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作时担心家里,做家务时挂念工作,这是你吗?其实家中没有人是超人。透过 4 个关键,我们可以在生活与梦想中找到平衡。

早上送孩子到学校,接着赶着去上班,经过一天工作、开会,傍晚又冲去接孩子下课,饭后张罗孩子衣服、作业⋯⋯,等孩子好不容易睡着了,还要赶着工作还没完成的报告,或继续还没做完的家务?回想刚刚太忙而不小心凶了孩子,在内心内疚了三天⋯⋯当女性开始投入职场,家务却没跟着减轻,工作、家庭两头烧好焦虑,究竟该怎么办?

女性特别容易工作家庭两头烧?

面对事业有成的女性,人们总会问“工作和家庭如何平衡?”在 Google 搜寻“工作家庭平衡”,出现一连串访问事业经营有声有色的女性的专访,却少见人们问事业有成的男性这一题。平衡工作与家庭,是属于女性的课题吗?当男、女同样在事业上有成就,却只有女性常被问工作与家庭如何平衡,显现当今社会仍存在“家事是女性的事”的观念。

一定有不少人想说,现在性别平等已经进步很多,女性投入职场的比例大幅提升,“家事是女性的事”观念应该消失了吧?但其实,是淡化了一些,但仍未消失!知名社会学家 Sharon Hays 指出:“就业的母亲常同时面临来自工作、家庭照顾的期待,产生纠结矛盾的心情。”也就是说,人们会觉得投入职场的人应该要全心投入、努力奋斗,但同时又觉得女性应该要把家庭打理好、好好照顾孩子。(延伸阅读:让孩子与老公参与家务:职场妈妈不该全盘扛起

原来我们都有工作与家庭的矛盾纠结

洪惠芬教授针对台湾就业妈妈的研究发现:虽然台湾家庭逐渐趋向双亲工作、双亲育儿的模式,也有了公托、育婴假等制度解方,但该研究指出现有政策都是“制度层面”的解方,忽略了就业母亲在作为孩子主要照顾者的社会期待与对自己职涯追求之间的两难,女人也像男人一样害怕失去工作,不过,女人并没有因为工作就降低自己对孩子照顾的标准。”

社会学家 Arlie Hochschild 着作《第二轮班》一书,畅销于16个国家,书中描写作者卧底于 12 个家庭的客厅观察到的故事,发现工作与家庭的挑战无所不在。 Hochschild 的受访者描述,家务育儿对她来说就像是在公司下班后,轮的另外一个班,而且她觉得这些的确是她自己的事情。(延伸阅读:如何经营稳定婚姻?不能只是分工,而是两人都能各自独立

上述故事呼应了“母职守门员”的概念,由于社会上长久以来有着“妈妈是带小孩的那个人”的观念,有时妈妈们也会不自觉的认为家务育儿应该是自己的事,紧抓着家务育儿的事情不放,尽量不劳烦另一半“帮忙”,就像一位称职的守门员,挡在父亲与孩子中间,不段的来回奔波,却始终得不了分数。也因此即使性别渐趋平等,但在家务育儿上的担子还是多半落在女性身上,多是妈妈在“第二轮班”。

妈妈不一定要是超人!别逼自己啦~

其实妈妈不用把什么都揽着自己做,不用当什么都一百分的超人。如果你现在或未来是妈妈,或你身边有焦虑的“妈妈”,不妨和我们一起试着:

  1. 厘清家中家长的时间:把家长彼此的时间表列出来,看看彼此比较有空的时段为何?如果双薪家庭两人都很繁忙,也可以适度把其他亲友的空闲时间纳入考量。
  2. 厘清“必要做”与“有替代方案”的家务:家务何其多?在时间有限的情况下,我们可以试着减轻家务对我们造成的负担,把家务分类,必要亲自做的VS找人代劳无妨的,需要常常做的VS久一点做一次也没差的。
  3. 家人共同分工与合作:依据上述家人的空闲时间,与家务的类别,一同讨论在彼此时间心力允许之下,分工与合作的方式,可以你接小孩、我张罗晚餐这样的“分工”,也可以是我先洗菜、你回来开煮这样的“接力”⋯⋯。
  4. 当下专心做一件事,其他的事情就相信帮手吧!:妈妈们可以允许自己抛开“家务育儿是自己该完成的”想法,和家中另一半或其他人共同协力完成。工作时专心工作,带孩子时专心带孩子。相信帮手、放下过多的责任义务感,焦虑、愧疚、纠结矛盾自然也就减少了!

妈妈们,请相信自己已经做得很好了,对事业有梦想不代表你愧对家庭或小孩,尽力努力了就好,允许自己找帮手,找帮手不代表你无能或懦弱!不再要求自己当个超人,做回真正的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