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好生活,才能爱人”曾想过跳下铁轨,后来解脱的精神科医师分享:我们不必再追求做完美女人。

成为好女人、好太太、好媳妇,牺牲奉献是华人社会里代代相传的女性标准守则,却也是捆绑女人心的枷锁。尽管时代推移,身为精神科医师的赖奕菁也曾为此陷入忧郁,却在绝地逢生中,决定不再当拯救大家的英雄,将自己慢慢地爱回来。

在诊间里聆听患者的困扰,提供治疗方法,是身为精神科医师的使命。迈向 50 大关的医师赖奕菁,曾任花莲慈济医学中心精神医学部及玉里荣民医院精神部主任,是公卫硕士、医学博士。为人妻、人母的婚姻经验,只比医师资历少 3 年的她,自认在理科训练下有个文科感性的头脑。从病人的经历到自己的人生,她感触良多。

“我们到底该活在别人的评价里,还是自己切身的感受中?”赖奕菁表情认真、一字一字说:“当好人是要付出代价的,只是从来没有人告诉我们,这个代价有多沉重丑陋。”


图片|来源

被外界看成人生胜利组,却曾陷忧郁深渊

“或许有人认为我是女医师,属于人生胜利组,哪有资格如此呼吁。其实,我同时是两个孩子的妈,婚龄超过20年,念到博士,做过主管⋯⋯”赖奕菁一语戳破刻板印象,带出真实日常。

即使种种条件被外界看成是人生胜利组,赖奕菁结婚的时候,妈妈也曾叮嘱她,“嫁了人就要好好当人家的老婆、媳妇,不要丢家里的脸,让人说我们家教不好⋯⋯”她强调,“几乎所有明理的妈妈,都会跟要出嫁的女儿这么说。”

赖奕菁也曾怀抱信心,自我要求可以做到众人眼里的好太太、好媳妇,不会让娘家丢脸,随着孩子出生,当然更要当个好妈妈。她曾经同时带两个小孩、当医生、念博士,每天都忙得不可开交。为什么要这么自我要求?“因为那时候觉得我可以做到,自我期许撑过这些关卡”她说。

不过现实是,再怎么相信自己,疲累不堪的心灵也无法负荷。“当时即使我想求援,可是先生比我还忙,两个孩子还小,只会需索无法体谅。”

赖奕菁描述自觉活得最没价值的当年,“我站在通勤月台边等火车时,曾想过跳轨吧,就解脱了。”

终于领悟别被自己困住了,尤其是别人加诸的观念

还好精神医师的理智还在运作,赖奕菁及时拉回自己,没有做出傻事。但一位长辈看在眼里,却在这时候说了一句话:“女人哪,天生要多做一点,不要再抱怨了,女人多做一点就是了。”

“这句话简直是落井下石”赖奕菁说。但也感谢这句话,她听了之后赫然觉醒,“我已经忧郁到跟我的病人差不多状况,都快去死了,但别人眼中的我,却依然是可以再更努力一点。”她从此大澈大悟:不要被自己和别人的眼光困住了。(延伸阅读:为你挑片|《法兰西丝》:在这世界,能做有主见的女人吗?

“好女人”,总是努力对别人好,想着为谁牺牲奉献,希望别人都开心,让身边的人都会因你而过着幸福快乐的日子。

“这些案例可以叫做‘伪善的独角戏’”赖奕菁毫不留情、连珠炮似地快嘴直批,“先跳过自我期许,不要再自以为牺牲奉献就会有圆满结局,要求自己一定要满足谁的需求,没有人叫你一定要这样做啊!”

赖奕菁以自己为例,“在当年我心力交瘁时,我发现心变硬了。”她解释,当人觉得累了,就很难去感觉体会别人的心情,说出来的话变酸、嘲讽,“苦难让人没有余裕优雅,这句话绝对不假。”


图片|来源

要当清醒的女人,妥协、忍让、牺牲无法让你被爱

“我不是叫人去当坏女人,而是要当‘清醒的女人’。”

曾走过心痛与心碎,赖奕菁特别能体会女性们付出的代价与眼泪。我们都想成为他人口中的好媳妇、好女儿、好太太,“但妥协、忍让与牺牲,无法让你被爱。”

赖奕菁以心理学上“够好的母亲(Good Enough Mother)”理论,说明自我解方。“‘做到够好而不是最好’的母亲会犯错,会有不够好的地方,但是孩子若能对妈妈的小失职做出适当回应,她们就能变得更坚强与自动自发。”

她举例,只要是人,当然也会想发脾气,有时会迟到或不小心忘了事情,不必要求自己一定时时完美,让孩子能坦然接受现况,看到你的真实反应,反而能让亲子关系更对等而容易。(延伸阅读:“好女人”迷思:只是牺牲奉献,不会让妳更好

“你是一个有需求也有情绪的平凡人,不需要总是做到 100 分,亲子、夫妻、婆媳关系,都是一样的道理。”说到这里,赖奕菁放缓了语气,彷佛一列穿越漫长山洞终于来到洞外的火车,旅人看到山海蓝天交会时,格外觉得美景令人屏息。

“能过好自己生活的,就是好女人,才有余裕用真心去爱别人”赖奕菁说,放弃拯救他人的想法,别当悲剧英雄,立下界线,学会设下停损点,更别害怕拒绝他人,把受伤的自己一点一滴爱回来。也许这是多么痛的领悟,却是送给自己最珍贵的礼物。

不要再以为牺牲奉献就会有圆满结局,要求自己一定要满足谁的需求,没有人叫你一定要这样做啊!

精神科医师赖奕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