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前伴侣问我要不要情侣装,我想都不想点头说好,满脑子想“就知道他还是爱我的”,很执着要有一个“一起拥有”的象征物。很多在感情中非常不安全的女生也会问我:“我是不是太在意这些小事了?”但我认为,真正的盲点不在于“这件事到底大还是小”⋯⋯


图片|Pixabay

男友的兴趣是打羽球,晚上吃饭的时候,他忽然问我:“唉,你想不想要穿羽球情侣装?”

交往三年我也不是白认识他的,马上明白此话不单纯:“你才不是想穿情侣装,是因为买两件有打折吧!?”

“吼喔~干嘛讲这么白啦!但的确是这样才有打折没错啦!”他害羞地坦白招认。

看,我太了解金牛男友了,交往三年没买过任何一次情侣系列的东西,没生日没过节的忽然说要买情侣装,铁定跟浪漫八竿子打不着关系。

人生贵在看破,我反而比他更务实的笑答:“什么情侣装,有吸湿排汗吗?没有我不要喔!”

事后仔细回想,其实我过去并不是这么豁达的人,伴侣问我要不要情侣装,我一定想都不想就拼命点头说“好啊好啊!”,满脑子乐飘飘地想“就知道他还是爱我的”。

那时候我非常信仰“情侣系”产品,大学时期谈恋爱,见面不是打招呼,而是瞄对方脖子一眼,如果空空如也,马上就会兴师问罪:“你为什么没戴我们的情侣对炼?”

很执着要有一个“一起拥有”的象征物,不管是戒指、项炼、衣服、抱枕,好像对方肯用那个东西,就能证明他爱我。

跟现任男友刚在一起的时候,我也有做一个矿石的对炼给他,但一年后连我自己都不太戴了;也慢慢从一定要抓着伴侣过节过生日,不断想要证明自己被爱的焦虑型依恋者,变成七夕前一天才发现“蛤?明天情人节喔?”的神经大条女人。

(金牛男友更夸张,他是看到情人节外送打折才发现的。)


图片|Pixabay

不安全感的真相:我在感情中不安的程度,让这件事变得很大

我突然想到,在做心灵谘询的时候,很多在感情中非常不安全的女生会问我:“我是不是太在意这些小事了?”

对方只是不肯戴对炼,我是不是不要想这么多?
对方只是不重视过节,我是不是不要这么在意?
对方只是比较重朋友,我是不是不要跟他的异性朋友争宠?

那些问题可大可小,有些人就像案主一样在意的要死,但确实有些人毫不在意,但我认为,真正的盲点不在于“这件事到底大还是小”,而是“我在感情中不安的程度,让这件事变得很大。”

因为平常并没有感觉到充足的爱,不肯戴对炼就让人感到很不安;
因为平常并没有获得足够的安全感,过节时没有好好表示就让人很在意;
因为平常没有建立充足的信任感,跟异性朋友要好就让人感到焦虑。

(延伸阅读:三种影响爱情的依恋型态!用心理学找回感情安全感

这时候,与其耗费极大的心灵力量在焦虑“我这样是不是小题大作?”“他这样是不是很过分?”

不如问自己:“为什么我在感情中没有安全感?”

这个问题很有趣,而且答案可能不只一个──可是每一个答案,都是解套的真正机会。

有可能是,对方的态度一直忽冷忽热,一副不想定下来的浪子貌,但我却不敢要求他给承诺,怕一讲开缘分就散了,所以我才这么不安。

有可能是,彼此对异性友人该避嫌的程度,从来没有好好沟通过,但我又不想被当成没风度的女人,心里才这么不安。
有可能是,我以前交往经验都被劈腿,从此不再相信男人的真心了,所以我感到很不安。 
有可能是,我永远觉得自己不够好,不相信他这么好的人会爱我,所以我才觉得很不安。

原因有可能在对方、也有可能在自己、有可能是原生家庭的阴影、也有可能只是缺乏沟通。有多少个不安的灵魂,就有多少种不安的可能。

但如果一味地想用“很多人都能接受,我也要勉强自己接受”来压住不安的骚动,那这些不安的伤口,就没有获得修复的可能。

在跟现任男友交往初期,我也还是有焦虑依恋的影子,白天的时候坚强而独立,但睡觉的时候心智脆弱,有几次他翻身背对我,我还会用哀怨的拉着他衣服:“你不要背对我睡嘛,这样我觉得好孤单。”(延伸阅读:愈爱愈没安全感?致焦虑型依恋者:承认脆弱,也是一种爱

我的不安全感也有多方原因,过去感情的伤痕、从小到大的自卑、童年成长环境、悲观敏感的天性都有一定份量,但差别在于,我没有把这些丢到伴侣身上,幻想有个“白马王子”可以满足我所有的坑洞;

相反的,我慢慢把坑洞找出来,一个一个耐心地修复;而对方同样也扮演重要的角色,愿意付出大量的陪伴与理解,从来没有斥责我的焦虑依恋。他一直是能给多少就给,不能给的也不会勉强自己,很有能力、也很有底线的人。

慢慢的,我从过去会斥责伴侣“对炼呢?为什么没戴?你是怕谁看到?”“情人节那天你怎么没有留给我!?你是跟谁约?男的女的?他不知道你有女朋友吗?为什么不推掉?”

到现在可以直接忘记情人节,听到情侣装还能毫无顾忌地笑对方“什么情侣装,你根本只是要凑打折吧!”,在感情的依附关系中,变成一个内心厚实安全的人。

一切都不是巧合。每一个爱情终将被修复的人背后,都有一颗愿意面对自己的心;

而这颗心会吸引来同频率的人,陪你走上最后一哩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