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热衷使用交友软体,可能看过不少这样的人:背景干净、抱着动物(可爱如猫狗等),笑得灿烂。你一边赞叹可爱、一边想着对方有责任感与爱心,按下喜欢。一聊之下,你才发现:“宠物是朋友的”、“啊其实我没有养狗”。为什么,我们总会在交友软体上,放些跟真实的自己不完全有关的照片呢?

性别力 X 约会字典,跟你分享当代恋爱中的新词汇与幽微小困扰。

“明明没养狗,干嘛要放抱狗狗的照片?”如果你热衷使用交友软体,可能曾看过不少这样的照片:男孩女孩的背景干净、抱着动物(通常很可爱,例如猫咪,狗狗,兔子等),笑得一脸灿烂。或许你会一边赞叹宠物真可爱、一边想着对方真是有责任感与爱心的人,而按下喜欢。不过一聊之下,你才发现:“照片是动物咖啡馆拍的”、“宠物是朋友的”、“啊其实我没有养狗”,而感受到心灰意冷。

或许他们并不是故意要让人误解的。只是根据《华盛顿邮报》报导,最近这群人也被开玩笑地称为“Dogfishing”──用狗(或可爱宠物)钓鱼的人。(同场加映:“漂亮的皮囊很多,聪明的灵魂很少”:你也碰过交友软体上的 sapiosexual 吗?


图片|来源

狗狗、滑雪、跟车子合照:3 秒交友经济学,放的照片决定我是谁

在注意力碎片化的时代,每个人的注意力只有几秒钟,右滑,左滑,往往在第一眼看到照片时就已决定。因此,每个人都使出浑身解数,想在几张照片里塞满自己“可能是谁”的线索,这也被称为“印象管理”(impression management)。

半个世纪前,社会学者高夫曼(Goffman)曾在着作《日常生活中的自我表演》(The Presentation of Self in Everyday Life)描绘人们如何管理“前台”与“后台”的形象差异。他将日常生活比喻为剧场,认为社会的互动要维持稳定,在于每个人都会在不同的舞台扮演不同的角色,并做好印象管理。

在后台(私底下)的你,或许懒散邋遢还偶尔有点黑暗,但是一踏上舞台,换上不同文化、礼节与关系的衣着,我们就这样透过管理不同的形象,展演不同的生活。

在交友软体上,这样的形象管理策略,最明显的地方,往往出现在照片与自介。照片或许包括但不限于:

  • 宠物照片:有些人喜欢放自己跟可爱宠物的合照。除了真的很爱动物之外,也会让人联想到责任感、爱心、与情感细腻。
  • 旅游景点:爱放巴黎铁塔、布鲁克林桥、东京蓝瓶咖啡店、或者绿岛浮潜的照片,或许也代表,想让人觉得自己是个懂生活品味、注重兴趣的人。
  • 性感照:有些人喜欢放自己的性感照片,不吝展示好身材。不过,不同交友软体都有各自的反色情规范,也因此时常有使用者的照片遭禁的零星事件。
  • 奢侈品:也有些人乐于展示奢侈品,名车、名表、奢华酒店,暗示物质生活或许比他人更优渥。

当然,这些形象管理,都没有好与坏,而是反映了人们对“理想伴侣”的想像──如果有人认为,要吸引到约会对象,一定要很有钱,那想必他会试着在照片中释放经济优渥的暗示。

而更往下一层想,这其实也是人们对理想自我的想像。用心拍摄的个人大头贴、绞尽脑汁又要看起来随性的自我介绍、字斟句酌的决定要传送的讯息,一方面我们透过建构自我形象来吸引他人,一方面,同时也是在对自己确认“我想成为这样的人”。(同场加映:爱情社会学:谈恋爱,其实需要有点小心机)

放太多不像自己的照片?小心“情境崩解”

不过,也有种状况,被称之为“情境崩解”(Context Collapse),意指当前台跟后台、或者不同的前台之间界线崩塌穿帮,并对当事人造成负面影响的状况。最常见的例子就像是:劈腿被两方发现、教授加你脸书发现你翘课、或者是用假帐号洗留言被抓包。

在交友软体上放了太多不像自己的照片,可能造成的危险,就是当约出去之后,双方发现彼此都不是自己要的人,而感受到受伤与被欺骗的感觉。

三个建议,让你找出适合自己的照片

1.让不熟的朋友帮你挑

让不熟的朋友帮你挑照片,往往会比你自己想破头有效。时代杂志报导,一份澳洲的心理学研究(2017)就指出了这样的结果。研究者大卫怀特(David White)邀请 100 名大学生,提供个人照片,挑出自己认为适合当成交友软体的档案照,作为“自选组”。接着请一群陌生人,同样挑选这些照片,当成“他选组”。

最后,自选组与他选组,被同样交付公开网路投票,请网友选出“最有吸引力的照片”。结果,“他选组”被挑中的比例更高。怀特并指出,在选择照片时,人们总是比较倾向选择那些自认“讨好他人”的照片,而不是他们真正好看的照片。并且,人们对自己的特征了解还有限的状况下,往往无法从他人视角看见自己的全貌。

2.清晰单独

英国版 GQ 也给出许多照片建议:“不要放合照”“背景很重要”。许多人会放合照,不过那会让观看者导致误解,搞不清楚哪一个才是你本人。或许那也是你的目的之一,但绝非维持关系的长久之计。而背景干净清晰即可。

3.你喜欢的照片是最重要的,但诚实为上

回到照片,或许,你喜欢的照片才是最重要的。毕竟,很多时候我们耗费心力,在脸书、LinkedIn、Tinder 上打造一个完美自我形象,不是为了别人,而是为了自己。不过,为了避免情境崩解、或者最后仍旧伤害了自己,还是诚实为上。

关于交友软体上的照片,其实还有很多可以讨论的地方。例如传生殖器给陌生人的照片骚扰。《卫报》曾经报导过,为何有些人喜欢传生殖器的照片给陌生人。英国《独立报》也指出,由于层出不穷的照片骚扰事件,也使得一款自称为“女性主义者的交友软体” Bumble 暴红,原因是该软体保障女性交友选择,并严格查禁性骚扰。

最后,许多人也许消极地认为,这是一个看脸的时代。我们为了自我经营,投注大量时间金钱精力,让“自我”成为世上最重要的商品,或许看到这里,你也不会轻易责怪 dogfishing 是一种欺骗。我们只不过是在试着跟上这个巨大的潮流,与之共存。(同场加映:《在一起孤独》亲密关系里,你想要的是舒服还是真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