跟主管单独出差,他吃饭时问我:“妳知道历史上第一个保险套是怎么诞生的吗?保险套太厚,你知道会影响什么吗?”面对性骚扰,又为何很多当事人事后只会说:“有那么严重吗”、“我是把妳当女儿”、“别人都没怎样妳为什么反应这么大”?

“妳知道历史上男人第一个保险套是怎么诞生的吗?”

某出版社长官:O
O:“来,第一次跟我出差”
O:“我请妳吃和牛!”
我:谢谢长官

O:“妳问问这些同事,我很小气的”
O:“我不常请客的”
O:“但今天跟漂亮的小姐出差”
O:“一定要请一下的”
我:⋯⋯嗯好谢谢

(和牛上桌)

O:“吃吧!快吃!” 
我:(咬下第一口和牛肉片)
(盯着我咬肉)
O:“妳知道历史上”
O:“男人第一个保险套是怎么诞生的吗?”
O:“男人第一个保险套是怎么诞生的吗?” 
O:“男人第一个保险套是怎么诞生的吗?”

(我被性骚扰了。)  
(我在吃下极有嚼劲的和牛肉片时)
(被言语性骚扰了。)

(我承认当下叼着和牛肉傻眼)
(但只傻眼了一秒)
(这一秒我想了很多)
(我想)
(要是再多停顿一秒就让他得逞了)
(所以我一定要淡定的回他)

(于是一秒后)  
我:不知道(咀嚼和牛肉片)
O:“第一个保险套有多厚妳知道吗”
我:(坚定咬下第二口和牛肉片,并看着他的双眼)
我:不知道
O:“妳知道,保险套太厚会影响到什么吗”

(我用一种)
(看到暴露狂露鸟后觉得“好小喔”的怜悯眼神)
我:不知道
O:“就是会没什么感觉⋯⋯妳知道吗”
(继续用一种)
(看到暴露狂不死心二度露鸟后确认“那里有东西吗?”的疑惑眼神)
我:喔,是喔
O:“就是要越薄越好啊因为⋯⋯⋯”
(用“确定那根是牙签”的眼神,望进他的双眼)
我:您想说什么
我:就直接说没关系。(一口把和牛咬断)
O:“⋯⋯呃”
O:“我想说⋯⋯其实这都跟历史背景有关,这要讲到日军啊⋯⋯”


图片|来源

对,他尴尬了。

因为少了应该要有的不知所措闪躲眼神,因为少了预期中小女孩惊慌失措的表情,因为少了为迎合他娇羞笑说“什么啦”的撒娇,因为少了义愤填膺的阻止,让他难以施展“男人”的魅力与权威。于是他不知道要怎么收尾了,只好真的开始讲历史,而不是厚不厚有什么鬼感觉。虽然我从头到尾都很想拿夹和牛的筷子捅他,但我还是忍住了。

毕竟这个社会上,九成的职场对于性骚扰仍只是表面上宣导不要,实际上都在检讨被害人。不是先要求被害人息事宁人、就是要求被害人举证。(就是我们必须让自己再身历险境一次才可能搜集到。)我知道这是为了不让冤案发生,但光是这个流程,就足以让许多不肖之徒捡红点个够。

而且就算举证成功,施行性骚扰的人若官阶较高,仍然是走向河蟹一途。要保护自己,只能学会“当场不在乎”,而且是要让对方感到不好意思、感到自己被羞辱的程度。这也是需要勇气的。虽然我觉得这根本不应该发生。(延伸阅读:如果遇上职场性骚扰,该如何界定与搜证?)

身为一个女性,在职场上总是会碰到各种性别歧视或骚扰,这些现象在沙文猪都死光之前是不会消失的。若被性骚扰的当下做出一些过激的反应,反而会让对方用“这有那么严重吗”、“我拍妳是把妳当兄弟(或当女儿)”、“妳多大了还装清纯”、“别人都没怎样妳为什么反应这么大”,等情绪绑架的方式进行二度伤害。(延伸阅读:D&I 策略间|要薪水还是容忍性骚扰?10 城市麦当劳员工串连,要麦当劳停止漠视性骚扰

然后社会或职场或同事,也不抱太高的期待讨拍。毕竟大部分的人只喜欢看到别人更不好,而不是变好。所以大部分的人只会说:

“不要理他就好”
“离他远一点就好”
“息事宁人”
“以和为贵”
“我也有被他碰过啊我怎么就觉得还好”
“那妳当下为什么没跟对方说不要”
“这样他会以为妳可以接受被这样摸”

这些比加害人还残忍的风凉话,是超越二度伤害的三度伤害。因为他们只用了三言两语就将错误转移到被害人身上。这比动手还要暴力。

如果勇敢说“不”的后果是无止尽的孤立,承担吧。因为这个世界上愿意承担后果的人,才是不会真正孤独到最后的人。至少我是这样相信的。(延伸阅读:【性别观察】性骚扰、娱乐长官、不喝不给面子?谈尾牙应酬文化的性别难题

勇气的起点

我刚出社会的时候在某报社工作。曾在某次采访途中,站在我身后的摄影师趁受访者转头喝水的瞬间,伸手摸了我。从我的手臂内侧摸下去,然后受访者转头回来,他佯装没事的继续采访。我发着抖,也继续完成采访。

直到采访结束前,来自身后“像是不经意”的触碰越来越多,但我当下只能继续对着受访者微笑。假装不在意那双游走在我内衣肩带与扣子周围的手。(延伸阅读:亲切是有界限的,遇到职场性骚扰怎么办?

好不容易采访结束,摄影师上下扫了一遍我的全身,最后视线停留在我的胸前,问我要不要搭他的车回公司。我淡淡的说没关系,分开回去就好。转过身就哭了。回去后跟当时的同事讲、同事去找摄影师的主管、摄影师的主管来找我。然后接下来的对话我永远都记得,因为我再也没听到过了。

“这个摄影不是第一次这样了”
“但这个人我没办法把他弄走”
“以后会把妳跟他排开,妳不会再跟他合作”

“你们之后还是会在办公室碰到”
“所以我要妳要记得一件事” 
“是他对不起妳,不是妳对不起他”

“妳讲出来是对的”
“所以妳不要害怕”
“看到他连眼神都不要避开”
“妳没有错,妳不必畏缩”
“不要哭”
“在职场上不要那么爱哭”

“妳一定要记得随时抬头挺胸,因为妳没有错”

所以,今天您故意在我吃肉时,问我保险套厚不厚?

我连你戴不戴得住都不在乎。

(恭喜读完 1,800 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