编剧、导演 徐誉庭看树木希林的人生哲学,原来“老”分为两种:一种老是连自己都讨厌自己;一种老则让人舒坦。

文|编剧、导演 徐誉庭

五十岁前夕,我忧郁了一阵子,觉得自己一只脚已经入了棺材。体力的不继、死亡的未知,让我长达数月陷入忧郁。结果忧郁了半天也没用,五十岁还是来了,而不断的自我对话后,忧郁大概也被我弄烦了,于是渐渐奄息,随之而来的反而是一种真心的舒畅,虽然身体愈加地腰酸背痛。

我从那时候开始了每周上山听师父讲经的行程。

师父说:众生皆是佛。师父说:所谓修佛,修的根本是自己。师父说:修得自己的心如一面明镜,明心见性,如如而行。

爆难。

但不知道是因为认栽了五十岁,还是因为修动了自己,我的心真的宽敞了一点,有一些东西进去了,有一些东西出来了,我在里面逛逛的时候也不会撞到痛脚,或找不到地方坐一坐。(延伸阅读:树木希林教会我的事|连俞涵:无论如何,用你喜欢的方式活着

这时候我才突然感觉到原来“老”分为两种,一种老是连自己都讨厌自己;一种老则让人舒坦。

树木希林女士是后者吧。


二十多岁时,“悠木千帆”时期的树木希林。悠木千帆这个艺名的“悠木”与“勇气”同音,且很有宝冢的味道;“千帆”则是从版画家前川千帆的名字借用而来。图片|远流出版提供

我不敢妄下断语,毕竟我只是她的观众,而会让我这么想的原因,正是依据她让人景仰的表演。我有点脸盲症,常认错人。记得看完《小偷家族》时,我问身旁的助理,这个老太太应该不是《横山家之味》的老太太吧?

助理一脸惊恐,彷佛看到异兽。是同一个啊!她是树木希林啊,是枝导演的御用影后啊。

好吧。但其实异兽要讲的是“可见得树木希林的演绎有多精湛”!她不是她,但她们都是树木希林。我对于演员该如何做功课这件事情,一直是“去好好生活”这一派的—那些从生活中学习与感受而来的领悟、淬练、明达,才会让你赋予角色动人的内在。

既然领悟、淬练、明达了,就不难温柔,再加上了那称之为“智慧”的岁月礼物,所以我才如此断言树木希林女士一定是个让人舒坦的长者啊。

这本书让我知道,原来这个舒坦的长者毕生说过非常多有趣的话,对我这个修佛的幼儿园生来说,简直是佛经的白话文版。

譬如她说:

咦?你说有人因我的话而得到了救赎?

这已经是依存症了啊,

拜托自己想想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