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日,多名女性出面指控某政治意见领袖,文章多次遭检举,我们决定刊载这些投书。作者写道:“我对开放式关系一知半解,甚至这到底是不是开放式关系都不清楚,因为他总是一副知道所有事的样子去操控任何事,如果我不合他的意,就指控我的不是。”当开放式关系,并非建立在彼此知情自愿上,该如何看待这种“无关系”的关系?

2018 年年初,田先生他加了我脸友。(一起揭发的 Felicia Chang 因为指名道姓,所以文章被检举,我是不知道检举的人,有何意图。)(延伸阅读:他没有强暴我,但我不会说那是合意性交

当时刚跟前女友分手,对感情的建立已经失去任何信心,在他提出"无关系",类开放式关系的要求时,我答应了,也许新的关系适合我,没想到是令人感到不适的关系。(延伸阅读:想要开放式关系?这10 件事先了解

在这期间,他总是不断提醒,他的前女友在他生命中保有一定地位,更说出"妳无法超越她"的言论,我当时不懂暗示这些有何意义。

他说他前女友知道我的存在后,哭了好久好久。有次我在他家床上躺着的时候,她来电,而他走出门去接听,结束通话后,进门他问:“妳会介意吗?”,我说不会,他说:“如果妳会介意,我可能会对妳改观”。我当下觉得这言论是要评断我是否有资格待在他身边吗?在这个他所谓"无关系"关系中,是否够不够格说自己支持性开放的论点吗?


图片|来源

跟他吃完晚餐,他问要不要去他家住一晚,我其实也知道他想干嘛,于是跟他说我月经来,他讪笑的说:“我又不会干嘛”,当下我整个困窘,好像是我想干嘛,甚至我误会他一样。

那晚他载着我,问我有没有被闯红灯过,我说我没听过这个词,他解释了,我说我没有。到了房间后,他说要不要试试看,我半推半就的答应了。

到了下个月,我的月经来了,也是与他晚餐后到他的租屋处,躺在床上,他诱惑我,但我始终不愿意让他退下我的内裤,当时我对于我的身体还是自卑,尤其在男性面前,我不喜欢经血的铁锈味弥漫在性爱的过程中,我如实跟他说出我不愿意的原因,他说他不介意,他只是一下子而已,我很努力拒绝了,我说那不是我舒服的性爱,他依旧持续哀求,一直说服我,说我们改到浴室,这样就不会弄脏床单,也可以马上清洗,尽管我努力拒绝,他依旧找方式达到他所要。(延伸阅读:一场华丽优雅的诱骗:你利用我的信任,强吻了我

对许多异男来说,经期等于安全期吧,于是他就无套了,我看着他的阴茎充满我的经血,他很是满意的看着满是经血的手,我觉得好恶心,整个浴室满满的铁绣味,我完全没有得到性爱后的欢愉,只有浓烈的恶心感。

因为他一直不断要求,造成我之后对男性阴茎的恐惧增加,在与下任男友交往时,我甚至要求当时的男友别让我看到他的下体,尽管前戏如此火热,在他将我的手引导到他的下体时,我会立即停止所有动作,所有情绪,我很难过的告诉对方,很抱歉我很害怕,无法接受你的男性身体。

真正想离开他,主要的引爆点是他送完前女友出远门后,他约了我到他的租屋处,我们躺上床后,他说他刚跟她做爱了,当下我其实大概也知道他们会发生,但还是无法整理好自己的情绪,当他要碰触我时,我反射性的拒绝,他开始霹雳啪啦的说话,说他以为我可以接受,他只是诚实的说出,没想到得到我如此的反应,他问我那他该怎么做,我毫无头绪,他几近疯狂的询问,非得得到一个答案,于是我说那之后你可以先告知,之后更是被他控诉的无地自容,他说这些事很临时,他该如何告知,过程中不断强调我们没有任何关系,不该是这样的模式,我不知道该如何反驳,我甚至开始检讨自己不够宽容,不够开放式关系。

当天我们还是做爱了,过程中他说他前女友越来越爱他,拿她的优点来与我比较,并要求我学习并取悦他。当下我感到满满的被利用感,性爱这件事是双方一同享受,而不是一方极力满足对方,我想不想学是我的事,如果我够爱你,我自然会找方式去满足你,因为看到对方舒服,也是一种享受,但这种因为别人有学会,而我不会,就要求我去做到,凭什么?

后来我觉得我自己并没有很差,为什么要待在一个不舒服的关系中,搞得自己精神耗弱,尤其还要跟他的前女友竞争他,谁够厉害,谁就可以让他满足舒服,而且我不希望女方因为我的存在而哭泣,尤其也不是什么值得去竞争的人,于是他之后的邀约,我用各种理由推掉,也渐渐不再跟他聊天,甚至停止关注他的脸书贴文。(延伸阅读:让你失去自信的,不叫爱情

他确实从不约炮,他是利用他的花言巧语,去塑造一个关系,要你踏进去,而这个关系,他可以轻松的来去自如,因为我们没有"关系",谁对谁都没有责任,在之中,好像谁付出真感情,谁就输了。当你随口说出我们的关系是如何如何时,他会立即指正“我们有关系吗”?而我们的关系模式,都是他来主导,我对开放式关系一知半解,甚至这模式到底是不是开放式关系都不清楚,他觉得怎样就怎样,因为他总是一副知道所有事的样子去操控任何事,如果我不合他的意,就会指控我的不是,完完全全的情绪勒索。(延伸阅读:总是让你痛的,不是爱情!亲密关系的七个思考

约炮我还宁愿你直说,而不是玩弄他人感情,让女性为了得到你的目光,去竞争你,好让你满足你的欲望。他的手法一直是在操控你的情绪,使妳自卑,使妳怀疑自己,又非他不可,尽管我很想要做出什么实质的行为,但碍于法律的保护范畴,无法真正做到什么,会想揭开,是在我脸书痛苦发文后,不断有人私讯我,听过耳闻,后来联系到更多受害者,才决定公开,他确实不是性侵,但我们极力谴责这种道德上有瑕疵的人,持续在同温层,甚至政治圈中得到更多声量,握有更多权力和资源,去骗取女性的情感,实质只是约炮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