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爱上他了吗?”“为什麽我总是爱上类似的人?”从心理学中为你找答案,“缓慢的爱”成为恋爱趋势,让你更能从怦然走入长期稳定的关系。

爱在人们的关系中变得越来越重要。在过去,人们会因为财产和土地结合,但如今情况发生着变化。比如在美国(中国的数据没找到⋯⋯),只有 14% 的人表示他们会为了财产而结合;86% 的人认为,他们结婚是为了与爱人共度一生(Fisher, 2016, p.300),并且,33% 的人认为如果自己与伴侣不再相爱,那么即使这段婚姻令他们满意,他们也可以分开(p.301)。

爱是如此重要,但是我们对爱却鲜有瞭解。比如我们的后台经常会收到粉丝的留言,问我们说,如何才能知道自己的感觉究竟是爱,还是只是好感;或者问为什么自己会爱上一个特定的人。

为了回答这些问题,生物人类学家、心理学家 Helen Fisher 博士收集了各种文献数据,并自己进行大量研究。她将自己的答案写成了书:《爱的剖析(anatomy of love)》。今天我们就来看看,她是怎么回答这些问题的。


图片|来源

爱上一个人,是什么感觉?

为了说清楚爱究竟是一种怎样的感觉,心理学家 Dorothy Tennov 设计了 200 条关于爱的描述,并让 400 名男女来判断,这些描述是否符合他们心中爱的感觉。最后,她综合了问卷的结果以及其他资料,得出了一组普遍的、人们在热恋(limerence)状态下的感受(p.20):

1. 觉得对方很特殊

在爱生成的一瞬间,你会觉得变得特殊。你会开始有意识地关注对方,或者从一种全新的角度去看待过去熟悉的人,好像“整个世界都转变了,它有了一个新的中心,而这个中心就是我的爱人”。

2. 会不由自主地想到对方

爱上一个人后,你会有许多关于对方的“侵入性的想法(intrusive thinking)”。

你会不受控制地想起他所说过的话,他的笑容。你会想他会如何看待你正在读的书本。你会重温你们之间相处的每个时刻。刚开始,这些侵入性的想法只是偶尔出现,但随着迷恋的程度增长,一个人可能会花费一天中85%~100%的时间在想着自己爱的人,以至于在日常任务中频频分心。

3. 会美化对方的缺点

一个沉浸在爱之中的人会“结晶化(crystallization)”自己所爱的对象:你可能会注意到对方身上各种细小的特质,并将其过分美化。

结晶化与“理想化(idealization)”不同,理想化意味着无法看到对方身上的缺陷。但热恋中的人能够罗列出对方身上的问题,但是他们会把这些缺陷放到一边,或者告诉自己,对方身上的缺点很独特而迷人。

4. 越被拒绝,爱得越狂热

在热恋的过程中,你可能会遭遇各种障碍,比如对方可能会拒绝你,或者因为其他社会因素使得你们无法在一起。但这些阻碍反而会助长你对爱人的渴求,越得不到就越想要。

5. 爱让人无助

爱让人产生无助感。你明白这种感情是不理智的、不受控制的、甚至好像不是自愿的,但是你却无法抵挡它。一个五十多岁的商人曾写道:“我知道我对她的感受是一种生物性的行为,但是它指挥着我。我绝望地尝试与它对抗、尝试限制它对我的影响、尝试用性来改变它,尝试否认它,或尝试享受它,但是,该死的,我只是希望她会回应我,尽管我清楚我们永远无法在一起。”(p.21)

爱上一个人的时候,我们有哪些表现?

1. 我们会凝视我们所爱的人

人类学家 Eibl-Eibesfeldt 发现,如果一个人对另一个人感兴趣,他会凝视对方2~3秒,然后转头(p.3)。

用凝望表达爱意的方式也许是进化带来的。除了人类之外,有些灵长类动物也有类似的表现,比如黑猩猩会在一场斗争后用凝视来表示和解;倭黑猩猩也会在交配前凝视对方(p.4)。

2. 会说些无意义但动听的话

人们会用说话方式表达爱意。当我们对自己喜欢的人说话时,往往音调较高,声音更柔和,有一种仿佛在唱歌的感觉。相反,谈论的内容并不那么重要,甚至毫无意义,比如人们可能会聊“你觉得这款手机好吗”,“这里的食物不错”等等(p.9)。

3. 会与对方动作同步

如果两个人彼此情投意合,他们的动作会逐渐同步。比如,当一方拿起水杯的时候,另一方也端起了水杯;或者当一个人的腿凑近一些,另一个人也会做同样的动作(p.11)。


图片|来源

我们为什么会爱上特定的人?

1. 从小,我们就开始形成理想爱人的标准

Fisher 博士认为在人们成长的过程中,已经形成了一份“爱的地图(love map)”,上面罗列着自己喜欢的伴侣的特点。这份爱的地图会指导人们选择伴侣(p.26)。

一个人童年时的环境、周围的人可能会影响“爱的地图”上的内容。比如,小时候房子里的气氛,父母对你说话、拍打你的方式,有些朋友身上的性格让你感到喜欢,而有些人让你感到不舒服。一个人自身的特质也会影响自己爱的地图。(延伸阅读:是什么把你带来我身边?心理学解释“吸引力法则”

渐渐的,记忆、经验还有自身的特点,在你的心智中形成了一个模糊的、理想中的伴侣的形象。你下意识地会知道什么人会让你开心,而什么人该避开(p.216)。所以其实我们会拥有同一类人格特质的人吸引,有的人喜欢深刻的人,有的人喜欢幽默快乐的人。你或许觉得自己每次喜欢的人都不同,但仔细检索的话,你会发现真正吸引你的东西是什么。

2. 人们确实会看脸和身材

人们在择偶时会“看脸”,但人们更加偏好的,其实是接近“平均值“的外貌。在针对1031名美国白人大学生的调查中,发现人们并不喜欢太大的乳房,或者非常瘦、如同小男孩一般的姑娘,也几乎没有人喜欢肌肉过分发达的身材。太矮、太高、太苍白或者太黑,都会在人们择偶时被排除在外(p.27)。

心理学家最近还做了一项实验,他们收集了32个美国白人女性的照片,并用电脑将这些照片进行合成,成为四张平均的脸。他们把这四张合成照片连同其他94张真实的女性照片放在一起,让人们选出最吸引他们的女性。结果是,只有4张真实的脸被认为比这些“平均的脸”更好看(p.27)。

除了平均的容貌,另一个吸引人的因素是女性 0.7 的腰臀比(腰围:臀围=0.7)。心理学家Devendra Singh将一组女性的照片放在美国年轻男性的面前,让他们选择自己最喜欢的身材。大部分被选择出的女性,她们的腰臀比都接近 0.7。后来他又研究了来自欧洲、亚洲、美洲、非洲的艺术作品,发现古往今来,女性的身材也往往被描绘成0.7的腰臀比。

为什么人们会偏好这个比例?Singh 认为这是进化的选择,因为腰臀比0.7的女性更有可能生养孩子,她们有着最佳的脂肪分布。过度偏离这个数值的女性一般很难怀孕,或者容易小产,同时也意味着会有更高的风险患上慢性疾病,比如糖尿病、高血压、一些癌症等等(p.177)。

3. 我们可以通过“吻“来辨别合适自己的爱人”

交换唾液的深吻除了可以被用来表达爱意外,也可以用来选择伴侣。人们可以通过吻掌握对方许多信息,一瞬间,我们就能捕获大量的信息,他们吃了什么、喝了什么、是不是抽烟、甚至对方的心理状态等。而女性的唾液成分会随着生理周期发生变化,通过深吻,她的伴侣能瞭解到她是不是处于容易怀孕的时期(p.180)。这些信息在接吻的时候,会通过5条颅神经直接传送到大脑(p.181)。

由于接吻交换如此多的信息,吻也被认为是“危险”的(p.181)。吻可能会摧毁一段关系。有 59% 的男性与 66% 的女性在第一次吻过伴侣后,选择与伴侣分手。可能因为通过吻,他们感到彼此并不合适。因此与伴侣的初吻也被称为“死亡之吻(kiss of death)”。

4. 你是探索者、建设者、指导者还是协商者?

气质决定了我们会爱上谁

每个人都会一些与生俱来的特性,是通过遗传得来的,并且很难改变。这些特性被称为“气质”(p.30)。婴儿已经具有不同的气质,比如当一只飞虫落在不同的婴儿身上,他们会有不同的反应,有些婴儿比较淡定,而有些婴儿就会反应过度、哇哇大哭。

Fisher 博士根据自己对大脑的研究,将人们分成了四种气质类型:探索者(explorer)、建设者(builder)、指导者(director)与协商者(negotiator)(p.32)。

探索者天生热爱自由、比常人更好奇、更具有创造性、也更乐观,像是柏拉图口中的艺术创造者(artisan)。他们喜欢生活中发生意料之外的事。如果让他们一直做熟悉的工作,他们会感到无聊。在恋爱时,有些探索者会希望自己的伴侣能陪伴自己一起去探险,有些探索者希望伴侣能与自己讨论各种新奇的想法。探索者会喜欢和自己相似的人成为伴侣。

建设者喜欢有规律的生活,热爱井井有条的事物,喜欢提前做计画。建设者比常人更谨慎小心,在下决定之前,他们会反复考虑各种可能的选项和后果。他们喜欢遵循规章制度、尊重权威与传统。建造者喜欢与自己一样保守、传统的人,他们会被另一个建设者吸引。建设者也喜欢和自己相似的人。

乐于分析、意志坚定的人被称为指导者。“指导者”喜欢精确、对各种事物抱有怀疑,他们倾向于瞭解事物的原理。而且,他们在做决定的时候,很少受到感情的影响,很少犹豫,比较有决断力。同时,他们还乐于竞争,很多指导者都喜欢和人进行辩论。

协商者注重和他人之间的关系,喜欢和别人建立和谐美好的关系。所以他们在做决定时往往会照顾到别人的感情。他们知道如何与人相处、善于表达共情,并且有高度的想象力,比如当别人遇到好的事或者坏的事情时,他们可以想象出这些事发生在自己身上的情形。比尔・柯林顿就是个典型的协商者,他经常会说:“我能感受到你的痛苦。”

Fisher 博士认为,气质决定了我们天生会爱什么类型的人。探索者与建设者喜欢和自己相似的人,而指导者与协商者会被和自己相反的人吸引:指导者喜欢协商者,协商者偏爱指导者(p.32)。

一个人身上会同时体现出不同的气质,但是某种气质会更加突出。为了帮助人们认识自己属于哪个类型,找到自己的爱人,Fisher 博士设计了《Fisher气质量表(Fisher Temperament Inventory)》,回复“气质”给公号,可以进行气质测试。


图片|来源

现代的爱的趋势:缓慢的爱

“缓慢的爱”指的是,当人们会在进入一段有承诺的关系(committed relationship)之前,先花费更多时间相处(p.303)。作者认为,在这个时代中,越来越慢的爱的建立是一个趋势。

Fisher 博士认为,放慢进入承诺关系的速度,花更多时间在前期的约会上,可能更有利于长期关系。

一个原因是,人们可以有更多时间来掌握对方的信息。

比如,性就是一种很好的瞭解人的方式。通过性,人们可以瞭解到潜在伴侣是不是健康、两人是不是合拍、他够不够耐心、是不是够细心能察觉到自己的需求,并且愿意配合做出改变等等(p.304)。

在美国,有越来越多的人会先用性来认识彼此。有 66% 的单身男性与 50% 的单身女性有过一夜风流的经历,而有 58% 的单身男性与 50% 的单身女性有过一段炮友(friends with benefits)关系(p.303)。最终,他们也因性生爱,有 33% 将风流的对象变成了长期伴侣,44% 的人与炮友进入了一段有承诺的关系(p.305)。

另一个原因:在进入关系前,人们有更多时间来培养依恋感。深刻的依恋感有助于维系关系,而人的大脑需要时间来对伴侣产生依恋。(延伸阅读:关系心理学:爱是无限次的调整,长成彼此的模样

Fisher 博士曾做过一个实验,让人们盯着自己爱的人的照片,并在同时对他们的大脑进行功能核磁成像(fMRI)来观察他们的神经活动。结果发现,当人们看见爱着的人时,在热恋 8 个月内的人的大脑里,与渴望和强烈的爱有关的区域会活跃;而在那些热恋超过8个月、不到17个月的人的大脑中,除了与激烈情感有关的区域被激活外,与依恋感有关的区域也会活跃。

依恋感是良好的长期关系中一个重要因素。在 Fisher 博士另一项实验中,他们扫描了 17 个平均婚龄 21 年的夫妇的大脑,大脑成像显示,他们依然深深地爱着对方,他们大脑中依恋的部分依然活跃 (Fisher, 2015)。

在中国传统的关系中,告白和确定关系之间发生的时间间隔通常很短,两个人在建立关系之后才有更多的时间(名正言顺)地彼此瞭解、培养依恋。这是一件有利有弊的事情。人离开一段已经建立承诺的关系,要比放弃约会更难。它能让人们更积极地考虑解决矛盾问题,而不是简单退出;但也有可能让人们被困在不理想的关系中更久。比起迅速、贸然地进入一段承诺的关系,先给彼此一些时间认清对方、形成依恋感会给两个人的关系打下良好的基础。

看这篇文章的时候你想起了谁?你最近还有文中所说的爱的感觉么?你是哪种气质类型呢?你认同缓慢的爱吗?

以上,晚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