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枝裕和御用班底、日本演员树木希林的经典人生语录,在最哀伤的时刻,找到那么点人生趣味:“请用有趣的眼光接受所有的事物,愉快地活着。说‘我们彼此加油’可能太好笑了,但我确实是这么想着。不需要太努力,但也别太消极。”

让别人来评价你是很危险的事。

树木希林

──2014年11月 接受旭日小绶章的记者会上,记者要求给后辈的一句话。

让别人来评价你是很危险的事。得奖时不迷失自我,才会有下一次。

请用有趣的眼光接受所有的事物, 愉快地活着。不需要太努力,但也别太消极。

树木希林

──2018年7月 在纽约接受采访时所答。

想传达的讯息?竟然问我这个没剩下多少日子的人有什么话想说啊。

虽然由我来说有点可笑,但我认为事实都有表里,不论是遇到多么不幸的事,我还是认为某个地方会留下一盏灯的。当然,幸福也不会一直连续不断,当自己走到死巷时,不要只看着没有出路的地方,可以试着稍微退一步;有了这样的余裕,就不会觉得人生那么一无是处。时至今日,我仍然这么认为。

请用有趣的眼光接受所有的事物,愉快地活着。说“我们彼此加油”可能太好笑了,但我确实是这么想着。不需要太努力,但也别太消极。(推荐阅读:【A Girl】树木希林:人都会死,至少要死成自己喜欢的样子


说着“人生哪,当然不会尽如人意啊”的杂志专访照片。©《PHP Special》2016年6月号/摄影:大鹤円(昭和基地¥50公司)。图片|远流出版提供

我认为那些身为女人理当该做的事,不做也不会死。唯有让彼此去过应该有的生活,才是玩摇滚的人该做的事, 才是一个演员该做的事。

树木希林

──1981年4月 内田裕也单方面提出离婚申请后,树木希林在接受杂志采访时,谈到该事件引起的骚动时所言。

那时候的情况不太好,刚开始的那三年间明明是住在一起,却没有两人结婚、一同生活的感觉。反倒是分居之后才在意彼此,我在杂志上看到他的照片,会有一种“啊,这是我先生呢”的依恋感。他也是,把我散落各地刊登的文章一字不漏地全部读过,还打电话和我说:“你这家伙,还会为那种事情开骂喔?你的个性一点都没改变啊。”对我的这些情况无法放心,也真是辛苦他了。

不过,这不是他为了复合而耍的手段,他不是那种人,我也相信他当初提离婚是真心的。所以不管他再怎么累,我还是一样轻松快活。对女人而言, 没有需要伺候的人就是无事一身轻。一路至今我始终这么散漫、自得其乐, 这些都算是我的缺点。然而,我认为那些身为女人理当该做的事,不做也不会死。唯有让彼此去过应该有的生活,才是玩摇滚的人该做的事,才是一个演员该做的事。今后为了让我们都能踏实地活着,我真心希望他不要回来我身边。

生而为人这件事,本身就有无限的魅力,但我觉得自己并没有用尽全身之力去付出。

树木希林

──2005年7月 在回首前半生的报纸转载访问中,谈到对演员一职的不满足,“我应该一辈子不会有代表作吧”、“也许还抱着不满,人生就已到尽头了吧”等时所言。

生而为人这件事,本身就有无限的魅力,但我觉得自己并没有用尽全身之力去付出。今后?也许还会有很多可能性,可是我不认为自己得要因此而努力。

能够渐渐衰老而去,是最棒的死法。

树木希林

──2017年1月 于电影《积存时间的生活》担任旁白,后与演出者津端英子女士对谈,提到关于死亡一事时所言。

对于渐渐衰老而去,留下来的人反而更看不开。也许是希望你能够更长寿吧,所以无法什么都不做,眼看着你衰老而死,于是要帮你插管、做些侵入性医疗,希望你能活得更长一点。

可是,死就是这么一回事啊,并没有什么特别,应该就是日常之中会发生的。不管我们在战后享受过如何丰饶的时代,不论我们如何忌讳、嫌恶死亡这件事,有生就有死,两者是不分离的, 所以我们是理所当然地渐渐朝死亡而去,然而留下来的人可说是非常地执着,总希望你再活得长一点、久一点,这样的愿望无穷无尽,连自己都搞不清楚究竟为何了。

能够渐渐衰老而去,是最棒的死法。留下来的人却要你再久一点、再长一点,再多做一点努力吧。如果是我的孩子这么对我说,我会觉得“那可能是你们自己太过执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