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五到,有什么剧可追?镜文学推出《惊悚剧场》系列短剧,半小时带你看完一则警世故事。其中《打扫》正是讲述居住在公寓里的女房客,生活看似美好,但为了要维护住户条约、她得随时随地处在一个良好状态里,没有一刻可以松懈。为什么女生在关起房门以后,还不能作自己呢?

卓立导演是个奇妙的台湾导演。这应该是看完《白米炸弹客》后的观众再看《销售奇姬》之后所会产生的共同结论。如今,卓立导演在“镜文学惊悚剧场”里端出的短片《打扫》Perfectly Spotless 更是巩固了这个形容词的坚定性质。


图片|《打扫》剧照

《打扫》是个风格化的电影,同时也具有实验性。描述温贞菱所饰演的公寓女性房客状似住在美好的社区当中,为了要维护住户条约、她得戮力维持屋况与自己处在一个良好状态里。女生在关起房门以后,到底为什么还不能作自己?(推荐阅读:邓紫棋〈差不多姑娘〉谈单一审美:我才不要和你差不多的脸蛋与人生

“女生的房间”是个很好的窥视主题,多数报导或影剧常爱聚焦在漂亮的女生住在狗窝里的高度反差样貌,或许是因为这件事本身就带有极大的戏剧性与娱乐度,但怎么就没人来批判一下普世女性此番反差行举可能是过度受到社会制约后的内在自我放弃的表现?“被看”、“被检视”,像是一个无止尽扩张的黑洞,让女性即便在一个人自处时,也免不了掉进为别人而活的漩涡里。

但明明没人可以一天 24 小时全年无休营业上工。


图片|《打扫》剧照

温贞菱饰演的朱婷住在乍看似光鲜亮丽的房间里,一开始就呈现出生气尽失的无力。房间里没吃完喝完的食物正待发臭、她身上爬着瘀血伤痕甚至蟑螂,百废不举的征兆满满。此时光芒万丈逼人的房东蔡淑臻上场。提醒着她的积分不足会影响社区里的所有女孩。


图片|《打扫》剧照

蔡淑臻太适合演出此番摆尽姿态的贵气女性,台湾线上女演员没几个能像她那样作到极致还能讨得观众的喜欢。在《打扫》里蔡的戏份不多,享受不了太多这只慵懒华丽的花孔雀的表现,但已唱足了连传统与女性长辈也都爱女人何苦为难女人的副歌主旋。且她根本不用出场太多,普世仍很好理解这样的“女性典范”便是人间对于美好女性的典型刻板期待。


​​​​​​​图片|《打扫》剧照

稍嫌有点儿乱的房间并非逼促朱婷打扫的症结,麻烦的是墙上的那一点黑。为了这个污点,她拼了命去遮掩、去对抗、去视而不见。但最终这一抹黑总能狂放地施展出其狰狞面目,让女孩明明还没吓到别人,就先吓到自己。(推荐阅读:Amazon 新剧《黑袍纠察队》:我们,真的有需要超级英雄吗?


​​​​​​​图片|《打扫》剧照

世人为何总将“完美女孩”视为理所当然?你对她的无暇要求,成了她人生的永恒黑洞。《打扫》简单用一个女孩光是为了达到完美无暇表象的视觉感就身心俱疲直到发了疯癫的故事,既批判了社会对于女性外在乃至内在全面性都必须美好的严苛要求,亦透过全片无男性存在的处置、质疑了这个世界对两性“一边全无要求、另一边严苛规范”的大型双标现场。


​​​​​​​图片|《打扫》剧照

拍电影,话到底要说得多白?看来卓立导演还在斟酌当中。《打扫》是她为女性伸张的一个过渡期实验作品。《打扫》为“镜文学惊悚剧场”七部短片之一, 8 月 15 日正式上架于 Netflix 网路平台,“镜文学惊悚剧场”有其潜力成为台湾的《黑镜》《爱x死x机器人》,但前提是台湾的编剧和导演得争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