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还不够瘦”“我总是又丑又懒惰”“不对外求援,反倒觉得是我不够好”从社会学角度告诉你,为什么女性总被要求要符合一个印象,反而再也难肯定自己?

疲惫女性的修复练习

“她是多了不起的女人啊!”有很多人像这样,在心里发出由衷的赞叹,他们敬佩、崇拜,甚至是嫉妒着莎宾娜.强生。因为即便她公私两忙,有那么多需要处理的事情,她依旧可以精准顺利地完成。

莎宾娜才三十八岁,就在一间大多数为男性员工的汽车企业里晋升到主管位置,令人刮目相看。她拥有出众的外貌,也常受邀演讲,教导决策者如何改善企业文化。不久前她才刚跟丈夫还有两个孩子,搬进许多人梦想中的独栋豪宅。

但,莎宾娜自己却是这样想的:

早上:“我的天啊!我怎么又是这个邋遢样!看起来简直就像照顾小孩整晚没睡一样。”

上午:“我又忘记帮苏菲带体育课要穿的运动裤!我最近太会落东落西了。”

接近中午时:“那个同事还真能言善道,我的反应怎么不能再快一点呢?”

午餐过后:“窄裙太紧了,我应该只吃沙拉就好!”

下午:“这个专案的计画不是最理想的。我表现这么糟,还有可能再升官吗?”

下班后:“我现在完全不想陪鲁本玩,我真是个不称职的妈妈!”

晚上:“又要陪老公看这部没水准的影集了,我还宁愿看本好书。”

睡觉时:“我累到除了睡觉之外,没办法再去想其他事了。我老公呢?我想他一定觉得我已经完全失去魅力了。”

另一方面,莎宾娜的丈夫则是想着:

“不管是大家看到的表象,还是对于我老婆的那些看法,全都不是他们想的那么回事。”

女人比男人更缺乏自信

女人比男人更常怀疑自己,而且甚少真的对自己感到满意。

来自慕尼黑的沟通顾问波瑟(Dorothee von Bose),多年来为巴伐利亚电视台规划并主持脱口秀节目。她说:“如果脱口秀的工作人员打电话给一名女性,询问她是否愿意到节目里来谈谈某个主题,对方通常会拒绝。”原因多半是:这个主题我不是很了解、完全不是我擅长的领域、我的看法或许会比较另类⋯⋯等。相反地,如果是男性,大部分的人在还未了解究竟要谈什么主题前,就会先爽快地一口答应。

能力杰出的女性在面临爬上颠峰时往往会有所迟疑。她们会收敛自己的光芒,需要有人推一把才敢继续前进。如果有某个优秀的男同事要与她一较高下,她很快就会放弃,自愿投降。她们宁愿不去要求加薪,以免听到主管对她说,她没有自以为的那种价值。如果她们真的很有成就,也常会觉得自己只是运气好罢了。

导致这种现象的原因,不只是因为女人较无自信,也因为她们对自己的期望比较高。男人常高估自己的能力,当他们回顾一整天的工作时,他们通常会觉得很满意;相对地,女人则比较完美主义,认为自己还有改进的空间。

此外,女性也自小就被母亲要求要整洁、可信任、有效率,而且还要有同情心、懂得应对进退、关怀他人,但她们可能一辈子都达不到这种高标准的要求。


图片|来源

从事职场及婚姻谘商的爱娃—玛丽亚.楚尔霍斯特(Eva-Maria Zurhorst)以自己为例表示:“我结婚了,有很棒的家庭和一份我真心喜欢的工作,而且我也很有成就。理论上我应该心满意足了,但是我并没有。我也常常会有‘应该要更好’那种揪心的感觉。”追寻满足变成了她的任务与渴望。她说在自己的谘商课上,她也和参加者们一起“走在追寻更多满足的路上”。

曾经有位年轻的女谘商师,在一场课程结束后颇获好评—除了教室里的一位男性给予负评以外。对方说,我毫无所获。光是这句话就令人够难受的了。这位女谘商师并没有因为其他绝大多数课程参与者的赞美而感到开心,仅有的那一句批评让她耿耿于怀好几天,认为自己是失败的。但如果男人面对同样的情况,他们或许只会在乎好的评语。

当然这种女性比男性自我要求还高的情况并非绝对,不过已有许多有关男女自我价值感与满意度的研究证实,这种倾向的确是存在的。德国一份大型问卷调查就揭露了这样的差异性。纽伦堡的捷孚凯市调公司在二○一○年接受《健康》杂志委托所做的两千份问卷里,有三分之一(33.1%)的女性坦承,当她们遭到批评时,会受到巨大打击,但同样会因遭受负评而觉得受挫的男性却明显较少(23.7%)。甚至每五名女性中就有一位承认,自己长期苦于自我怀疑,而且很害怕被人拒绝,而同样状况的男性只占七分之一(14.4%)。

这是因为女性的自我认同度较低。“对自身有高度评价的人,会对自己的人生与自身都感到满意,对婚姻或恋爱关系也很满意,而且成就也较高。”班堡大学的人格心理学教授许慈(Astrid Schütz)这样说。但如果女性对自己有很高的评价,多半也只是因为她们认为别人对她们的评价很高,而不是源于自我肯定。

女性会用负面的评价敦促自己

自我价值感—也就是“我们究竟是谁”以及“我们拥有多少价值”的看法,基本上源于三条不同的分流。首先是自我观察,一个人由此确信自己的价值;接着是我们自己与他人之间的比较;最后是别人对我们的看法。(延伸阅读:为什么女主角一定要傻白甜?盘点《最佳利益》的霸气女性

男性的自我认同常常是出自与他人的比较。相反地,女性却有较强烈的依赖感,也就是需要,并且也相信他人对她们的看法。对女性来说,被人认可与接受是很重要的。女性总会不断地自问或询问周遭的人:我好吗?我真的够好吗?

但对社会认可的依赖并不是自我价值感的良好来源,因为如果一个向来给予肯定的支持者突然有天变成了可怕的批判者,或者身边的人吝于赞美怎么办?再进一步说,我们经由对别人的印象而产生对自己的看法,也可能完全是错的。

举个例子。女性在演讲时,如果有人在中途离席,对此,许多女性讲者表示她们会觉得不高兴。但其实只要这些听众并不是在发生嘘声的情况下离场,那么他们离开就不一定代表他们不喜欢这场演讲。有可能他们其实稍后还有别的约会,但是又对这场演讲或讲者很感兴趣,因此想至少来听一听开场,然后抱着不能继续听下去的遗憾离去。对此,科隆的资深商业顾问莫里恩(Birgitt Morrien)认为:“即便是同一件事情,我们也往往可以从两种完全不同的角度来解读。要永远保持冷静,头脑清晰,在怀疑中选出正面的选项。这非常重要。”


图片|来源

由自身出发进而了解自己的人,才是真正有自觉的。即便他面临婚姻失败、与朋友绝交,或别人突然不再给予赞美等糟糕的状况,他的自我价值感也不会改变,这种人也不太会被胜利冲昏头,又或需仰赖别人关注才能肯定自己的成就。

想透过比其他人更有吸引力、更成功、更富有或更有运动细胞来建立自我价值的人,终有一天会重重摔落在他高期望的自我形象里,发生的时间点会是在当他老了、头秃了、身体衰弱了、因为离婚失去经济来源而必须把房子卖了,或是必须承担工作上的重大失败时。

但即便如此,男性还是比女性更常利用“社会性比较”(如:职位、房子、车子),因为他们会用一种非常精明的方式来使用这些自我价值感的来源:他们不是随机地和任何人比较,而是与那些比他们自己更失败的人做比较。因此男人们若是在聊完天后心满意足地回家,往往是因为他们刚刚在聚会里看到了一些正身陷麻烦或无法获得肯定的人,而心中暗爽。(延伸阅读:设计界为什么常忘记女性设计师?3 行动,可以开始改变

相对来说,女人则会懊悔地不停想着之前所说那句可能不太聪明的话,或是拿自己的表现和群体中的领头人物做比较,而那个风云人物可能是才刚做完第一千场脱口秀的演讲达人。尤有甚者,女性还常将自己与某个理想形象做比较。在这样永无止境的比较之下,失去自信与失败是必然的结果。

这样看来,男性的比较不只较精明,也较接近现实,也因此最后男性对自己的看法会更符合事实。

保持低调的必要

在此要特别探讨的,是介于自我形象、他者形象与实际状况之间的分歧。这些评价的真实性是可以经由测量得知的,对自身体重的看法就是一例,女性在这个问题上对自己更是吹毛求疵。

几年前亚利桑那州立大学的营养学家克里斯多夫.霍顿(Christopher Wharton)的一份研究,找来三万八千位平均年龄二十岁的学生,询问这些年轻人,认为自己是过胖、过瘦或刚刚好,然后再将这些看法与受测者们真正的 BMI 值做比较。

研究结果显示,年轻男性对自己的体格充满了骄傲自豪,而女性对自己的身材则是不满又自卑。

事实上,有 71%的女性体重正常,但只有 55% 的女性受测者这么认为,甚至还有 36% 的受测者觉得自己太胖了,而她们之中真正过重的只有 22%。相对而言,男性对于自己的啤酒肚则非常宽容。其中有 58% 的人体重正常,持同样看法的也有五十六%,两者相去不远。另外,虽然 BMI 值显示有 39% 的男性过胖,但却只有 20% 这么觉得,而且甚至还有 16% 的人认为自己过瘦,但从数值看来,只有 3% 的人是真的太瘦。

女人究竟多会利用负面评价来批判与敦促自己呢?一份有关外貌满意度的研究,针对九十五对年龄在三十五岁以下的情侣,询问他们对自己与另一半的外型有何看法,并根据七张身体不同部位的图片来指出答案。结果显示:女性不只自认肥胖,也认为自己比另一半所希望的还胖。此外,年轻的女性也坚信,她们的男友或先生只是出于礼貌才会说她们并不胖,而且两人在一起的时间越久,这种想法就越坚定。

针对这种自我观点与现实之间的差异,性别研究专家西佛丁(Monika Sieverding)也在职场方面提出相关的证明。她在经过虚拟情境设计后的面试中,测试男性与女性的自我评价,以及他们实际的表现。受测者们必须证明自己的能力,再于事后陈述,他们认为自己是如何打败众多求职者脱颖而出的。西佛丁说,男性会将自己拿来与这份虚拟工作的真实求职者做比较,同时做出“自己的表现非常好”的结论,至少绝对不会比他们的竞争者差;反观女性则是将自己和想像中的理想形象做比较,也就是说,她们在打一场没有人会赢的仗。


图片|来源

为何两性的自我评价如此悬殊?原因尚且不明。不过或许这种自我批评的态度其实并没有那么负面,女性甚至可能因此在某些情况中获益。关于这点,可以透过演化生物学来解释:女性之所以比较在意他人的评价,是因为她们需要群体的帮助与保护。女性无法如同男性好好自我保护,主要是因为早期在怀孕期间以及养育小孩时,很需要族群中所有的女性成员团结一致,所以如果某个女人脱离了群体、觉得自己高人一等、出类拔萃,或者企图往上爬时,彼此也会互相批评,有时甚至会做出很冷酷无情的举动。

莫里恩还发现女性常有负面自我印象的主要原因:“那些在团队中特别出众、特别有成就、特别懂得自我肯定的女性,最后都被当成女巫绑在柴堆上焚烧,这种现象持续了数百年之久。当时发生的集体杀戮至今还影响着我们:成功的女性会被妖魔化、否定与谴责。无论那些批判是出自男性或女性。”由于这种批判攻讦太过激烈,因此女性常很害怕在群体中变得太显眼,也害怕成为主讲人或领导者。“如果我们总是惶恐不安的话,又如何能感到满足呢?”莫里恩问到。

许多女性因此决定,宁可安稳留在那个给予她们温暖与认同的群体里,或者不断表现出自己并不想脱离团队。“我根本不算一个真正事业有成的女性!”就连文章一开始提到那位很成功的莎宾娜,也常对她的女性友人这么说。这句话代表的意思就是:请别讨厌我。

由于女性向来很少对外求援,因此她们都将注意力放在内在的探寻上,也就是专注于情感与直觉。莫里恩说:“直到今天,女孩们仍被教育得特别敏感,我们的感应器在这方面一直接受着特殊的训练。”而且这个感应器不只能接收到正面观感,也可以接收到负面观感。女性虽然整体而言情感较丰富,但同样也有较多的负面情绪,当她们背负着压力时,会比男性更紧绷、更恐惧或更悲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