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恋爱,也不做爱,我只是喜欢挑逗,还有彼此试探的刺激。”让心理学家告诉你,为什么调情总是让人心痒痒?当代速食爱情盛行,难道调情是必备技能吗?

说到速食爱情或短暂浪漫,近日最让人印象深刻的例子,或许就是台剧《我们不能是朋友》里,女主角的朋友韩可菲。

“我不会让你负责的。”“但是我愿意负责。”“你神经病啊,我就只有在网交,没有在交往!”韩可菲喜欢滑交友软体,常常带不同的男人回家过夜。她主动出击,然后明确地表达:我只想做爱,不想恋爱。(推荐阅读:《我们不能是朋友》韩可菲:如果只“买可乐”,会让妳爱得更快乐


图片|《我们不能是朋友》

从中,我们看见关系的其中一种可能:只性不爱。但是,如果我不要恋爱、也对性关系没有渴求,就是想“调情”一下,可以吗?

心理学:相较朋友,我们可能更喜欢被陌生人安慰

或许,你也想要寻找“带点爱”的情感依靠,却不想正式进入稳定关系中。(同场加映:【单身日记】调情舒服,因为不必在爱里孤独

为什么人会沉浸于这种暧昧式的浪漫?又为什么,和非熟人之间,那种充满不确定感的试探,让人心痒难耐却无法自拔?

心理学家 Terri Apter 博士提出一个现象研究:无论性别为何,人们在某种程度上,都喜欢被陌生人“安慰”——不仅是性,也包含心灵与精神层面。

Women and men alike say they enjoy the comfort of strangers: relaxing with someone outside your circle of friends, who does not know you well enough to be irritated by your familiarity, who has not yet taken sides in ongoing interpersonal debates, who will not be there to haunt you with the revelations you made the previous night.
“女人和男人都享受在陌生人身上得到慰藉:你和生活圈以外的人相处,他对你不熟悉,也不清楚你的人际相处状况,你不必担心你们之间的互动与谈话,会影响到你的日后生活。”
—— Dr. Terri Apter

在你我的生活中,每天都会发生许多大小事。有时候,你可能很想跟朋友一吐为快,却又觉得要把人事物交代清楚很麻烦,甚至有被泄漏的风险,于是索性不讲;或是,你很久没得到一个拥抱,却觉得和朋友做这件事,有点太别扭了;又或是,你纯粹很享受不进入性关系的肢体接触。

短暂浪漫,没负担?

查找其他资料,也发现许多其他可能性。精神科医师冈田尊司在《依恋障碍》一书中,提出四种依恋类型。其中,“逃避型依恋”的人,比起亲密关系,更追求距离感。

专擅两性关系研究的心理学者海苔熊解释:“对逃避依恋的人来说,‘距离’等于安全感,翻译成日常的行为就是:他会透过比较疏远的方式,维持表面的关系。”而距离感的背后,可能是不愿意承担与负担承诺。

“逃避型的核心愿望是‘不受束缚’。他们既不依赖别人,也不接受依赖,认为独立独活的状态最好。”
——冈田尊司,《依恋障碍》

如果你也喜欢短暂浪漫,很有可能,你是逃避型依恋。

除了上述理解,我猜测,沉浸于短暂浪漫的人,或许还有以下几种可能。

  • 目前的人生状态,不适合谈恋爱。例如:准备考试、工作忙等等。
  • 对于要维持关系,感到压力很大,或觉得难以负荷。
  • 不喜欢一对一的关系模式。

现代交友方式愈来愈多元;当代恋爱,也可以有好几种面貌。你能向往一段稳定的交往关系,或渴望有性无爱,或期盼来一场浪漫短暂的调情式约会。

只要你们清楚自己的心意,而且乐在其中,如果想“调情”一下,有何不可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