(一起加油:争取女权如在玫瑰刺上攀爬:我们一再流血仍继续努力)[6]。

而在目前,在小虾米还无法战胜大野兽的时候,或许我们可以先战胜内心的野兽—在下一次不小心召唤出“内在江东父老”[7] 的时候,跟他泡个茶,听听他是否当年也有同样的害怕。

或许就会发现,这个语重心长的老人家,也有一个生锈的脚镣,尽管后面的铁链已经断掉,但他依然担心自己有一天会被通缉。


图片|作者提供

如果你暂时无法跟他对话,那么就叫 Uber 载他走吧。然后好好的拥抱自己,安慰自己、跟自己说:

“没关系,有时候活得不如别人的预期也没关系。至少这一刻,你活得像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