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学主修建筑的 Balmain ,发现自己对能够展现人体轮廓的服饰更感兴趣。于是,他毅然决然离开本行,踏入时尚设计产业。Pierre Balmain 创造数十年如一日的经典轮廓,尤其彰显女性身形的理念至今仍受人吹捧。


图片|来源来源

谈到 Balmain ,闯进你脑海的是2015年接轨快时尚的“ Balmain X H&M ”联名设计、16年应欧洲国家杯顺势推出的“ NikeLab X Olivier Rousteing ”足球鞋款、17年跨界美妆系列的“ Loreal Paris X BALMAIN ”12支浮夸雾面唇膏,抑或18年Beyoncé于Coachella表演时完美驾驭的埃及艳后黑金色披风?


图片|来源来源

这位颇有野心的年轻创意总监,除了大玩联名引起品牌热潮之外,也具备洞悉社群媒体风向的过人天赋(他拍时尚大片的主Key不外乎就是 Kardashian-Jenner-West 家族、 Hadid 姐妹、 Joan Smalls 等当红明星),另外,他本人还曾全裸登上法国杂志《 Têtu 》的封面,被誉为当今最有模特儿架势的设计师。同场加映:专访 Balmain创意总监:拥抱多元,才是时尚真义


图片|来源来源

时常在 Instagram 与众多超模公开亮相的 Olivier Rousteing ,成功让自己成为镁光灯下的新起之秀,说 Balmain 多少沾了他的光,一点也不为过。


图片|来源来源

的确,在 Balmain 迈入 21 世纪后可说渐渐被时尚圈淡忘,甚至很少人知道连老佛爷 Karl Lagerfeld 也曾短暂接任品牌总监一职,但让Balmain再次跻身精品产业龙头排行,确实该归功于 Olivier Rousteing 。

尽管在经营模式上,他使用与其他一线设计师截然不同的策略,不过当我们细论设计概念本身,无论是铆钉与金属扣环的颓废造型、硬挺俐落的庞克风剪裁、古罗马战士的滚边金色魅力等现代元素,依旧能从中窥见 60 年前 Pierre Balmain 本人坚持并相当擅长的“经典轮廓”。


图片|来源来源

少了 Olivier Rousteing ,也许今天我们就不会对于 Balmain 的品牌故事感到兴趣;倘若没有 Pierre Balmain 当年对于女性线条的择善固执,如今红毯上的战服常胜军也许就会另有其人。我们当然可以着迷于 Olivier Rousteing 一手包装的纸醉金迷,但绝不能忽略,是 Pierre Balmain 创造了数十年如一日的经典轮廓,而如今彰显女性身形的理念依旧受人吹捧。


图片|来源来源

“Dressmaking is the architecture of movement, and nothing is more important in a dress than its construction.” Pierre Balmain 曾这么说道。

大学主修建筑的 Balmain ,发现自己对于结构的热忱并不设限于房舍本身,反倒对于彰显人体优雅轮廓的服饰相当感兴趣。随后他毅然决然离开本行,在Lucien Lelong 实习时结识 Christian Dior ,两人原先计画合夥开创品牌,却因为理念不合而作罢。(试想当初若成功合作的话,当今的时尚圈该有多不一样?)


图片|来源来源

1945 年, Balmain 首次在其工作室发表,宽沿礼帽、高腰收束、浪漫皱摺及暗黑色系等元素,成功夺得众人目光。

从修长轮廓、葫芦身形、窄肩收腰的极简主张中, Balmain 认为巴黎时装的优雅极致在于穿上的模特儿不需要首饰就能自信踱步,他评论美国时装产业倾向哗众取宠,将当时纽约的第七大道评为“庸俗”。


图片|来源来源

纤细、刺绣布料点缀、偶以皮毛增添质地,对于初试啼声的Balmain,摄影师 Cecil Beaton 和设计师 Christian Berard 说他是“城里的新宠”。

法国时尚界更是相当兴奋,终于出现一个创新轮廓剪裁,单看一个系列就能观察到Balmain建筑相关的背景,就连百摺长裙也能如此“有架构的”贴合女性线条。


图片|来源来源

方至 1960 年代,时尚才成为大众密切讨论的话题(在那之前宛如一群高冷设计师互相吹捧,实为乏人问津。),而法国时装也开始吸引到哲学家、艺术家及知识份子的注意。设计师开始邀请他们到最前排看秀,而这些社会菁英也将其视为观赏歌剧一样隆重登场。

有趣的是,当时并没有现代粉丝挂帅的时尚份子,在 Elsa Schiaparelli 及 Coco Chanel 的秀场出现的竟是作曲家 Igor Stravinsky 、诗人 Jean Cocteau 甚至西班牙画家 Dali 的身影。


图片|来源来源

不过,与 Cristóbal Balenciaga 、 Yves Saint Laurent 甚至昔日好友 Christian Dior 不同,当时主流设计师依然维持着疏离形象,只在发表新作时才与媒体接触;相反地, Balmain 和当时的社交名媛、女演员互动相当热络, Marlene Dietrich 及 Katharine Hepburn 不仅台面上时常换上 Balmain 的设计亮相,在Ginette Spanier( Balmain fashion house 负责人)的自传里更提到设计师与客户私底下甚至会在家中聚会用餐。


图片|来源来源

说到这里,你是否也观察到一个蛮有趣的巧合?素不相识的Pierre Balmain及Olivier Rousteing,两人对于“明星效应”的优势都相当敏锐, 1956 年,女演员兼好友的 Brigitte Bardot 身穿白色亮片缎面礼服出席皇家电影节时随即造成巴黎时尚圈轰动,好似在替后续推出的高订系列埋下伏笔。

不管是如今回味仍然经典的Antonia Dress、Jolie Madame Suit、宫廷风印花落地礼服及平口缎面格纹长礼裙,不断透过名人加持而延烧话题,轮廓设计则坚守收腰、贴身、优雅三个原则,再透过蕾丝、绸缎、亮片翻新花样。


图片|来源来源

反观 Olivier Rousteing 手下的 Balmain ,依然收腰、贴身,风格却从优雅转为前卫性感,逐渐往下开拓的胸线、向上延伸的裙摆,纵使布料越用越少,葫芦状的轮廓却始终如一。

他曾在写给前任创意总监 Christophe Decarnin 的信中提到:“我喜欢每个时期的 Balmain ,并且从中启发自己设计时的灵感。”

现在看来果真没错,也许正是他用心钻研品牌创立当时的初衷,再混入自己喜爱的流行元素,才能带领Balmain从谷底反弹。


图片|来源来源

从1950年代沙龙里头的一套套纯色系的 Vintage Dress 到当今红毯上每每令人惊呼的抢眼礼服,是否会不自觉地比较两者的优劣之别呢?我认为这是不必要的,如同前面提到的,少了 Pierre Balmain 怎样都看不腻的优雅轮廓,或 Olivier Rousteing 纵横于时尚圈的社交手腕,也许这篇文章根本就不值得你读到这了,对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