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好当下能做的事,剩下的结果会自己来。”写催眠师与一段放不下的故事,你会舍不得,是因为自己是空的。只有当你回头看内心的需要,潜意识会回馈你自我疗愈力量。

“离婚到现在,已经过了一年了,身边的朋友都劝我要接受现实、才能走出来,可是我就是做不到。”常志形容着自己的状况,看得出来他压抑着心情表情变得有些扭曲。

我是位催眠师,协助案主挖堀烦恼底层不适合自己的潜意识信念。“催眠能让自己放下一个人吗?或者,至少先让我打从心里接受离婚这个事实。”带着疑问,也带着渴求的表情,常志问出了他的期待。

妳离开了,我才开始学习当一位及格的老公

常志在老婆坚持要离婚后,才意识到:原来自己是个不及格的丈夫。

那一天,老婆请他照顾小孩半天,她想休息一下,自己一个人去看场电影。常志有点不耐的回应:“要去多久?前几天带着小孩出游还没休息够吗?”语毕,老婆没有回应,却看得出来她难掩愤懑脸色,不发一语的离开家门。

隔天,老婆向他提出离婚的要求,老婆说:“那天我离开后,独自一个人开着车想了很久,我再也受不了这段婚姻了。”


图片|来源

“听起来,老婆是考虑很久了吧?你能想起来还有什么其他可能是症结点的事情吗?”

常志苦笑着摇摇头:“说来惭愧,这几年我都把重心放在工作上了,这几年我得确疏忽家里很多,真要想却怎么都想不起来。”

签了字、离了婚,老婆搬离了一起建构起来的家,除了空荡荡的心,还需要开始一并肩负照顾家庭的责任。

“两条狗、一个小孩,外加迎面而来的家事及琐事,我这才知道,原来有好多的事情,都是她在承担的。而我,曾经只是在自私的享有这一切。”

为了老婆而做的改变,到底是为了满足谁?

“现在才知道到老婆究竟为了这个家付出的有多少,但是后悔也来不及了。这一年来,我努力改变了很多,也试图挽回她的心,但是都换不回她的一点点肯定,她总说着,我还是没有改变。”常志细数着他如何改变及挽回,我却感受到言语中带有的压力⋯⋯

“你考虑过、或是直接问问她,现在的她需要是什么吗?她需要你的这些改变吗?”常志愣了一下,然后摇摇头。

“那么你觉得,你的改变,是为了你自己,还是为了她呢?”

常志沉默了几秒,然后回答我说:“当我踏进谘询室,我已经做好要对你完全诚实的心理建设了。”他苦笑回答:“老实说,我觉得我这么做,是为了自己。”

“只考虑自己的状态,你觉得这跟离婚前的你,有什么不同吗?”我的语气平淡不带责备,常志却像是明白了什么,说他懂老婆为什么说自己并没有变了。

我放不下你,因为我不知道自己要的是什么

随着催眠的进行,常志进入了内在潜意识的世界。我引导常志站在镜子前面,看看自己真实的状态⋯⋯

“没有东西,没有人,是空的!”常志感觉有点慌张,我请他放轻松,用直觉感受这样的状态,是潜意识想告诉自己什么?

“我觉得它是想告诉我:我并不知道自己要的是什么⋯⋯”

随着潜意识的牵引,时间来到常志的高中时期,当时他正为选组困扰着⋯⋯(延伸阅读:别害怕做真实的你:五部“初衷系”动画,找回你内心的孩子

常志的爸爸说:“我们不会干涉你要选什么科系,但是我们是觉得走理组的出路比较多、收入也比较高啦。”

“我从来不会抗拒爸爸的想法或要求,他说了算!只要他开心就好。”父亲是医生、母亲是老师,姐姐是聪明的资优生,待在这样的书香世家中,压力很大。

“其实当时的我对写作是有兴趣的,但是只要爸爸一句话,我根本不敢萌生其他的念头,大学也是勉勉强强考进私立大学。”

“我觉得,就算是我用尽了全力,也无法做到父亲期待中的样子。”

回想到这一段过程,常志感到很后悔,他哭着说:“早知道,我就选我喜欢的就好了嘛,虽然不知道会不会成功,但至少一定不会后悔。”

“这一条路不是我选的,我觉得我并不是在用尽全力过我的人生。读书也读得不起劲,出了社会后也是充满抱怨⋯⋯。”

常志满脸泪痕,却也激动的嘲笑着自己:“这到底算什么嘛,被安排好的人生,走得不甘不愿,不上不下的⋯⋯反倒是老婆,她比我有想法多了。”

回头看看自己内心真正要的

常志与老婆相遇在学生时期。那年圣诞节,与朋友一起在房间布置圣诞树,老婆青涩的脸庞看起来很惊喜。

“当时的我,没什么钱,就是个穷学生。可是老婆也不嫌弃,跟我一起苦苦的生活着。当时的我对她也用心多了,虽然没钱,但总是用心安排小惊喜。那时的我们过得好快乐。”边说着边泪流满面,常志的表情看起来很懊悔。(延伸阅读:当《催眠大师》遇到通灵少女:原谅之后,才能真正放下

“出了社会的我,依然想得到爸爸的肯定,我像是吃不到红萝卜的驴,一直往前冲,却忽略了真正支持我的老婆。我一边做着不喜欢的工作,一边满口抱怨,也没有真正在工作上得到什么出色的成绩。”

“这几年老婆成长了很多,是我怠慢了自己的成长,也忽略了问问自己真正要的是什么。我想我不该再去追求那些虚幻的肯定,而是回头看看自己真正想要获得的人生,好好的活在当下去完成它。”

感受到根源来自于对父亲的心结,于是我引导常志面对父亲⋯⋯

“其实,来我已经感受到爸爸的改变了。”有点令人讶异的,常志在一开始就很体谅爸爸。

“这些年他已经不再用自己的方式要求我们,也许是年纪大了,他改变了很多。而且⋯⋯离婚之后,我感受到爸爸妈妈对我的支持跟担心,是他们给予我力量,让我可以撑到现在,我应该感谢他们。”

“爸妈老了,而我也老大不小了。”常志感叹的笑了笑。“我不该把自己的失败,去怪罪他们。这一切,其实也是我自己的选择。”接着,我引导常志睁开双眼,离开催眠的状态。常志平静的告诉我,他感受到很久没感受到的平静。

“做好当下能做的事,剩下的结果会自己来。”他坚定的说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