妈妈们生产后被莫名情绪低落吓到,临床心理师给我们处方签来面对“产后忧郁”。从认识它,到找到陪伴、缓解方法,一次带你掌握。

前阵子,与一群妈妈们闲聊着、讨论成为母亲后的转变,其中一名妈妈语带玩笑的表示:“我刚生产完的时候,情绪非常低落,我平时一个粗神经、大咧咧的个性,居然得了产后忧郁!”清了清喉咙,情绪一转她笑着说:“后来照顾孩子愈来愈忙,连睡觉时间都不够,根本没时间忧郁啦!我觉得一定是刚生完时间太多、想东想西才会忧郁。”听到同为母亲的友人一席话,令我惊讶不已。

“亲爱的,产后情绪低落或是忧郁,是因为妳的生理、心理、环境、角色都经历骤变,对某些人来说生产过程更是一种创伤经验,与你是否闲赋、忙碌无关。任何产后的妇女都可能经历情绪低落、悲伤、莫名哭泣等反应。”

还记得我刚生完孩子第三天,准备离开医院前,护理师告诉我孩子因为黄疸指数过高,需留院照光、观察,我得自己先办理离院。去到保温箱,见到全身赤裸的新生儿,我竟因为罪疚、悲伤感,大哭了起来,连自己都被当下的情绪反应吓到。护理师尴尬的安慰我:“马麻,宝宝只是黄疸高一点,多住个一天、照个光,应该就可以离开了,宝宝很健康没有什么问题,别伤心。”

身为临床心理师,尽管对于“产后忧郁”并不陌生,但当生命第一次经验这种内在情绪莫名的、难以控制的转变时,仍旧感到奇妙、难以言喻。(延伸阅读:爸爸妈妈,产后忧郁症状大不同


图片|来源

2018 年,俄罗斯有 33 名女性因为杀死自己的婴儿而受审,而专家估计实际的数字可能比这高出 8 倍。看到这样的数据,你也许会惊讶:“居然连号称地表最强人种的民族,都难逃产后忧郁甚至产后引发的精神疾病!”而或许正因为这种“凡事坚强、承担一切”的社会风气更易轻忽产后妇女的情绪适应、加剧了恶化的风险。

事实上,犯下杀婴罪行的母亲们原本从事各行各业、遍布不同的社经地位,与你我没有什么不同,而 80% 的妈妈都曾在杀害孩子前因为各种原因就医,如:头痛、失眠、月经失调⋯⋯等。如果有人即时发现这些求助讯号,正视产妇的身心健康,并即时提供协助、医疗介入,也许就能避免憾事发生。

“她并不想这么做,她只是崩溃了。”、“如果我早点带她去看医生、让她得到适当的治疗,这一切就不会发生了。”在妻子杀害孩子后,一名丈夫自责的这么说⋯⋯。

产后的情绪转变,依症状与严重程度分为三类:约有 30%~80% 的妈妈们曾经历“产后情绪低落”,在产后的三、四天内发生,通常几天后便会自动好转,会有焦虑、暴躁、沮丧、莫名想哭等情绪,这时家人需多给予支持陪伴;约有 10% 的妇女会出现“产后忧郁症”,多在产后的一个半月内出现,维持数周至数个月,忧郁症的产妇除了低落情绪外,会觉得自己没有价值、充满罪恶感、对一切都失去兴趣、无法应付生活也没有能力照顾孩子,严重者会有自杀想法。此时马麻本身与家属都应尽早觉察,寻求医疗协助;最后,约有 0.1~0.2% 的妈妈会有“产后精神病”,常于产后两周内发生,维持数周至数个月。情绪起伏不稳定、哭泣、失眠、性格行为改变,出现妄想或者幻觉。此时除了接受医疗照护外,需经医师评估是否要住院治疗。(延伸阅读:理想的产后生活:当心产后忧郁症


图片|来源

引起产后情绪低落或忧郁的成因相当复杂,即便是专家学者们,都难以归因于单一成因。但可以确定的是,若每一位生完孩子的妈妈,能有良好的家庭支持、足够的照护资源,丈夫与周遭亲友能提供关怀且敏感觉察产妇状态,那么这位母亲将更有余裕可以妥善照顾自己与孩子。

一直很喜欢这句古老的非洲谚语:“养小孩,需要一个村子的力量。”

是呀!养大孩子,不该仅倚赖一位身心俱疲的母亲,而是需要整个家庭、甚至邻里社会的共同协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