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猪也会化妆唉?”“胖子化什么妆?”“真不知道要看哪里了。”韩国 Youtuber 裴银贞以“摆脱马甲”运动为出发,要女性不用再受到长相、化妆、身材⋯⋯等无形的马甲束腹。她不再 Youtube 拍化妆教学影片,因为她认为:不应该再看目前媒体上呈现给大众的那些完美女人的形象,也不该再消费那些偷走女人财的整形和美妆产品。

“又丑又胖的女人”在这个世界所经历的事

以前只要有事情需要出门,我就会开始烦恼。连打开门走出去都很痛苦。你问我有什么好烦恼?有什么好痛苦?

长得不漂亮又胖胖的我,若是没化妆就出门,就可以感受到人们冷眼射向我的脑门和心上。(延伸阅读:韩国 youtuber 裴银贞《我不漂亮》:我不漂亮,但我能决定自己的一切

“女人的皮肤怎么那样?好歹也搽个 BB 霜再出门吧。”
“哇,素颜真伤眼。”
“妳的膝盖真可怜。”

即使我完全没有碍到他们,但他们就是对我很不亲切,对我一脸嫌恶,恣意地对我人身攻击。

如果不想受伤,不如化个妆再出门如何呢?虽然有人说很漂亮,有人说好多了,但有些人却嘲笑我。那反而让我觉得更受伤。

“猪也会化妆唉?”
“胖子化什么妆?”
“真不知道要看哪里了。”

有时候我一搭上地铁,和我同车厢的大部分人都在注视我,也有人会偷瞄我,或者毫不掩饰地对我冷笑。有些女人看到我,会摆出充满优越感的表情,有些男人则是直接对我飙脏话。

不知道是否因为他们的反应,让我只要搭上地铁就觉得晕眩、喘不过气,似乎下一刻就要魂归西天。搭地铁对任何人来说应该都很轻松,但对我来说,顾名思义,就是“地狱列车”。

对长得不漂亮的女人来说,这个世界人们的语言暴力和视线暴力,可以说是超乎想像。

我想问他们,我想对他们说,不,我想对他们大喊—

我有做出对不起你们的事吗?

你们有因为我而损失什么吗?

为什么你们要用那种眼光看我?

为什么要讨厌我、轻蔑我?

有人赋予你们那样的权力了吗?

你们应该想不到,你们带给我多少伤害和痛苦,对吧?

现在,请你们别再用那种眼神看我了。

也不要再对我说那些话了。

我也和你们一样,是个“人”。

摆脱马甲?那是什么?

2018 年春天,我和一位好久不见、很要好的姊姊见面。姊姊和我有相同的兴趣,喜欢打扮,也喜欢化妆品和化妆。每当有新产品出来,我们也会交换资讯,如果有用着觉得不错的化妆品也会相互推荐。可是,天啊!那天我差点就认不出她了。她走进我们约好的咖啡厅,但模样却不是我印象中的她。本来一头亮丽飘逸的长发,破格地剪成了短发,甚至还是 TWO-BLOCK!

如果女人剪短发,通常人家会这么问:“你失恋了吗?”就算不是失恋,也会好奇一定发生了什么事。我也很好奇为什么。姊姊跟我说,她正在进行摆脱马甲。摆脱马甲?那是什么?化妆、窈窕身材、除毛、长发等,这些仅对女性强求的外貌标准就叫做马甲,而女性自动发起摆脱这些标准的行动,就叫做摆脱马甲。姊姊简单地说明。

那天我仔细地听她说了女性对外表的强迫行为。她说她上班的时候一定会化妆,偶尔睡过头,在地铁上至少也一定会上个粉底,但如果真不得已没化妆,在公司就得看人脸色。不只她如此,很多女性都因为别人的视线,为了满足社会所要求的标准而努力。这就叫做马甲。但问题是不管女人再怎么打扮,都绝对无法达到“终极”的美。

为什么?

因为满足社会所要求的美的基准,打从一开始就不可能。

女人被要求的外表基准可不只一两项,脸要小、五官要立体、身材要窈窕、要有一头乌黑亮丽的长发、要有白皙肌肤,和完美除毛后光滑的四肢。不知从何时开始,手脚美甲成了基本条件⋯⋯,数也数不清,这些美的标准渐渐分化而越趋复杂。


图片|来源

到底谁能满足这所有的条件呢?

就算是祭出美丽的女艺人,却总是有人要找出她的“缺点”。

为了追求这些最后仍无法实现的目标,女人也只是浪费她们的时间、金钱和力气。姊姊说她为了拒绝这种理想的美,所以就把头发剪短以示支持。而且女人的马甲还不只是外表上的强求。连道德上的马甲也在束缚着我们。女人要端庄、要懂得撒娇、要温柔地笑、一举一动要文静等度量衡。女人只要说话粗鲁一点就会备受瞩目。当然,不是好的瞩目。

“女孩子家怎么这样?讲话这么粗鲁!”

想想,我妈妈好像也常这样念我。

女孩子家走路怎么这样?
姿势要漂亮啊。
哎唷,女孩子脚要并起来等等。

那天是我第一次领悟到

女人在生活中,因为多少马甲而自我束缚。

化妆不好?回到家之后,我回想和姊姊之间的谈话。

我以为只有我这么辛苦,只有我因为外表而过得如此没自信。但是不只是我,这个社会的许多女性,在职场、在学校、在团体中都穿着马甲,因为外表被批评,而感到内心煎熬。我想再更了解摆脱马甲,而在各个网站和一些社群平台搜寻相关资讯。

一开始我觉得很无言。

很多人破坏、丢掉各种化妆品,我还看到有人强势地说,真正的女性主义者就支持摆脱马甲,如果不这么做就不是女性主义者。我觉得很反感。看着心情很差,也很生气。感觉喜欢化妆的我被批评了。因为化妆并非讨好别人,也有可能是为了自我满足,不是吗?这样不就是在贬低为了自我满足而打扮的女性吗?一定要把话说得这么偏激吗?

但是在看了更多女性的文章和故事之后,我的想法一点一点地改变了。有很多人和姊姊一样,在职场生活中有着不好的经历,在学校、日常生活中也充斥着女性的马甲。对女性各种外表的干涉和评价,就是现实的残酷。

“有 ○○○ 在,感觉气氛就变活泼了。”
“女人是花一般的存在。”
“你的脸色很苍白耶。哪里不舒服?搽点什么吧。”
“化妆是礼貌也是必须的。你把公司当你家吗?”

如果不打扮就被排挤,男朋友觉得女朋友不打扮很丢脸,排斥介绍给自己的好朋友。虽然这些我都知道,但是没意识到这就是所谓“马甲”的概念。这一切不正是我一直以来被排挤的成人版吗?也是我费尽心力用化妆来掩饰缺点,让这张别人都不喜欢的脸变漂亮的行为吗?

原来,摆脱马甲,并非别人的问题,而是我的问题。打扮外表不是必须而是选择。以后我还可以继续化妆吗?

当然可以。但是不化也没关系。重点是要先打造出,化不化妆都没人干涉的社会不是吗?


图片|来源

也有很多支持摆脱马甲的人认为,化妆是为了自己,化妆是为了满足自己。我也是这么想的,一直到我拍摄《我不漂亮》时也是这么想的。只是现在我的想法不一样了。

也有人觉得化妆是一种艺术,但是我们社会一般的化妆方式,很难被看成是一门艺术。艺术不是应该使用各式各样的色彩和多元性的呈现吗?但是现在的女人化妆千篇一律,把眼睛化得更大、遮盖脸上瑕疵、让睫毛更丰盛,这些化妆方式强调的都是单一的美。(延伸阅读:你好漂亮”称赞有时是种削弱:称赞别人,可以从能力开始吗?

以“女人就是要美丽”为思考基础的化妆,只会让自己的自尊被吞噬,让自己渐渐不幸。而我认为不应该再化这种妆了,这是我现在的想法。

改变我想法的也是 YouTube。在我上传了《我不漂亮》影片之后,大概上传了两次主题妆的影片,然后有小朋友在下面大量留言给我。

我没化过妆,但是看了影片更想化妆了~
我想再多练习,像你一样化妆!

看到留言,突然我就害怕起来了。对我来说化妆是兴趣,即使这件事很有趣,但是对别人来说,很可能是为他们套上马甲。尤其一想到会影响国高中生,我便不自觉地打冷颤。

所以我决定,除了特殊造型之外,不再上传任何,为了让自己看起来漂亮的美妆影片。我现在所实践的摆脱马甲仅限于我能力所及的部分,如果我不想,我就不化妆;戒掉一天要看好几次镜子的习惯;以剪头发来挑战长发是典型的女性美。因为身为女人,我有权利选择各种不同的发型。

控制饮食、运动,也不是为了漂亮的身材,而是为了健康。因此我开始让自己一点一点地瘦下来。我也几乎不买化妆品了,现在也不看美妆节目,减肥药也全都丢了。因为我认为如果想让打扮变成选择而非必须,就不应该再看目前媒体上呈现给大众的那些完美女人的形象,也不该再消费那些偷走女人财的整形和美妆产品。

打扮的概念是:让自己的容貌端正。而我会一直努力到这个社会对此有所认知的那天为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