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成为一个完整、有自信的女人?精神科邓惠文:“每个女人都有自己的历程”走过那些不断分裂自己、让人曾经痛恨的过去,有天我们会发现原来自己的力量是无限的。


图片|大人の社团 提供;拍摄|林后骏

“妳曾经割裂了什么、痛恨什么,当这些东西全都放在一起,与身心灵结合后,妳会发现,女人的力量是无穷的。”邓惠文如此说道。

《大人社团》举办“大女人小女人”知性对谈讲座,两性作家、精神科医师邓惠文,剖析女性不断自我认知与接纳的成长历程。

原来男女有别

“4 岁时,父母离异,从小我是外婆带大的,因为家中没有男人,让我从小不太知道男孩与女孩的差别。”邓惠文说,在单亲家庭的环境,很少有机会接触到男性。小时候与隔壁邻居的儿子玩游戏,稍有粗鲁举动就被阻止,被教导女生要有女生的样子,也让她深刻体会到男女差别。

印象最深刻的,是小学时遇到的一名陌生男子。他问邓惠文哪里有按摩店,接着手就往她肚脐以下的部位摸,当时学校还没教性别教育,邓惠文只是觉得很奇怪,情急之下,她大声喊叫隔壁男玩伴的名字,吓得对方马上拔腿狂奔。

为什么最危急的时候会喊一位男性的名字?邓惠文也说不上来,但是当她进入青春期,也因为没有父亲可依靠,而遭受某种程度的霸凌,她能做的就是努力念书,争取师长认同。邓惠文开玩笑说,“书读很好的人,大部分心里都有严重创伤。”

“小时候对于人的情绪,是很害怕的。”邓惠文分享,母亲是很强悍、要求非常高的人,常对她与妹妹说:“妳们不是男孩子,都没有用,以后都要嫁人的。”为了瞭解自己的母亲,她开始研究心理、星座等书籍。推荐阅读:长大后好难爱?邓惠文:请别期待被谁在乎


图片|大人の社团 提供;拍摄|林后骏

抛开女性刻板印象

邓惠文说,根据自己成长历程的观察,她并不认为自己的脑力思考与男性有差别;对于关系的感受,是与他们在不同的层次。

当面临困境时,女性最擅长的,就是切割掉中间的连结。最明显的例子就是当女性觉得自己的身体会被观看、甚至性骚扰,或觉得别人只看外表而非表现时,便不自觉地把全身包紧紧,女性也就在这样的过程中,离自己的本质、美感愈来愈远。推荐阅读:爱情非童话!专访邓惠文:年纪愈大,愈要懂得疼惜内在小孩

邓惠文坦言,连病患都有严重的性别歧视与刻板印象,曾有病患因为发现看诊医师是女性而显露慌张、不安,甚至质疑女医师的专业。起初她以为是自己太年轻的缘故,后来发现,同样年资的男性医师却不会有类似困扰。

与她同龄的女医师则为让自己看起来“成熟”一些,特意将头发烫卷,“当妳青春正盛,没有发禁限制,却不得不把自己扮老,好强调自己的能力,我认为这是女性认同的最大分裂。”


图片|大人の社团 提供;拍摄|林后骏

当时医院因为人力不足,医师需要支援行政业务与儿童门诊,邓惠文其实对儿童毫无兴趣,却因为“妳是女性,总该比较有爱心吧?”让她不能说不。许多吃力不讨好的工作,也因为“女性”而必须承担。37 岁那年,邓惠文决定离开医院。

“每个女性都有自己的历程”,如何成就自己,成为完整的人,全都在这些关键里。妳曾经割裂了什么、分裂了什么、痛恨什么,当这些东西与身心灵结合在一起,便会发现,女人的力量是无穷的。这世界有太多事情不断地把我们割裂,我们只能拚了命,让自己不被分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