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亲节这一天,有人欢喜过,有人平淡过,有人思念,有人深情。天下百百种父亲,你是哪一种?让我们一起听李宗盛的歌,或许音乐能为我们说出难以说出口的话,或者直视过去我们鲜少面对的爸爸角色。

文|胡聚名  社工师也是老爸

父亲节,别名付清节,意指父亲在这天仍然扮演着家中工具性的角色—负责结帐,是嘲讽也是种骄傲,至少向外界表达了,这个家还是需要我的,虽然只是付钱。

爸爸,在家中昵称猪队友,泛指那些在亲职教养过程,专门负责扯伴侣后腿的爸爸,是抱怨也是炫耀,在这么坚苦卓绝的环境当中,我还是努力的维持一个好的教养,猪队友是必要的干扰因子。(延伸阅读:【如果你想】挑一份窝心的父亲节礼物,回头看到你我就想回家

然而,作为一位父亲,同时也是位队友,我深知在父亲节这天,爸爸需要的可能不是出席一场需要自己付钱的庆祝会,甚至可能在吃饭的同时,又扯了另外一半教养的后腿,让对方有机会在社群媒体上 po 出:看在今天是付清节,就不跟你计较之类的文章。今天,我们来点不一样的,让我们回观作为父亲的历程,回到我们自己身上,尝试照顾自己那些因为社会期待而忽略的情绪,品味那些想说又说不出的情绪,靠近那个想靠近又不敢靠近的人。透过李宗盛的歌,让我们展开这趟回家的旅程,给自己专属的父亲节礼物。

与孩子之间(阿宗的三件事、希望)与许多妈妈的历程不一样,爸爸第一次感受到自己是个爸爸,通常是在孩子呱呱落地之时,就像是李宗盛在阿宗的三件事当中,开场的狂喜呐喊:

纯儿 是我的女儿 是上帝给我的恩赐
我要让她平安长大 是我很重要的事
纯儿 是我的女儿 是上帝给我的恩赐
我希望她快乐健康 生命中不要有复杂难懂的事

回想我自己的孩子,在凌晨三点出生,从乐得儿病房转到一般病房已经是早上五点多的事情了,当时折腾一个晚上的太太早已睡去,而我则是看着婴儿床中的儿子,迟迟不肯休息,当时的我就是处在这个狂喜的状态,甚至有些非理性的担心孩子会被别人抱走,因此守护在旁边,我很难确定的描述当时的心情,但我记得很深刻的是,在我做为男性,一辈子跟别人竞争而且不能输的人生中,我的儿子是我心甘情愿输给他的人,而且无条件的希望他可以过的比我更好,这也许就是带着一些自以为是的父爱吧!

在陪着孩子长大的过程中,我与太太都感觉自己好像又重新过了一次童年,那些熟悉又陌生的感觉,那些自己已经麻痹到不想再问的问题,那些容易忽略的生活细节,透过孩子的双眼,这似乎又是一个全新的世界,特别的是当孩子用着童颜童语去描绘自己未来的志向时,不管事要做考古学家挖恐龙,或是当警察抓坏人,又或者是要盖房子,听着他的梦想,想到自己也曾经如此单纯的渴望某些东西,生命又似乎有了新的期盼,就如同李宗盛再“希望”当中唱到的:
看着他们一天一天成长 我真的忍不住要把梦想对他讲

总在他们的身上,看到自己的模样
对自己   对人生   对未来的渴望


图片|来源

与自己对话(给自己的歌、山丘)

当孩子渐渐长大成年之后,亲子之间的关系会逐渐从疏远、孩子独立生活到离家高飞,父母亲花了半辈子照顾的孩子,在这个时候进入了空巢期,夫妻之间需要重新检视自己的关系,以及调适未来的相处之道,而对于父母个人来说,脱下了照顾的包袱之后,关注的焦点会逐渐回到自己身上,那个从青少年期开始就一直困扰几的问题,也许会从新问自己:“我为何而来?”“我要去哪?”

如果你处在这个阶段的父亲,我会非常推荐你去听李宗盛的两首歌:给自己的歌与山丘,我认为这是李宗盛开始对自己生命的提问的开始:

想得却不可得  你奈人生何?

给自己的歌开头的提问,就点出了人在中年时,经常会反问自己的问题,怎么到这个时期的我,跟年轻时候所设想的,差距如此的大,有些人持续奋力不懈,有些人自认怀才不遇,有更多的人将这样的期待转嫁到下一代的身上,但这终究是自己的议题啊,毕竟很多时候人生并不是你奋力往前游,就能够上岸的,若是没有超越,我们仍然只能够载浮载沉。

岁月你别催 该来的我不推  该还的还  该给的我给
岁月你别催 走远的我不追 我只不过想弄清原委

当所有弄不清的原委,在心里面慢慢堆叠,形成一个个山丘时,我们很容易会迷时在山路当中,因为看不清楚前方的道路,而不断的盘绕,但我们偶尔会找到了不错的位置,学习用嘻皮笑脸,面对人生的难,但人生真的难:

越过山丘  虽然已白了头
喋喋不休  时不我予的哀愁
还未如愿见着不朽  就把自己先搞丢

人生的人就在于,当你顶着花白的头发,穷尽一切的方式,在追求你自己与生命的极致时,你用力攀上了高峰,越过了山丘,你才发现前方的山谷绵延到天边,过了这一座又有下一座,你并没有见到你心中假定的不朽风景,但付出的代价却是回头,却已经看不到自己。然而,除了不自量力的还手之外,我们是否还有更多不同的选择,我给我每位个案或是学生的答案都是,也许可以试试看回家这个选项(延伸阅读:唱足三个世代的真情:一生逃不过一首李宗盛

与父亲…(新写的旧歌)
回家,从来都不是打个电话跟家人说我爱你。
回家,不是抓着家人质问,当初为什么要这样对待我。
回家,也绝非有嫌隙的家人之间,抱着头痛哭彼此道歉。
回家是面对家庭曾经给你的伤痕,好好的与他对话,然后你可以决定用什么样的姿态跟他相处,让你自在与自由。

在父亲节这天,我强烈、强烈建议所有的爸爸听这首后劲十足的老李作品─新写的旧歌,我认为李宗盛写这个首歌是有其脉络可循的,在他走过人生的风起云涌、高潮迭起之后,重新回观自己的人生,他发现与自己对话的喃喃絮语,但这些其实没有办法回应他最根本的问题,于时他选择与自己最熟悉的陌生人对话,所有爸爸都难以直视的男人─他的爸爸,李宗盛为回家做了很棒的示范

新写的旧歌

我只想呈现所有的歌词,经典到我不想少掉任何一个段落

比起母亲的总是忧心忡忡 是啊 他更像是个若无其事的 旁观者
刻意拘谨的旁观者 遗憾 我从未将他写进我的歌 然而
天晓得这意味些什么 然后我 一下子也活到 容易落泪的岁了
当徒劳人世纠葛 兑现成风霜皱褶
爸 我想你了
到临老 才想到要反省父子关系 说真的 其实在回答自己
敷衍了半生的命题 沈甸甸的命题
它在这里 将我拽回过去 像个终于灵验的咒语 
那些年只顾自己 虽然我的追求他 无能 也无力参与
只记得 我很着急 也许 因为这样 没能听见他微弱的嘉许
我知道 他肯定得意
只是 等不到机会 当面跟我提
思念其实不是 不是这个歌的主题 我相信不只有我 在回忆时觉得吃力
两个男人 极有可能终其一生只是长得像而已 
有幸运的 成为知己 有不幸的 只能是甲乙
若是你同意 天下父亲多数都平凡得可以 
也许你就会舍不得再追根究底 我记得自己
当庸碌无为的日子悄然如约而至 我只顾卑微地喘息 
甚至没有陪他 失去呼吸
一首新写的旧歌 它早该写了 写一个人子 和逝去的父亲讲和
我早已想不起 吹嘘过的风景 而总是记着他 混浊的眼睛
用我不敢直视的认真表情 那么艰难地挣扎着前行
一首新写的旧歌 不怕你晓得 那个以前的小李 曾经有多傻呢
先是担心 自己没出息 然后费尽心机想有惊喜
等到好像终于活明白了 已来不及
他不等你 已来不及 他等过你 已来不及
一首新写的旧歌 怎么把人心搅得
让沧桑的男人 拿酒当水喝
往事像一场自己演的电影 说的是平凡父子的感情
两个看来容易却难以入戏的角色 能有多少共鸣?
一首新写的旧歌 怎么就这么巧了
知道谁藏好的心 还有个缺角呢
我当这首歌是给他的献礼 但愿他正在某处微笑看自己
有一天当我乘风去见你 再聊聊 这歌里 来不及说 的千言万语
下一次 我们都不缺席
比起母亲的总是忧心忡忡 是啊 他更像是个若无其事的旁观者
刻意拘谨的旁观者 
爸 请你从此安心 待在我的歌

愿在父亲节这天,作为父亲的你们,能够跟着李宗盛的歌,找到回家的路⋯⋯

父亲节快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