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反送中运动,让我们看见许多性别暴力。一名女性抗争者召开记者会,指出在警署内被要求全裸搜身,期间女警以笔拍打其大腿,另一女警则以享受眼光在旁观看。律师指出,案件并不涉及毒品等违禁品,警方搜身时亦没戴手套,究竟是真诚搜身,或只为凌辱“战俘”?


图片|来源

反送中运动期间,警方屡被指控滥权滥暴。一名女性被捕抗争者今日召开记者会,称在警署内被女警要求脱光衣服全裸搜身,期间女警以笔拍打其大腿,另一女警则以“很享受”的眼光在旁观看。有律师指出,事主的案件不涉及毒品等违禁品,而警方搜身时亦没有戴手套,质疑警方究竟是否真诚地搜身,抑或只是为了凌辱“战俘”。(延伸阅读:“我的身体不是战场”女人到街头抗议,就活该被性骚扰吗?

事主:女警用笔击打大腿 要求腿张开 

受害人吕小姐(化名)今日在公民党立法会议员陈淑庄的陪同下见记者。身旁的律师蔡梓蕴表示,吕在抗争被捕时受伤送院,在医院期间一直被男女警看守,过程中受到警员以言语凌辱,包括质疑她“扮痛”等。数日后医生批准吕出院,并即日安排提堂,家人因此带了衣物供吕在上庭前更换。警员撤底检查过衣物,并由一名女警全程观察吕更衣。不过蔡梓蕴指,吕出院后并没有立即送往法庭,而是被送往一间相邻警署。到警署后,被两名女警喝令走入房间,之后开始对她进行凌辱。

吕小姐在记者会上忆述被凌辱经过,一度情绪哽咽落泪。她指当日跟随两名女警进入房间后,被要求脱去所有衣物进行搜身,连内衣裤都要脱去。她脱去全部衣服后,试图用双手保护重要部位,但女警用笔击打其双手,要求移开双手以作检查。女警又用笔击打其大腿,要求她将双脚张开及蹲下,惟吕称因为当时仍然受伤而无法蹲下。

女警之后要求检查其后方,吕小姐称转身时见到另一女警,以“很享受”的眼光观看她被羞辱,并上下打量其身体。完成搜身后,吕穿回衣服离开房间,发现有十多名男警站在房外,令吕感到极为尴尬及想哭。


图片|来源

律师质疑警方是否真诚搜身

吕小姐在记者会上向质问,是否被捕人士就没有基本人权及尊重。她又称自己因为事件而陷入抑郁及不愿出街,“惊会再见到警察”。她称见到报道指有数十手足被殴,令她觉得一定要走出来,“如果我今日之后被黑警、蓝丝秋后算帐,但可以令其他被警察打过、侮辱过的手足一同站出来,为自己、香港民主自由继续发声,我愿意这样做。”(延伸阅读:这天,200 万人为了香港站上街头:反送中游行摄影集

律师陈惠源强调,质疑搜身过程是绝对不能接受。他指吕小姐涉及的案情不涉及毒品等违禁品,而且她在医院换上病人服并留院多日,身上不可能有违禁品,出院时更衣时亦被警员全程观察。

他又指警方早已锁定控罪并准备上庭,若果有需要搜身亦在之前已经进行。他又质疑警员在搜身时没有戴手套,一旦发现违禁品就会毁坏证物,因此他质疑警方究竟是否真诚地搜查违禁品:“唯一的结论,这是一个凌辱、侮辱 … 是否就是战胜者对战俘,或是他们所说的曱甴,的一个享受过程?”陈惠源律师表示,现时已知道两名女警的编号,除了会向警察投诉课投诉外,亦希望可能得到刑事调查。(延伸阅读:五首疗伤歌单,献给努力争取的香港人:你是无名的花,开在泥泞路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