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说得出一位女设计师的名字吗?在设计史上,女人要怎么展露头角?带你快速了解,从 50 年代至今的女力设计!

海报、卡片、唱片、包装盒、商品 logo、网页按钮,都是平面设计的一部分。

回顾台湾知名设计师,我们可能多数想起的还是男性面孔:聂永真、王志弘、方序中、冯宇。不过,在平面设计中,尽管女性设计师仍占少数,却不断与文化史互相呼应。我们从女性设计的角度,来看近代平面设计的进程,带你看不同时期,女性设计师,面对哪些困境,并且勇于突围。同场加映:女子日常,就是好日常!以妳为主角的设计展

二十世纪女性主义:平面设计的女性崛起,是因为女人争取投票权

今日我们所谓的“平面设计(graphic design)”概念,泛指针对任何纸张包装、图像 logo、乃至于网路上的 icon 所进行的设计,发展相对比起时尚设计、建筑设计、工业设计,都来得更晚。

随着印刷制品的普及,到了 19 世纪晚期,以欧洲为首的艺术圈,才开始将平面设计从美术(fine art)领域中分割出来。然而,在 19 世纪末,整体职业女性仍然稀少,更遑论当时的印刷与设计产业,仍然以男性为主,几乎难以看见女性从业者的身影。

20 世纪初,平面设计快速萌芽,尤其在书籍海报设计上,发展深受欧洲的新艺术风格(Art Nouveau)影响。繁复边框、花朵背景、柔美女性造型,是其重要特色。

与此同时,在英国,争取女性投票权(suffragette)的第一波女性主义运动兴起,许多女性开始上街抗议,在这时候,海报与传单,成了非常重要的宣传工具。

当年尚未有“平面设计师”的概念,我们目前所知,当时的女性运动者、海报设计者希尔达·达拉斯(Hilda Dallas),几乎可以作为女性投入当代平面设计的开始。她的代表作品是〈为女性投票〉(Vote for Women),一位白衣女子高举传单写“为女性投票”。二十世纪出,女性主义才刚刚萌芽,平面设计也仍然以男性为主,这系列设计的出现,也象征一个新时代的开始。

50 年代,时尚杂志的设计突围:给职场女性的时尚杂志

二次大战后,职业妇女渐渐被西方社会所接纳。以女性为主要消费者的大众文化,也逐渐兴盛:影视名流、职场穿搭、都会女性生活,以女性作为消费者的新市场大大开启。

赛伯·潘列斯(Cipe Pineles)的出线,成为重要的女性设计师标竿。潘列斯是多本知名时尚杂志设计师,曾任《十七岁》、《Glamour》、当年也是设计部门中第一位女性。

不过广告业仍以男性设计师居多。作为女性设计师,光要找到工作,就是困难差事。她曾分享许多经验,其中一个故事,来自她的名字。

潘列斯曾在着作中,回忆当年求职经验:“我曾把作品集丢到不同广告公司。大家都喜欢我的作品,邀我面试。但那其实因为,他们以为我的名字是个男人!当他们终于见到我,往往掩不住失望。最后我总是拿不到工作。”甚至有面试官直接告诉她,即使拿到工作,她也会和许多男同事待在一个巨大工作棚上班,在那里,女同事的出现会让他们感到不舒服。

幸好没有多久,她被挖角到女性杂志工作。1947 年,她担任《十七岁》艺术总监,1950 年加入《魅力》杂志,当年《魅力》的定位正好是“给职场女性的杂志”(a megazine for women who work)。1975 年 ,她获选为纽约艺术总监协会名人堂第一位女性,也将女性的平面设计观点,带入时尚产业、大众品味中。

60 年代,极简风格的关键少数女性:妙丽叶·库珀

60 年代,受过去包浩斯(Bauhaus)风格影响,六零年代设计领域吹起极简风:从科学出发的设计、采用电脑绘图、兼具实用性与人性的风格,开始出现。妙丽叶·库珀(Muriel Cooper)代表的正是这种转变。她以数字与字母设计闻名,也担任麻省理工学院出版社的长期艺术总监。

一直以来,平面设计的女学生都占将近半数,但是教职仍然长期都由男性获得。妙丽叶·库珀的另一项指标,在于她不只是知名设计师,也是设计教育的贡献者。她很早就看出电脑对未来世代的影响,1985 年,她与电脑科学家尼古拉斯·尼葛洛庞帝等人,共同创立麻省理工学院的“媒体实验室”(media lab),也获得该校教授终身职。

给麦金塔一个微笑:80 年代,女性投入介面设计领域

80 年代,电脑技术开始崛起,介面设计成为新兴领域,它同时需要对电脑的理解以及平面设计的概念。苏珊凯尔(Susan Kare)正是当年极少数的女性介面设计师,也被称为“给麦金塔微笑的女性”。她是苹果麦金塔电脑的介面设计师。

在她刚进入苹果时,这只是一份打工工作,她负责麦金塔的字体设计。当时还没有“介面设计师”、“Icon 编辑”等职位,她的员工证,只写着“麦金塔艺术家”(Macintosh Artist)。但她很快发现,像素(pixel)其实就像画笔一样,能够拿来进行平面设计。

“我还是常开玩笑,太阳底下没有新鲜事。点阵图的图像,就像是一种马赛克,你用针尖来作画,我或许没有任何电脑的经验,但我知道怎么作平面设计。”其他组员告诉她,电脑需要哪些功能,她就设计出人们能够理解的图示。她替麦金塔电脑设计出第一套字体,以及 icon,电脑萤幕上,有着一个微笑的模样。

不过,她所面对的困境,并不只是挑战电脑技术的困难,还包括社会的肯认。即使 80 年代就投身电脑领域并做出划时代贡献,凯尔仍然直到 2018 年,才得到美国平面设计协会奖(AIGA Medal)的肯定。

回看平面设计小史,我们不难发现随着时代演进,每一个时代都有努力贡献的杰出女性设计师。但她们的名字,却往往不容易被社会看见,而淹没在日常生活的一角,即使我们都曾看过她们的作品、或受到其影响。她们的生命经验,也都与整个时代,互相呼应。

如果说,一个好的“设计”,就是用作品反映并解决时代问题,那么这些女性设计师,也正是用自己的生命故事,回应了整个时代的提问:一个女性设计师,如何回答不同时代的性别困境,并勇于突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