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给我一点时间好吗?”Amazing 写浪浪的故事,看浪浪们怎么教会我们,受伤了,其实你可以停下来。

上周趁着去台东采访的机会,我顺道拜访了好久不见的 C 与 K 夫妇。

我们相识在 2015 年底的泰缅边境,当时还是远距离恋爱的他们,在通过重重考验后坚定走在一起了,太太K也从高度发展的新加坡,来到纯朴的台东鹿野,两人定居于此。

“这里最舒服的地方,是你抬头就能看见远方。”坐在他们小货车上兜风时,K 不经意说了这句话,的确在高楼林立的新加坡,难有这片风景吧!不过只身一人来到异乡,当然没这么容易,她也经历过怀疑、无力、孤单,来回了新加坡与台湾几次,才终于确认了这里,就是她想展开新生活的地方。

现在夫妻俩一起种田、做菜、酿酒、腌渍、摆摊,还捡回三只流浪狗与一只猫,生活在小工厂里。

流浪狗的来到,教我们学习新课题

他们说在这里,许多主人没有让毛孩结扎的观念,或是觉得太贵不想做,导致在路边常常看到刚出生的小狗小猫被抛弃,他们这一年多来陆陆续续就收养与送养了至少十只,过程中也有些捱不过病死的,目前自己家里留了三狗一猫。

因为他们家以稻米种植为主,毛孩们也取了有“米”字的小名,像是:米浆、黑米、白米、米鹿。曾经浪迹的它们特别想被爱,我一进去时就立刻被团团包围,三只狗抢着挤过来,还伸出小脚给我握,极度渴望被宠爱,我一度觉得自己就像洒进鱼池的饲料,毛孩们全都一涌而上!


图片|作者提供

其中一只叫米鹿的狗狗,花色很特别,如稻穗一般漂亮的金黄色,长相也和传统米克斯有些不同,K 猜想它可能有混到一点柴犬的血统。它虽然才一岁左右,但已经生过四个孩子,K 在路边发现它时就是怀孕的状态,可能就是因为怀孕让米鹿被原本的主人抛弃了。K 每天慢慢喂食,取得它们的信任后,帮忙把四个孩子都送养了,留下米鹿在社区里。

原本K家里就已养了猫狗,经济上较难再多负担一只狗,而米鹿的个性相当稳定乖巧,所以社区的人们很喜欢它,看到时都会主动喂食,K 就暂时没有收养它。不过后来K担心米鹿的花色太漂亮,而且又是母狗,可能会被有心人带去繁殖,就把它带去结扎,没想到手术后,米鹿就在他们家待了下来,哪里也不去,就这么待着了。

到现在过了两个月,K 却发现米鹿的状况令人担心,它失去了以前的活力与开朗,常常一脸忧愁且不喜欢动,总是待在家里静静地望着远方。它也染上了皮肤病,开始脱毛露出一块块秃秃的皮肤,一直忍不住抓痒,又发出浓厚的味道。

有时 C 与 K 要去农地下田,会带着另外两只小黑狗,因为它们比较调皮,怕放在家里会乱咬东西,但货车只能载得下两只狗,米鹿就会被留在家。但每一次它们的货车一出发,米鹿就像怕自己要被抛弃一样,拚命地在后面追,让K看了好难过:“我觉得自己无法给米鹿它需要的爱与陪伴,很对不起它。”K 深深自责了好久。

K 想帮米鹿找到一个属于自己的家,让它能快乐无忧地生活,并被主人满满的爱包围,不过却在某一天晚上,她梦见米鹿坐在家门口,哀求跟她说:“我不想离开。”K被这个梦吓到,不知道是自己的潜意识,还是米鹿真的来到梦里跟她沟通了。K 不知道为什么米鹿要留在他们家,更不知道该以什么样的心情面对它。

我们总是太心急,忘了疗愈需要时间

回台北后,我联系了我的朋友,同时也是女人迷驻站作者的凡妮莎,她最近发现自己好像有宠物沟通的天赋,我之前试过请她跟我们家的红贵宾沟通,结果它竟说它不想再吃干粮了,想要改吃罐头,果然是没什么烦恼,幸福美满的小屁狗啊!

我把米鹿的状况告诉凡妮莎,请她试试与米鹿沟通。她和K相约了隔天晚上连线,我请她们再把结果告诉我,我也想知道可以怎么帮助小米鹿。

隔天晚上,我等待着她们沟通的结果,感觉就像等在手术室外的家属一样着急。到了十点,凡妮莎终于跟我说:“刚刚做完沟通了,我看到的第一个画面是多拉A梦。”嗯?多拉A梦?米鹿妳也太可爱了吧,怎么会是这个东西!

正觉得好笑时,下一秒凡妮莎就说了:“米鹿给我的第一个讯息是:再给我一点时间。”我看到这句话,立刻一秒就爆出眼泪来,哭到满脸都是鼻涕与眼泪。我被自己的反应吓到,明明才见过两次的狗狗,怎么可以让我如此伤感,不过这句话真的让我好心疼,原来米鹿一直都知道 C 跟 K 替它着急的心情,也知道他们想替米鹿另找安排。

“米鹿现在身心俱疲,需要时间休养,所以请给它一些时间,它现在没有力气去适应变动。”它经历过被主人抛弃、生了小孩、孩子们被送养、自己结扎又得了皮肤病,对于一个一岁多的生命而言,确实是太过沈重了。(延伸阅读:流浪狗狗摄影集:我们只不过想要有个家


图片|作者提供

米鹿的提醒,才让我发现我们真是好心急呀,急着要伤口快点好,急着要赶快忘记过去,急着要马上站起来,急着要事情立刻变好,如果没有跟预期的一样,就急着想改变,就连我只是短短跟米鹿相处两天,也替它的状态心急,想要快点找到解答。但其实我们都忘了,很多的事情,需要的就只是时间。(延伸阅读:流浪动物之家“浪浪别哭”:照顾好自己,才能照顾动物

我想到K跟我说,她刚从新加坡来到鹿野时,也特别地落寞与低潮。因为来到了全新的环境,熟识的人又只有 C 一个,她不知道要怎么好好生活下来,过程中经历了怀疑、恐惧、逃避,也是过了好几个月后,她才发现自己太心急了,应该多给自己一点时间慢慢来,毕竟是全新的生活呀!

当我们受伤了、累了、心痛了、没力了,都不用急着一定要马上向前走,那不代表我们一辈子都会这样,只是需要多一点的时间,让伤口止血结痂,重新长出力量与信心,再好好地前往下一站。

“休养好了,等之后缘份到了,或是K他们有另外的安排,米鹿都会愿意接受的。”敏感贴心又懂事的米鹿,最后向 C 和 K 表达了收养之情。他们也终于松了一口气,明白了米鹿的想法,更知道怎么样对待它了。

我想每一场相遇与每一个家的成型,都有它的缘分与意义,就像从城市来到乡村的K,重新学习放慢脚步生活,遇到米鹿的点醒,不要忘记“慢慢来”是一件多么重要的事。而我也有幸从他们身上学到一课,留给自己滋养生命的时间,永远都是最值得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