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大人在的地方,儿童仍身处在性诱骗、性侵的危险里。与你深度认识“儿童性诱骗”的发生阶段与前兆,如果你也听见、看见身边孩子的求救,请别转过头,别让加害者躲于暗处。

文|徐思宁

每个孩子都期待自己受朋友欢迎,得到师长的喜爱。然而,儿童性侵加害者却利用孩子这份纯真的期待,以“关爱”之名,引导儿童进入性侵的圈套。

儿童性诱骗:利用信任的犯行

不少儿童性侵受害者在回溯性侵的历程时,都会描述加害者起初对自己的宠爱及给予自己特别待遇。孩子无法预料,师长及成人的关爱,却是性侵加害者常用的加害前奏。

儿童性诱骗(sexual grooming)描述了性侵加害者以各种控制及操控手段,与孩子建立信任,制造机会与孩子发生性互动,并使之正常化的行为。

一位童年性侵受害者说:“在这段经历里,信任扮演一个关键的角色。信任使我顺从,使我无视所感到的疑惑。要不是这份信任以及加害者持续经营的尊重,一切事情将无法发生。”[1]

儿童性诱骗通常是一个漫长的历程。加害者往往会缓慢地展开他的布局。过程牵涉心理的操控、幽微的互动、漫长的计画。这是成人经过精心计算和预谋的行动。

在性诱骗的初期,加害人会意图让受害者感到互动是舒服的。他会制造机会与孩子接触,透过与孩子建立情感连结与信任关系,取得孩子的顺从。然后加害人会慢慢把行动升级为侵害行为,并操控受害者的心理状态,使受害者对性侵保持沉默,同时以控制的手段维持性侵的隐密性,避免性侵被发现。(延伸阅读:台湾校园性侵案:小朋友都知道的事,为何学校置之不理?


图片|来源

儿童性诱骗的阶段

儿童性诱骗普遍有数个阶段。加害者会以友善的伪装,拉近与孩子之间的距离,攻破孩子的心防,进而营造机会侵犯孩子。以下为儿童性诱骗常见的阶段:

■ 做朋友:

为了取得孩子的信任与信赖,加害者会对孩子表示友好,例如对孩子有兴趣的事物表现熟悉,热心提供帮助或教导等。有些时候,加害者会藉保护受到霸淩或种族歧视的学生之名,找机会亲近孩子,取得孩子的信任。受害者 Alberto(化名)在十一岁时移民到澳洲,受到同学霸淩。学校的神父站出来保护他,为他提供额外的课业辅导。这对需要适应新环境的孩子来说,是很重要的支持。神父与 Alberto 也越来越亲近,神父开始会抚摸 Alberto,后来更强暴了他 [2]。

■ 建立特别及独有的关系:

加害者会创造与孩子独特的关系,例如老师在班级特别偏爱某位学生,特别关注她,会给予她特别待遇或奖励,使孩子感到自己很特别。加害者会向孩子表达喜爱之情,与孩子分享秘密。加害者营造特别的关系是为了把孩子孤立于父母及同侪之外,使孩子远离人际安全网。

■ 投放大量注意力:

孩子会感到自己得到加害者大量的关注,加害者甚至会跟小孩建立如同家长的角色(pseudo-parental role)或彷如情侣的关系。

■ 给予及撤回礼物:

加害者会透过给予及撤回优待或其他好意,来增加对孩子的控制。这是一种情绪控制的手段,以撤回关爱来换取孩子的顺从。

■ 增加与孩子的亲密互动:

加害者会慢慢尝试与孩子有一些身体接触,例如角色扮演游戏、呵痒、摔跤等。加害者会透过这些与“性”无直接相关的身体接触(non-sexual touching),来测试孩子的抵抗度及敏感度。

■ 展示色情物品或谈论“性”:

加害者可能会给孩子看色情照片或电影影片、跟孩子谈有关性的话题,使孩子熟悉性行为,并促发孩子对性的羞耻感与罪疚感。

■ 孤立孩子:

加害者会引导孩子对性侵保持沉默,并孤立孩子远离于家人、同侪及团体的支持,避免性侵被发现。

不是每个受害者都会经历所有性诱骗的阶段,有些加害者很快从亲近的关系,跳跃至侵害的行为。加害者也可能在性诱骗的过程中,同时使用暴力、胁迫、欺骗或设下圈套等手段,使性侵得以开始,甚至持续多年。

依据对象年龄调整手段

儿童性侵加害者更会随目标儿童的年纪,调整性诱骗的手段。针对较年幼儿童的社交技巧尚在发展阶段,不容易辨认不适当的人际互动,性侵加害者会花时间与心思跟家长建立关系,取得家长的信任,从而制造更多与儿童独处的机会。

相反,若加害者的目标对象是较年长的青少年,因青少年的社交技巧已较为成熟及较为独立,加害者则不会花那么多时间与他们的家长建立关系,加害者会把时间投放在青少年身上。这类型的性侵诱骗行为更可能会以“恋爱”为包装,让青少年误以为自己跟加害人是情侣关系。


图片|来源

校园的儿童性诱骗

当校园发生儿童性诱骗时,加害者可能是在学校出现的老师、体育教练、课后辅导老师、社工、辅导员、校车司机、警卫或志工。性侵加害者会利用自己职权的身分、师生权力关系、学校的教育环境及教育体制的特点,来进行性诱骗的加害行为。

澳洲的皇家调查委员会 2017 年发表儿童在机构(如学校、教会、育幼院)遇到性侵的调查报告。报告发现两个条件会增加儿童在学校遇到成人性侵的危机。[3](延伸阅读:澳洲性暴力现场:被性侵之后,世界对我的伤害没有一天停止

■ 条件一:成人与儿童有单独相处机会

单独相处让成人更容易对儿童进行一步步的诱骗,并使二人的互动从纯真、正常的互动,有机会升级至非法的性互动而不被发现。例如老师在闭门的教室为一位学生补课、老师驾车载学生去游玩、学生在老师家过夜等。

■ 条件二:成人与儿童建立牵涉身体接触或情感连结的关系

这因素让成人有机会从专业界线容许的行为,演变为侵害的行为。例如体操队的队医利用与体操队员有亲密身体接触的机会,性侵孩子,或老师以性教育之名,触碰小孩下体。

条件一与条件二更会互相连结。若校内成人只有机会与儿童单独相处,却没有机会跟儿童建立亲密关系的话,孩子对不亲近的成人之肌肤接触会较敏感和抗拒,成人便很难把互动行为升级至具有性意涵的身体接触和互动。

反之,若老师有机会与儿童身体接触或建立有情感连结的关系,但没有机会与孩子独处,与孩子相处的空间都有其他老师或学生在场,老师便很难进行性侵犯。

儿童的多重受虐处境

校园的性侵加害者在对儿童性诱骗时,常会“巧妙地”使用权力与暴力。大部分儿童性侵受害者,其实都同时经历其他形式的不适当对待。

根据美国一项关注儿童虐待的研究,94% 的儿童性侵受害者同时经历其他形式的不适当对待。澳洲皇家调查委员会的调查也有十分相近的结果,78.7% 的童年性侵受害者表示他们同时经历了情绪虐待,51.9% 的受害者则同时经历身体虐待。[4]

老师与学生之间的不平等权力关系,本来就让学生很难拒绝老师的任何要求。老师可以轻易利用师长权威,诱导学生进入性诱骗的圈套。

部分性侵加害者更利用老师的权力,对学生进行体罚或情绪虐待,协助自己对学生进行性诱骗。例如当老师对学生时而体罚、恐吓、侮辱及威胁时,学生便很难拒绝这位老师所给予的“疼爱”。因为拒绝这位老师的“善意”,意味着自己可能成为下一个被老师处罚的对象。在这种微妙的关系下,学生可能无法拒绝老师有关性的要求或互动,变得更为顺从,并且更难向外求救。

不让加害者躲于暗处

儿童性诱骗可以发生在很多不同的场域,学校、教会、童军,甚至亲戚朋友的家。虽然加害者就在孩子的身边,但很多时候我们却难以察觉侵害的存在。尽管儿童性诱骗是儿童性侵加害者常典型的犯罪模式之一,但社会大众普遍对儿童性诱骗的概念没有很清晰的理解。当社会更多人理解儿童性侵的犯罪手段,提高敏感度,我们便能及早察觉不适当的互动,不会疏忽儿童的求救讯号,保护我们身边的孩子,不让加害者躲于暗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