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出发找最爱,今天也未回来。”家明是港人常见的名字之一,那年谢安琪一首《家明》唱出许多不过想要爱,差点上断头台的故事。作者写道,希望每个香港人,又或者每个台湾朋友,万事小心,终见家明。

他出发找最爱
今天也未回来
途中那些细节
没有太多的记载

家明,这个在香港经典贺岁电影《家有喜事》里出现不下数十次的名字,从小看到大,即便看了再多次,都没有见到家明正面。或许,家明是谁并不重要,就像友人说着:家明是港人常见的名字之一,也许这就是 2014 年歌手谢安琪所演唱的《家明》的缘由之一吧。(同场加映:何韵诗、香港母亲、台湾女孩张佩歆:在庞大起义里,每个人都能找到施力点

这首歌一推出,随即在港人,或是让想理解香港的其他朋友们得以在轻柔的歌声里找到线索。

也许,每个人都是家明

根据资料,谢安琪于宣传期间接受访问时,对《家明》这首歌时表示:

“这首歌 Wyman(作词者)摆了很多心机去写。其实这首歌是向一首他很钟意的歌曲致敬。是大家一齐回忆,1989 年当时的一些事的一些回忆。

这首歌叫家明,国家的明天。

这首歌一推出,2014 年的《雨伞运动》港人开始吁求真普选,到今(2019)年六月延烧至今的反送中运动,看到许多香港朋友不停说着这首歌的影响有多深。

对大家口里谈述的十分熟悉的东方明珠其实相当陌生。直到念书后,几次回台在香港中转,逐渐与在港朋友开始熟识,见识到港人独有的热情:当我还在找纸钞而二话不说的用八达通帮我结帐的这种小事,皆能见到港人真性情的那一面。(同场加映:那些年我们记忆中的香港:“拚经济,真的可以不管政治吗?”


图片|作者提供

有次过境香港,同样请这位朋友带路想小酌几杯,当他看见我贴着台湾地形的护照,意味深远的跟我说着:

可能过几年就会被要求撕下才能入港了吧。

我也只能苦笑地回应

真的到那时,也许我们之后就只能在台湾相见了吧。

随后,在前往酒吧的路上好奇的问了他网路上流传的《我是台湾人》通关密语问真伪性,“真的啊”他一边回应一边找着前往酒吧的路上,但这几年香港改变太多,连他这个老香港都不大记得原先香港的样貌“这里都跟我小时候不一样了,以前这里都是港口的⋯⋯都填起来了⋯⋯”

那是我第一次听见港人真心说出口的感慨。(同场加映:“告诉你一个没有自由的国度”这 20 张照片,记下香港人被忘记的尊严

万事小心

再次与他见面是今(2019)年五月,看见年初新闻与脸书上的送中条例的相关争议,当时尚未在港引起遍地开花,一样选在中停香港过夜准备隔天回台,找了他出来叙旧吃饭,聊到送中条例,那时他只跟我说着大概这次应该过不了:“但之后就难说了,你要多小心啊。”

言犹在耳,从台湾回到墨尔本后,怎知事情在六月开始一发不可收拾,又工作上的事务一直没停过,香港的抗争消息也越演越烈,看着脸书与新闻传来的消息,除了无奈与焦虑,也不知该说些什么,只能趁着手边工作告一段落,传讯问候他:

你还好吗?

过了半晌,收到他的讯息:

心情很复杂,这么简单的一个问题我竟然不知道该怎样回答你。

“只希望你万事小心啊。”

我 ok,我有不测总比年轻人有不测好

看着这个回应,反倒让在萤幕这端的我不知如何回应是好,迟疑许久。


图片|作者提供,八月初,摄于香港机场

Ideas are bulletproof

无论你是爱他不爱他
还是可将那勇气带回家
时代遍地砖瓦
却欠这种优雅
教人梦想  不要去谈代价

在七月底于香港元朗举行的“国际老婆饼节”后,刚好得要回台湾处理一些事的八月,回台湾还算顺利在香港中转,但在发生地铁催泪瓦斯事件与女子近距离被射击失明的隔日,正好是要启程中转香港回墨尔本的日子,在出发至机场前,知道那天香港机场集结一群人抗议“以眼还眼”,本来心里还盘算若能趁中转的期间在香港机场给这些港人朋友一些声援,岂知在台湾准备登机时,地勤突然告知:“香港机场目前暂时停止运作。”

当同样接获消息的其他人开始纷纷扰扰,眼见是今天飞不了了,又香港机场宣布当天所有飞机即刻停止运作,我按照指示准备退关,心理无奈苦笑之际,顺道传讯息问了他:


图片|作者提供

“你多保重。”

当我领到行李重新安排行程时,收到他的回应更让我对香港感到不舍

‘我会小心!虽然昨天吃了一点催泪弹!’

当下的我,只回传给他这句了


图片|作者提供

这篇文在我离开机场,打了又删、删了又打——不仅在新闻上看到影像与文字,更因认识的朋友真实回传与自己也亲身历经的情境,那感受如此真实,却又难以在第一时间爬梳成文。

但,真心希望每个香港人,又或者每个台湾朋友亦同:

“万事小心,终见家明。”

他出发找最爱
今天也未回来
留低哪种意义
就看世间怎记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