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其实是一个没有什么耐心的人。

(Getty Images)

 

#166362055 / gettyimages.com

尤其面对朋友的失恋,我真的要承认,自己其实是一个很冷血的人。历过越多,最后我明白一件事:外在的伤口可以看医生,但心里的痛,除了自己消化,没有人帮得了你。我能做的,也只是在身旁陪着。我真的无法多安慰些什么。因为刚失恋的人,大部分耳朵都很硬。他们能听进去的,都是自己想听的话,但偏偏我又不是一个喜欢讲别人喜欢听的话的人,总而言之,我很直接。

前天晚上,花花哭着对我说:“他不爱我了。”(那个晚上,这句话重复了少说八千四百六十一万次。)讲到连隔壁桌的客人都听到了。我眼角余光瞄到他们从一脸感兴趣到一脸厌烦的样子。我也在极力克制,不要让自己变成那个样子。但我才刚发完高烧,大半夜的,被叫出来喝茶而不是喝酒,已经够让我伤心了。而花花除了讲这句话之外,其他时间都在哭。

花花一直以来都是个很美丽的女孩,懂得打扮,也懂得交际,所以感情上几乎没有空窗期。只是交往得快,分手也分得很快。每分一次,现在这种情形就要上演,我就要被叫出来看她哭,哭到妆花了,鼻涕流到手上,假睫毛歪了,眼泪一颗颗滴到她新买的碎花裙上,晕开。

“妳说,怎么会这么突然对我没感觉?他居然说他发现他不爱我了,好不好笑?我现在怀疑,他根本没有爱过我。”花花边哭边说,口齿不清,不过我还是听懂了。

我听着她重复地说,再看着眼前的这一幕,突然觉得这种感觉一点都不陌生。在人生中几次失败的爱情里,偶尔就是会遇到一个突然不爱你的人,使你措手不及。但我们都别无选择,毕竟爱这件事,不是要求就可以达到的。

或许,大部分的人都有这样的经验,当你爱得正浓正烈的时候,你深爱的那个人,突然在你双手拥抱着爱情,带着兴奋雀跃的心情期待着未来时,对你说:我不爱你了。

然后你震惊了、心痛了、无语了、不能呼吸了。心中浮现的第一句话,就是“为什么?”,然后不停地放任自己在为什么三个字里鬼打墙,不停地想要知道“为什么不爱了”?

接着就冒出一堆问句:

为什么不爱我了?

是我做了什么事情让你不开心?

还是你爱上别人了吗?

不可能,昨天还好好的,为什么今天就说不爱我了?

是不是有什么委屈?

怎么可能说不爱就不爱了?

其实不爱就是不爱了,再多的“为什么”,都只会成为束缚自己的那条绳,缠绕得越多,越让自己没有办法呼吸。

我只能说,谈了几次恋爱,我认清了什么都有可能。以前年纪小,很多事情都喜欢要一个答案,但是答案出来了,如果不是我们想听的,不是我们可以接受的,我们又会说对方说谎。其实不爱了,就是一个最好的答案。

什么个性不合、什么家里反对、什么你牙膏挤错了、什么妳爱乱买东西、什么隔壁老王跟菜市场卖猪肉的林阿香搞暖昧,那些都不重要,重要的是他不爱你了。

但“不爱了”这个原因,往往让人最难看破。因为我们不敢置信,爱怎么会消失得这么快,对方一定有什么苦衷。然后我们会开始找各种让自己好过的方法,来告诉自己:其实情况并没有那么糟。再帮对方找理由,让他不要变成自己憎恨的人。

其实什么理由,最后的结论,都是不爱了。

为自己找好过的方式很简单,为对方的行为找藉口更是容易,最难的是看清“不爱了”这个事实。它很残酷,更是需要勇气去面对,但是如果不看清,只会让更多谎言捂住眼睛。最后真的瞎了,失去了时间、失去了自己,忘了面对之后才能够真正的快乐。

深爱的人不爱你了,就好像世界末日一样,不过大家都忘了,这世界从未曾末日,好几次我们以为它真的会消失,不管是什么样的猜测、预言,世界还是好好地陪着我们走着。

换个角度想,至少对方很诚实,不是吗?

 

 

到部落格找雪伦:SHARON·WORLD·WORLD

【限时活动】选出你最讨厌的另一半行为,就有机会得到由商周出版提供的暖暖好礼!

〉〉点我参加 

本文作者:雪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