结不结婚,或许始终不是母女争吵的症结点。学习分辨“我希望你理解我”和“同理”两个不同层次的方法后,我们就能离和解更近一步,让家、母女的感情模样被改写。

文|雪莉 Cherie

非典型的幸福:爱,有界线、有包容、有理解,就有幸福

某个周末我早上七点多就起床,准备八点出门参加一个工作坊。平日我在家工作,大概都接近中午才起床,因此早上七点多起床,算是不得了的早起。迷迷糊糊间洗完脸,擦保养品时,我突然发现镜子里的那张脸充满着闪闪动人光泽,瞬间,我被自己迷惑住了。

可能是太早起,加上深度近视没戴眼镜,迷茫间产生幻觉,但是我清楚记得看到镜中自己面颊发亮那一刻的开心与震撼。回想起前一夜,我带着愉悦的心情入睡,或许是那个愉悦的心情让我睡了一个好觉,因此早上容光焕发。

前一天傍晚,我和妹妹去一间我们很喜欢的服饰店买衣服,是个质料好又有设计感的台湾品牌,OUTLET 专卖店的过季品常常有五折以上的折扣,价格亲民。这次店面要改装,折扣又更多,最贵的衣服打完折不过六百多,大约是二折的程度。

我们很久没有逛街买衣服,傍晚店里客人有点多,我们就共用一间更衣室,一边试穿,一边叽叽喳喳讨论衣服合不合适,买衣服时有人在旁边一起讨论,真是人生一大乐事。当天我们各买了六件衣服,每人花不到两千元,心满意足地回家。

晚上睡觉时我觉得自己好幸福啊,有个可以一起做很多事的妹妹,我们有相同的兴趣、相同的价值观、相同的饮食习惯,虽然有不同的个性,但这不妨碍我们一起出游、一起逛街、一起看戏、一起学习、一起运动,当然,我们也可以毫无罣碍地分开各自做这些事,或者在同一个空间里各做各的事。她是我最好的生活伴侣。

我们住在一起,都是居家工作者,虽然作息没有很一致,但我们可以一起在家工作,一起煮饭,一起生活。从小共用一个房间,当家里房子越换越大,大到房间比人多时,我们还是喜欢共用一个房间;离家在外租屋,从顶楼加盖的小套房换到两房一厅的电梯公寓,我们无需讨论,就有志一同地决定继续住在同一个房间,另一间当储藏室。

这种从小培养的情感与默契,我们一直习以为常,直到三十岁后才发现手足间能够这样相处的,身边还没有听过第二个例子。虽然各自有交往对象,但这并不妨碍我们这样生活,也或许是因为有这样子的情感,老天很自然地安排我们爱上不想结婚的男人,她有一个单身主义但愿意时时相伴的男友,我有一个身在四海却常驻我心的情人。


图片|来源

曾经我们都因为结婚的事和妈妈处得水火不容,一、两个月回家见一次面,却每每以吵架收场,话题总是围绕在“为什么不结婚?”和“没有不结婚,只是没有一定要结婚!”上鬼打墙、没有交集。战况最激烈的时后,我想到妈妈对我婚姻的殷切盼望就身心俱疲、黯然落泪。婚姻的最终目的不就是一个家吗?为什么我们要为了要不要建立一个新的家而破坏旧的家?

我们都知道我妈的论点之一是她有责任帮女儿找个好归宿,最起码将来老时有个伴,不会孤苦无依;但同时我们也都知道,这是一个根本不存在命题,我妈早就给了我们这辈子最好的伴,这已是人生中的一份大礼。曾经她觉得我们迟迟不结婚是因为我们感情太好,做什么都在一起,无法分离,如果拆散我们,或许我们就会因为感到孤独而积极找一个可以结婚的伴侣。

听到她这个论点时,我真是啼笑皆非,我们姊妹俩能够培养出此等珍贵的姊妹之情不知是累积几世才有的福分,怎么会是一种阻碍?手心手背都是肉,手足间能够互相扶持、和乐相处不知是多少父母求之不得的状态,多少人兄弟姊妹间的关系缘浅,因为成长过程中的各种误会或嫉妒反目成仇、不相往来。

世间事,能够顺势而为日子就会轻松愉快,若是要逆天行事,就会倍尝艰辛。过去我妈对女儿婚事殷切期盼,但女儿们只想照自己的意思过活,导致母女三人都尝尽苦头,见面就吵,亲子间的情份越吵越薄,家也总是乌烟瘴气。我伶牙利齿又不服输,永远知道话怎么说会直指核心、伤人最深,但“杀敌一万,自损三千”,在母女大战里,没有人是赢家,大家都是不知该如何划清家人间界线、不知如何给与爱和接受爱的输家。

在这样的状态里,可想而知感情的发展也不会太顺遂。每次和妈妈吵完架,一肚子怒火,转头就和男友吐苦水、抱怨妈妈的干涉与古板,我只是想找人跟我一鼻口出气,一起说我妈的不是,但听在像风飘泊不定、还不想结婚的男子耳里却成了另一种压力。他常常听我抱怨母女俩为了结不结婚又闹得不愉快,听久了不免也会萌生“既然我给不起,那也不要耽误妳”的念头,于是我就这样被分手了。(延伸阅读:当社会集体逼婚:人有几种,通往幸福的方式就该有几种

我可以理解他还在摸索他自己的人生,还没搞定自己前他并不想踏入婚姻,但我无法里解我妈对每个在交往中不想踏入婚姻的男人都贴上“不负责任、只想玩玩”的标签,于是我又把“被分手”这笔帐算到我妈头上去,怪她一直逼我结婚导致我被分手。

我妹的男友已是大叔的年纪,早就脱离对人生旁徨不定,有自己对人生的一套见解,比较能承受来自“丈母娘”逼婚和被贴上“不愿意负责任的男人”的心理压力,面对我们对我妈连珠炮似地抱怨,他除了表示头痛和会做恶梦外,倒也不离不弃继续和我们过着家人般地生活。


图片|来源

对于相亲结婚的妈妈而言,婚姻是她唯一知道留住男人的方法,男女间透过自由恋爱互相吸引而产生的感情羁绊对她而言太过陌生、太过飘渺不定,没有婚姻,关系似乎就没有保障,可以说断就断,在这样的观念下,生为女性彷佛就只有落得人财两失又赔上青春的命运。

但情感哪是一只婚约可以保障的?法律规定了婚姻里的责任义务,并保障婚姻里的权利,但法律管不了情感啊,情感的维系是靠心去同理与谅解,是靠脑袋去经营,是靠气度去包容与接纳,这不仅适用在爱情,也适用在亲情。

能够分辨“我希望妳理解我”和“同理”是两个不同的概念后,我才明白以前我一直嚷嚷着要我妈别管我,是处于“我希望妳理解我,让我做自己”的层次,这个不是同理;同理是“理解对方,让对方做他自己”,了解两者的差异后,我才将自己从无解的亲情难题中释放出来,亲情顺了,爱情也就跟着顺了,因为两者本质上都是情感问题,只是对象不同。

以前我一直跟我妈解释我的想法,希望她能理解我的想法,却从来没有静下心来,不带情绪与批判地去听她诉说她真正的纠结,我一直想做自己,捍卫自己的想法,却想改变她的想法,不让她做她自己。当一个人不了解自己,没有活出自己的样貌时,就无法活得自在而爽快,于是在担心与害怕下就只能拿着“别人”定义下的角色,去指责对方没有好好扮演他该扮演的角色,那个“别人”可能是传统、是社会、是长辈、是权威、是自己偏执的想法或错误的认同。

后来,当我学会了在情感上划清与其他人的界线,把情感关系里的每个人都放回他们自己的界线里,允许他们在他们自己的界线内做自己,我就不再为情所困,取而代之的是满满的幸福感。我可以在我的情感界线里欣赏他们对我的爱,而不被这份爱伤到,也懂得给与爱时,把爱送到边界就好,需要的人会以他们自己的方式取用需要的量。(延伸阅读:女的手拉手共读书单:我们是这样成为女人的

回到我感到自己容光焕发的前一晚:在喜爱的服饰店买到超值商品后,我就是在这样的幸福感下入睡地,想到自己能有妹妹在身边一起做喜欢的事,是何其幸运;想到能有个情人欣赏我的美,是何其甜蜜,即使他像风一样四处漂泊,但想到再次相见时,我穿上性感新衣,他报以热烈眼神,我就雀跃无比;想到我和妈妈关系改善后,我日子过得如鱼得水,是何其自由,即使她心里依然认为男大当婚女大当嫁,但她听闻我和风一样的男子复合时,惊讶之余似乎有点理解感情是真的可以不靠婚约维持,也不是她积极安排相亲或求神拜佛可以拆散的,便不再紧抓着要两个女儿结婚的执念不放。

在理解“同理心”并实际操作后,家的模样重新被改写,我打从心底爱着并享受着自己的非典型幸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