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时候,我常常被大人说我臭脸、没礼貌,但其实我只是没有表情而已。”惯性推崇笑脸迎人,在取悦与顺从他人的“文化缠足”下,女孩真的被教养能“做自己”了吗?

文|周慕姿

取悦与顺从:学会习惯内心的委屈

在必须察言观色、温柔体贴、在意和谐、情绪界限模糊的训练下,不意外地,许多女性变得很善于取悦与顺从。有些人会说这是“女性的武器”,但诚实地说,这不是武器,而是女性“生存的要件”。

有个女性朋友与我分享了一个经验:

“小时候,我常常被大人说我臭脸、没礼貌,但其实我只是没有表情而已。

我哥跟我有一样的状况,就是没表情,看起来有点凶。我哥也不太喜欢跟亲戚打交道,常常自己拿书坐在一旁,但大人不太会说我哥什么,我妈还会帮我哥圆场:‘这孩子只是比较害羞。’如果是我做同样的事情,反而会被我妈念,说我脸臭、看起来很凶、很不屑,而我只是没表情。

后来我开始训练自己微笑,的确,大人比较满意了。

但后来我发现‘笑’这件事,好像变成我的反射动作,甚至是面具一般。笑着笑着,连遇到该生气、该说‘不要’的时候,我都不会了⋯⋯”

有许多女性有“无法拒绝”的困扰,我自己也是。(延伸阅读:“霸道、情不自禁的爱”停止宣扬这种伤害女性的感情关系

记得刚出书时,收到许多演讲邀约。当时的我,从没有处理过这么多邀约,完全不知道该怎么办。想要拒绝,又担心别人对我印象不好,毕竟“这是别人给我的机会”⋯⋯于是,牙一咬,全部都答应了,使得我那一年的工作量过载,身体健康也出了状况。

当时的我,一想到要拒绝别人,内心就出现很深的焦虑感─在意别人感受,害怕别人失望、对我印象不好;对拒绝别人的要求有罪恶感,觉得自己“应该”要调整自己、配合别人⋯⋯。


图片|来源

后来我留意到,我时常取悦他人。若拒绝并重视自己需求,就会出现焦虑与罪恶感,这是我长期的习惯,甚至是一种反射动作,常常跑出来影响我的决定,让我放弃自己的需求。

而我也发现,不管是工作或生活上,如同我有类似困扰的女性,所在多有。我才注意到:这可能是一个文化、社会训练下的生存法则,而非仅是一种个人特质。

有些女性因过往成长经验的训练,慢慢习惯委屈、习惯被不公平地对待或忽略。虽然被如此对待,充满了许多抱怨与不安全感,但为了因应、安抚自己的不安全感,开始藉由“顺从”的行为,甚至升格至“取悦”周遭人们的需求,来让自己“被看见”,来证明自己有用、有价值。(延伸阅读:“这样还好吧,你又没被怎么样?”你的感受,不能被旁人定义

也就是藉由认同那些可能正在压迫自己的人的“需求”,缩小自己的需要,来让自己安于这样的“不公平”;并藉着取悦与顺从,获得被注意、被称赞、被重视,以此方式,来让别人、团体、社会接纳自己,从而得到自己的一席之地。

对于有些女性而言,“牺牲需求与感受,以获得好评价”是非常重要的,因为我们没有被教导“如何无条件肯定自己存在的价值”,也可能从没被这样对待过。在这个社会里,我们需要很努力,努力察言观色,把自己的需求降到最低,以获得更好的评价,获得想要建立的关系,以及成为团体接纳的一分子。

过往的“文化缠足”让我们学到的经验是:如果只“做自己”,不付出任何“牺牲与痛苦”,是不可能被这个社会接受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