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理师爸爸新手日记:看妻子身体难受,身为父亲,能做什么?

文|曾治淇 心理师

卸货之后,许多亲友会问我:“当了爸爸感觉如何?”老实说,起初的感受并不明确,因为从生产、住院再到月子中心这段期间,皆有一件件的待办事项需要我们夫妻去熟悉、学习、记忆、消化并按表按时辰反覆操课(这时候每位医护人员是把你当人看,还是单纯在对你交代其职责被规定之义务,感受分外深刻),且身为妈妈才是身体与心理皆正遭逢剧烈变化、冲击的母体,故高潮迭起的杂陈感受可谓滔滔不绝,于是我遂也暂时先下意识的、反射性的去扮演沉稳淡定、功能事务导向的人夫人父。

坐月子期间,最令我挫折的是老婆的泌乳问题。起初,医院有提供每位产妇孕后的泌乳师推拿体验,然而,号称徒孙满布老司机级的泌乳推拿师,根本天杀的不管我老婆准备好没或状态如何,在她方才躺平时,未先任何告知就使劲按压,痛得我老婆叫妈妈,且还迳自开始高速海放背诵关于饮食禁忌等产后资讯,也不理会我们是否跟得上其步调去记忆并理解。

这位泌乳师让我感到显然很有事(虽然因着职业本能我会想观照其心理状态是怎么了,但我更在意老婆被如何对待),她根本只是一昧地想尽快独断完成其劳务,再加上她自以为是的态度及大肆否定其他同行的言行,还有对于我们夫妻提问的不耐,除因此被我们列为拒绝往来之外,这次粗鲁体验的不适,让我们夫妻可谓经历了产后的首次超低气压,不痛不快浓稠惹心。


图片|来源

出院入住月子中心后,每 4 小时需挤奶 1 小时的哺乳类任务,更是另一番无间折腾。奶量一直上不来的妻,坚守着全日无休的定时挤奶岗位,偏偏再怎么费劲都还是小奶微微滴几精,可乳腺不畅通的话又会堵塞积累成硬块,恶化下去甚至将发炎乃至发烧。即便我们已另外约了其他泌乳推拿师的系列疗程,再加上老婆夙夜匪懈的规律按压直至手指关节发炎,可奶量仍不见起色。(延伸阅读:育儿是根据需求,而非要求:规律喂食母乳,其实是一种迷思

数日数周的事倍功仍远不及半的煎熬下,身心俱疲的妻心力交瘁,而无法代替母体偿受此苦的我,常只能陪伴老婆一起无力、一起丧气、一起浮沉。再说了,哺乳任务之外,还有内分泌丕变、下体撕裂伤、五脏六腑位移、核心肌群走散、体态体质变异等肉身折腾,且月子期间更有诸如药膳补汤按表进食、每日数小时的束腹裹身、牵挂担忧新生儿黄疸等健康状况、伤口调理、妇科调养、头不能洗、澡不能冲等产后任务历历苦楚,“母亲真伟大”没有如此亲身力行过实难深刻体悟领会。


图片|来源

也正因为“母难”斑斑,我的心情感受在产后初始尚难有所观照,但在月子后期,当母体的调适稍微稳定些后,属于我的父职感开始油然而生。最上我心头的两股感受,有无垠豁然也有扎实负重。豁然的是,孩子的出生让我的心境有了质变,变得较以往更能够放下“我执”,更可以感受到“自己不是那么至关要紧”,自我的实践与追逐可不游移的先被摆一边,无悔无碍的以关照、涵容他者的需求等状态为优先。(延伸阅读:一个爸爸的育婴心得:谁说男人三十只能拼事业?

这让我联想到,该不会是生物性本能上知道自己的基因血脉有了延续,就可以师法公螳螂献身肉供作为母螳螂繁衍子代的食粮补给了吧(笑)?放下“我执”以外,我的心头与肩上也开始有了不断电的扎实负重感。因为不论是我的父母还是伴侣,他们在“认识我”之前,都有过“没有我”的日子;然而,嗷嗷待哺的孩子,则是从呱呱坠地那刻起,便得仰赖着我的父职参与、喂养拉拔才得以续命成长。是故,地久天长的扎实牵挂感于我自此承担不弃、任重道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