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性的经济条件与权益比从前改善许多,但女性并未因此觉得更幸福快乐”这是为什么?妇女解放运动对女性根本没有帮助?或许能够听听看所谓“选择悖论”⋯⋯

更多的选择,也背负更多的压力

限制女性足不出户的时代早已过去,女性的经济条件与权益也比从前改善许多,但女性并未因此而觉得更幸福快乐。自一九七○年起,相较于男性,美国与西欧女性主观的幸福感甚至还下降了。

几年前,美国经济学家史蒂文森(Betsey Stevenson)与她的另一半沃尔菲斯(Justin Wolfers)就发现了这个现象。这显现了一种新的矛盾:女性不是应该比以前过得更好吗?但显然并非如此。他们发现,所有女性比以前更不快乐,而且对许多重要的生活层面感到不满,如工作、婚姻、健康与经济状况,无论是已婚女性或单身贵族,职业妇女或家庭主妇,拥有高学历抑或是未受过专业职业训练的女性,全都有这种状况。

我们或许可以得出下面这样的结论:妇女解放运动对女性根本没有帮助,女人一如既往,只有在为丈夫与孩子牺牲奉献时才能获得认同,并觉得幸福。事实上,躲在英雄背后会让她们有安全感,在那里,她们不需要操心未来、金钱或其他繁杂的琐事,可以全都交给她们的丈夫一肩扛起。

然而,就逻辑而言,这些情况是说不通的,照理应该是:就是因为觉得不快乐,所以才会想要有其他的选择。但为何一旦真有了更多选项,却仍然不快乐呢?

其实女性之所以不快乐,是一种“选择悖论”所造成的—一个人若拥有太多选择,就需要更多的时间和精力对选项进行过滤,劳心费神,因此会越不快乐。又或者可以说是种“选择压力”—人们究竟选择了什么并不重要,在必须做出选择时,就会感受到压力,而且即使已经做出抉择,人们仍会一再自问,是否其他的选择会比较好。

如今,年轻女性的人生已经不同于前两个世代,她们的未来不再被预先规划好,她们拥有无限的可能去塑造自己的人生,不过也会因此痛失许多机会。对女性来说,她们比男性更有感于选择自由的矛盾,因为她们更常面临选择,例如该选事业还是家庭。

除此之外,经过数个世纪的努力抗争,女性仍旧认为两性未达到真正的平权。

女人在辛苦工作了一整天后,多半还是要做比另一半更多的家务,并且花更多心思在孩子身上。她们比从前更强烈意识到这种状况,因此就会觉得更不满。

女性是否满足的情绪,甚至足以决定一段关系的甘苦与离合,因为夫妻最终的满足度主要取决于女方,如果女方觉得幸福快乐,那么这段婚姻就能维持多年;反之亦然。而男方的想法相对而言对婚姻是否能长久维系,是比较不重要的。

这是 2014 年在纽泽西罗格斯大学的科学家,根据近四百对老年夫妻的数据资料所得出的结论。这些受测者平均的结婚年龄是三十九岁,研究者主要想知道的是,这些夫妻觉得自己受到另一半的尊重吗?是否常吵架?是否了解对方的感受?受测者还要写日记,将自己在过去二十四小时里的快乐程度记录下来,例如在购物、看电视或做家事的时候。结果显示,如果夫妻越珍惜彼此的关系,他们对人生就越感到满足。


图片|来源

即便丈夫觉得自己的婚姻或许不是那么美满,但只要妻子觉得幸福,他们也就无所谓了。这是因为重视自身婚姻的女性,就比较愿意为丈夫多付出一些,而这样的态度又对丈夫的人生有正面的影响。男人本来就比较少与人谈论自己的婚姻关系,以至于他们的妻子或许从来就不知道另一半幸不幸福,而丈夫也很少告诉妻子自己是否快乐。

少些负面想法,多点正向包容

莫里恩会教导她的客户要经常练习与自己对话,她说:“我希望能强化他们的自信,以克服人生层出不穷的逆境。”

女性常常由于自卑而自贬身价,并专注于负面事物(例如:体重0,甚至产生幻想与错觉,常常自责、抱怨,而无法正面思考。就这件事而言,我们至少应该对自己更正向一点,也要更宽容,并且告诉自己:我们完全无法得知,别人究竟是如何看待另一个人的,所以,就别太在意吧!(推荐阅读:“我不觉得自己表现得好”女性为什么明明很优秀,却难以承认?

同时也要提醒自己,心中的怀疑终归也只是揣想。我们确实可以给予自己反馈,以自我反省的角度去探究背后的原因,不过也不要对自己太严苛。

对自己友善一点的方法,是先练习对别人少一点批评。因为容易苛责他人的人,常常也会以负面的角度看待自己。挑剔或唱衰他人,或许意味着某种优越感,但却会让自己看任何人或任何事都不顺眼。抱持负面眼光,既无法发掘别人好的一面,也会无法发现自己的优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