迫不及待想要长大的 12 岁,你曾经想要自己快速成为想像里的“女人”,希望能够亲身体验爱、欲望与刺激吗?《致亲爱的孤独者》写那个我们都好想回去的年纪,在还未经历过世界真正的游戏规则前,我们如何一步一步往长大走去?

文|结果娱乐
图|梦田文创

“你不知道自己的特别,
不知道自己有多美丽,
不知道自己多么珍贵。”
-文:骆以军

妳还记得自己 12 岁的样子吗?

那时的我们,面对着人生的重要转捩点─不管是生理上的转变、或者是心理上的过渡期,进而导致对亲情的想法产生质变、对友情的寄望,又或者是开始产生了对于爱情的各种想像。 12 岁,被好奇心填满,被想要摆脱过去自己的想法充斥。

12 岁,也许正是个情窦初开的绝佳年纪,而对象很多时候,是一个比自己稍微年长的大哥哥型人物─因为正处于发育阶段的我们,思想早已比同龄男生成熟,我们嫌男孩幼稚、于是欣羡着男人的理性与野性,崇拜着比自己拥有更多知识与社会经验的存在。


《致亲爱的孤独者》钟政均饰演大卫老师。图片|《致亲爱的孤独者》剧照

而教科书上,并没有教会我们如何去面对内心的怦然与悸动,更没有人能够告诉我们爱情理应是什么样态,对一个不该心动的人意外动了情,又该如何自处?诚如小玉,隔代教养的她,又从何去认知情感?但被好奇心驱使的我们,忍不住透过各种虚构情事的涉猎,自行罗织爱情应该要有的样子。

从偶像剧、言情小说,也或许从那些听说而来的故事,我们从中去“摸索”、去“想像”这个世界。于是 12 岁的孤独,来自于想像与现实的距离,或者说,来自于我们对于渴望的东西,只能靠想像获得。对于性、对于爱,有美好的期待跟向往,与此同时却也有一种禁忌的、让人屏气凝神的紧张,从窥探的视角、从脑内的小剧场,我们都既期待又害怕受伤害。


《致亲爱的孤独者》林慈恩饰演小玉。图片|《致亲爱的孤独者》剧照

那些象征着成熟、发育完成的女人象征,艳色内衣、丰满乳房、性感红唇⋯⋯妳或许也曾经期待过自己变成那个样子,具备那些在我们认知里,象征着诱惑的武器,成为妳认定里拥有爱情的必要条件;可是却在镜子前望着自己的时刻,在想像里逐步放大了自己的欲望,也在比较中逐渐看见自己的渺小,好似也才同步惊觉了何谓相形见绌。(延伸阅读:“我不是你的附属品”控制型父母下,急着想“长大”的孩子

女人总是更容易自卑,在过渡期的女孩,则更轻易地忘记自己的珍贵。

那是个渴望特别的年纪,却又总是害怕自己的鹤立鸡群,会显得格格不入;渴望加入同侪的群体里,却又默默希望自己相较于他人,能有那么一点点的独一无二能被看见。


《致亲爱的孤独者》林慈恩饰演小玉。图片|《致亲爱的孤独者》剧照

还未曾经历过世界真正的游戏规则,却一步一步往那个方向迈去,甚至不太理解为什么大人都说渴望回到现在自己所处的年纪。迫不及待想要长大的 12 岁,只能靠大量的搜集与吸收作为生长激素,想要自己快速成为想像里的“女人”,希望自己能够亲身体验爱、欲望与刺激。(延伸阅读:“我十二岁时,就帮男人打手枪”那个被哥哥性侵的少女,后来长大了吗?

而我们在成长的路上都是独自一人的,往内心认定的方向前去,一个人背着满载的想像与孤独,拿着一张自己绘着的地图,一边摸索、一边前行着,却不确定自己前进的方向向是否能够到达终点。女孩,别怕,没有人是例外的。


《致亲爱的孤独者》林慈恩饰演小玉。图片|《致亲爱的孤独者》剧照

《致亲爱的孤独者》林慈恩(饰演小玉)这样说:

一开始接触到这种角色,有点生疏,也不知道该如何演示,因为这个角色跟我平常是相当不一样的。

小玉 12 岁时没有人能够帮助她成长,毕竟家中也只有爷爷一人,在学校又有一位被女生瞩目的老师,所以就产生了一些幻想。我有妈妈和姐姐在我身边,成长过程因此而不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