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正在动荡不安,一名女性被警察抓住下身、无法逃脱;另一名女性则遭上铐,被逼至墙角。前阵子,苏丹进行军事镇压时,军人针对妇女抗议者,恣意强暴。为什么在战争或骚乱时期,女人的主体性总是被漠视?

“抢钱、抢粮、抢娘们!”你或许听过这句话,无论就字面或背后意义来看,它都非常直接地表示:除了用以维生的金钱和粮食,女人也可以拿来争夺的物品。这句话忽视了女人的主体性,在现代听来荒谬,但至今仍和一些正在发生的性暴力事件遥相呼应。

性别力百科

主体性

Subjectivity

我们对自我的观感,它涉及了意识与无意识的思维和情感,这些思维和情感构成了“我们是谁”的判断和感受,而且这些判断与感受也为我们带来了在文化中的各种认同位置。

参考资料:Identity and difference , Kathryn Woodward , 2006:65-66

近日,香港正处于动荡不安的时期。根据《立场新闻》报导,警方在地铁站发射催泪弹雨橡胶子弹,对乘客安全造成疑虑;又或是,一名女子被警方所发射之布袋弹打中眼球,当场血流如注。香港人民和政府站在对立面,当警察持有完备的武器作为后盾时,人民拥有的仅是雨伞、口罩或是护目镜,力量薄弱,却意志坚定。

让我们以香港为例,谈一谈女性在战乱或骚乱时,常会面临到的处境。根据香港大学学生会所拍摄的影片片段中,可以看见, 8 月 10 日,警察突然无故在街上逮捕一名女性,抓住她的裤子和腿,使其无法脱身。在另一支影片中,也能看见,警察将一名女性压制在地上后,把其双手捆绑,且逼退至墙边,以上对下的姿势贴近该名女性,其他警察则在阻挡众人的拍摄镜头。

 

“暴力行为经常是几个人一起从事,在全部都是男性的团体尤是如此。而有时候,侵犯者会出去寻找殴打、强暴或奚落戏弄的对象。这几类有规则可循、社会性,且经常是预谋的特性,让针对群体的暴力成为一种社会实践。”——〈压迫的五张脸孔〉

“利用性别的最残酷手法之一,就是透过性骚扰。——这是一种权力的行使,直接导向目标的身体。”——《性别的世界观》, Raewyn Connell


图片|来源

从苏丹镇压到香港骚乱:强暴作为一种武器

当拥有权力的人,想要对付女性时,手法多半和“性”脱离不了关系。国际妇女争取和平与自由联盟 (Women's International League for Peace and Freedom) 即指出:

“In the UN Security Council resolution 1820, systematic rape is defined as a weapon of war; it constitutes a massive crime, exacerbated in times of conflict.”
“在联合国安理会第 1820 号决议中,系统性的强暴被视为一种战争武器。在战争时期,它形成更加恶化的大规模犯罪。”

今年,便有两起类似事件,分别发生在香港和苏丹。

以香港反送中事件为例,当时,一名参与社运的女性遭警方驱离,事后,与其持相反立场的人,恶意营造她没穿内衣的假象,以此羞辱她。该名女性得知后,留下这段文字:“要如何攻击一个女性,最简单的就是以性侮辱。无视她的意志,忽略她的远景,把焦点放在她的外型和衣着,再从以丑化。”

6 月时,苏丹进行军事镇压。根据 CNN 报导,苏丹掌权者要求军人在镇压时,对女性抗议者施以性暴力威胁。社运人士说,军人会殴打、强暴女性,并拍摄裸照。(延伸阅读:苏丹军事镇压那一天,我眼睁睁看着少女被强暴:她们不断尖叫哭泣

“暴力是系统性的,因为它锁定一个群体的成员,只是因为他们属于该群体。举例而言,任何女性都有理由恐惧强暴。”
——〈压迫的五张脸孔〉, Iris Marion Young

走上街头,没有谁“活该被性骚扰”

当动乱发生时,性骚扰或性侵害都不该被视为“没那么严重”或是“活该”。在动荡环境下的性暴力,不能因为是存在于战乱骚动中,就被视为是合理的事。


图片|来源

女性身体,不是战场,也不是可以被肆意掠夺、侵占、侮辱的东西。让我们持续关注这些性暴力事件,唯有群起反抗,集结目光与能量,才可能还给女性一个能自由生存的空间。

女人能走上街头为自己发声,也能选择自己想做或不想做的事。更重要的是,女人理所当然地拥有身体自主和性自主的权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