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举行#METOO 游行,细数反送中遭警方性暴力攻击的故事。有女性表示在被扣留期间,遭硬物磨擦阴蒂,想去厕所更被拒绝。数月以来,随着越来越多人上街指控性暴力,也让我们思考,难道真的都只是依法行政,跟性别无关吗?

“警察只是依法办事,哪有针对女性?”香港反送中事件已延烧数月。警察执法过程中,也引起诸多争议。这几日,在一些社群媒体上,时常出现这样的留言。

端传媒报导,香港平等机会妇女联席 28 日举办“反送中 #metoo 集会”,正式呼吁在运动中遭受到性暴力的男性女性,勇于说出自己的痛苦。集会在中环的遮打花园举行,主题为“执法为名,凌辱为实”,并鼓励参与者以唇膏在手臂涂下“#ProtestToo”字眼,指出在社运场中,他们遭受到的双重暴力。现场吸引近三万人参与,也挤爆遮打花园,人群蔓延至皇后像广场。


图片|立场新闻提供

脱内裤、逼全裸、磨阴蒂,那些经历过的羞辱

或许你还记得,从五月开始,在反送中运动中出现的几起性别暴力事件。而更可怕的是,即使已经得到大篇幅报导、引起群众愤怒,这类型事件仍旧不断出现。延伸阅读:香港示威少女遭“性暴力”扯内裤:不只关注,我们可以采取 3 行动

8 月 5 日,天水围少女在被警方制服时,裙子遭大力拉掉,内裤也被扯下。在〈天水围少女想同各位手足报个平安〉一文中,她提到:

当时系一堆男防暴禁实左我
亦听到无限句“臭鸡”“八婆”“啱啱屌得好拈开心啦”
同时亦被强行除口罩、甩左顶cap帽
我叫左好多声“女警”“记者”
然后就被一堆防暴叫我“嗌乜拈野”再加上扯我头发
有男防暴大叫“女警”
但班防暴包到咁样系咪真系女我唔拈知
我无办法企起身就被拖行近一条马路
期间不停大叫“我条裙呀”
直到过左马路先有女警接手
我讲左好多次“我起身行”先批准俾我企起身行

另外几位女孩,则描述自己在笔录搜身时,被要求全裸、还有被女警以笔戳大腿。根据香港现行规定,确实只要有女警在场,就可执行搜身。不过“拿笔戳我大腿”“骂我臭鸡”,考虑到法律比例原则,政府应当以对人民权益影响最小的方式、找到最适当的方式执法。


图片|立场新闻提供

也有女性抗议照片,转传到反抗议阵营,胸部处遭到改图转发。延伸阅读:撑香港,也撑性别平权!“反送中”现场,被荡妇羞辱的女性

有蓝丝 page 把我前晚于金钟被警察抬走的照片改图,强硬在我胸前加上两点,以caption“找亮点!”去暗示我没有穿胸围去抗争,两点尽露。图下留言不外乎是形容我是一楼一,笑指是日是警察扫黄,又称为我父母感到丢脸。要如何攻击一个女性,最简单的就是以性侮辱。无视她的意志,忽略她的远景,把焦点放在她的外型和衣着,再从以丑化。


图片|来源

29日,苹果日报报导,“关注妇女性暴力协会”在当日 METOO 集会上公布了一份反送中现场的性暴力调查问卷结果。其中有女性表示在被扣留期间,有警察以硬物磨擦她的阴蒂,想去厕所时,更被警方拒绝,最后她只能直接失禁。协会更表示:“这些性暴力个案绝非‘个别事件’或‘个别警员’不当,而是整个警队都要负责。”

妻子告白:我的丈夫是警察,他希望在街头上看到我被怎样对待

在社运场上的性别暴力,或许难以预防。明周文化,做了一系列警方家属专访,问问他们的想法。其中一位妻子说道:

“我问(我丈夫),中弹少女那天那是不是黑警?他说这种近距离射击,只要有心,就是黑警。在太古站开枪,那位是不是黑警?他说是。于是我又问了,那你是不是黑警啊。他说不是。(中略)612 那天我让他看影片,一个女生被一群警察围着打,他说,怎么可以这样子?两个镇暴警察就已经捉住她,而且也被制服在地。基本上真的不用打。他说,我不知道为什么会这样子。我真的没有想过。

“我跟我丈夫说过,我一直都有听你的话,没有走在队伍最前面。但如果到了一个我也无法接受的局面,或者有机会,我们会在现场见面。”

“警察只是依法办事,哪有针对女性?”社运中被忽略的双重受暴者身分

被脱衣搜身、被性骚扰、过度执法的背后,人们第一次发现,国家暴力的复杂性远远超过了我们的理解程度。它同时掺杂了直接暴力与性暴力,更让当事人难以辨识、描述。“警察脱了我的裤子,是不是真的心怀恶意?还是其实他并无恶意?”这样的考虑也让许多人的受伤遭到隐藏。

  • 难以描述的个人经验:这些当事人,往往需要花许多时间与经验辨识自己遭受到的事情,是来自于直接“暴力”抑或是“性暴力”。而这样的故事,光是要能够说出来、尽力举证就已非常不容易,而没说出来、或者说不出来的族群,又有多少呢?
  • 荡妇羞辱:另外,许多抗争者的图像放上网路后,往往招来反对者以性攻击、性羞辱的言论加以攻击。甚至在女性私处改图。这样的羞辱,不仅是转移焦点,更是一种对当事人的二度伤害。

每个人在社会运动中,受到的伤害都是不同的。说得出口的,往往只是冰山一角。而性暴力只其中一种“看不见的隐藏伤害”。有些时候,它甚至被误解为:“作为女生,你想上街,当然要自行负担风险”,一种无形之间针对女性的压迫。

香港人的 #METOO 集会,让我们看到,作为反送中的性受暴者,你的故事,是重要的。你的遭遇,全香港人都在聆听。而在其他反覆发起的各式运动中,我们也看见不同职业、阶级、年龄、性别族群,都纷纷发展出自己看待运动的方式,也让各式各样的伤口,都能被揭开。延伸阅读:何韵诗、香港母亲、台湾女孩张佩歆:在庞大起义里,每个人都能找到施力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