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vi 24 岁来到台湾,那年母亲过世,她痛心自己不在身旁。但她说,我一点也不后悔去台湾,因为这让我有现在的生活,变得成熟,也一圆自己开服饰店的梦想。

Vivi 是 One-Forty 刚创立的时候就加入的学生,个性爽朗,在班上就像大家的妈妈,每次到教室总会带一点自己煮的食物与大家分享,知道我喜欢吃,还会特别留一点给我。上理财课的时候要画每月开销圆饼图,她大喊:“啊唷我怎么花那么多钱在买衣服啊!”于是大家都知道 Vivi 很喜欢买衣服,回印尼想要开一间衣服店。回到印尼已经两年多,Vivi 总是盼着 One-Forty 可以去拜访她。2018 年 5 月的田野调查,我们终于实现了这个承诺,飞到印尼苏门答腊岛的楠榜,抵达距离市区车程约三小时的 Vivi 的家。

我是 Vivi,印尼楠榜人,现在 37 岁。一个老公、一个十七岁的儿子,一个十三岁的女儿。

18 岁高中毕业,我就去雅加达的工厂工作,那时候的薪水台币不到一千块啦。24 岁的时候我去台湾工作,因为我想要有自己的房子、买一块地,然后也可以让小孩多读一点书,印尼薪水太低了,在台湾赚钱比较快。

我在台北市的文山区工作九年,照顾一个中风的阿嬷跟阿公。阿公跟阿嬷感情很好,他们跟孩子的感情也很好。我照顾阿嬷七年多,阿嬷走的时候我哭最久,因为阿嬷对我最好,她会一直关心我有没有吃饭、要不要用这个那个。

阿嬷走了之后,我换照顾阿公,他眼睛看不清楚、有高血压、心脏有装支架。


Vivi 正在协助邻居制作辣椒酱。图|One-Forty 提供

他们对我的好没什么目的,他们一家人都是好人

阿公很喜欢打牌(麻将),每天都打,一个礼拜只有休息一天。我有时候会陪他一起打,我的麻将都是他教我的,每次想太久,阿公都会生气叫我快一点,不过只要那天赢钱,阿公就会给我五百块。回印尼阿公还送我一副麻将。打牌就是开心就好啦,不一定要玩钱,我们可以输了就被人家画脸,这样比较刺激。

在台湾最开心的时候就是过年,因为可以拿到很多红包。每次我生日或是家里有什么大事情也都会送红包给我,阿公会送,他的家人也会送。每次我印尼朋友来家里玩,阿公也会送红包给我朋友,最少六百块,不然就一千块。如果是我很好的朋友就会包两千。

阿公跟他家人都对我很好,他们对我的好没有什么目的,他们一家人都是好人。现在我的家里还有挂跟阿公还有他们家人合照的照片,我还记得那一天我要去 One-Forty 上 business class(商业课),阿公家人来家里吃饭,我已经先把午餐准备好,先跟他们合照再去上课。

本来打算第九年合约结束了再回印尼,但是因为我妈妈突然过世了,所以我提早一个月回去。我跟阿公讲,对不起我现在要回印尼了。


Vivi 与老公正在给邻居的小孩生日祝福。图|One-Forty 提供

有这样的老公,我觉得很幸福

我最难过的,就是妈妈过世但是我却没有在家里。那时候在台湾知道妈妈过世,我三天不想吃饭不想喝水。我回印尼的时候真的很难过,一见到老公,我想到的是我妈妈,我问老公说:“妈妈已经不在啦?”我好想找妈妈,但是妈妈已经不在了。老公安慰我说,这是老天爷的安排。

我跟老公是小学同学,好像是我们初中那时候互相喜欢,19 岁我们结婚。我们印尼人如果认识对方很久很亲近了,不用谈恋爱太久就结婚了啦。我还在台湾的时候,老公太想我就喜欢喝酒,喝到醉。但他不会去找其他女生,有很多女生追他但是他都不要,有这样的老公我觉得很幸福。(延伸阅读:印尼移工女孩:在台湾九年,我怕回家变成陌生人

我离开他九年(去台湾工作),我知道他很辛苦,因为我不在他身边。在台湾每天讲电话他都会跟我说我想你、我爱你,那时候我觉得很烦耶,我在台湾工作干嘛一直说很想我,我知道就好了啊。他人真的很好,对别人也很好,我妈妈过世前也是他照顾的。大家都跟我讲,你老公对你妈妈真的很好。

以前他不乖(会喝酒)我会跟他说不然我们离婚好了,但是后来想想,他对我妈妈那么好,我却对他那么坏。后来我了解到,是因为我去台湾不在他身边他才这样。不然他其实很会照顾孩子,比我还有耐性。我在台湾的时候他不乖啦,但是现在我回印尼了,他很乖,平常也会帮我做家事。


田调小组与 Vivi 一家人以及邻居的小孩在 Vivi 家门口合照。图|One-Forty 提供

我一点也不后悔去台湾,因为这让我有现在的生活

我现在有一间自己的衣服店,我在台湾的梦想就是开一间衣服店,因为我自己很爱买衣服。去 One-Forty 上课是朋友告诉我的,在那边我学到做生意要怎么做、要赚钱要怎么赚。我本来不认识银行,现在认识了,因为要借钱开衣服店买衣服,现在已经还完了。在 One-Forty 是比较知道做 Business 是这样的,然后在 One-Forty 上课也很开心,因为大家人都很好,会互相帮忙、也认识很多人。

我不会后悔去台湾,一点都不后悔,因为在台湾工作,我变得比较成熟,比较不会爱生气,知道不能乱讲话乱做事。我也才可以买地、买房子、一直可以到现在啦。会想念台湾啊,我很想念鸡排,台湾的鸡排好好吃,你知道吗,我在台湾每天都要吃内,不然就是两三天,受不了啦。

梦想喔,我希望儿子可以当阿兵哥,因为这是他的梦想,他的梦想我希望可以帮助他完成。开心吗,很开心啊。烦恼一定会有,但是如果我们每天烦恼对身体不好,就 happy 就好啦,烦恼老很快也烦恼不完啦。


Vivi 开心的准备火锅与我们分享。图|One-Forty 提供

采访后记

访谈完的那天晚上,Vivi 特别准备了(印尼式)的火锅招待我们,“我最喜欢吃火锅了,但是家人都不爱吃,所以你们来最好了,刚好可以陪我吃!”Vivi 开心地笑着说。晚餐的时候,Vivi 的老公弹着吉他唱着歌,潇洒的中长发半盖着一只眼,看起来像一位潇洒的艺术家。(延伸阅读:移工故事:大家都说越南人很坏,我想让大家知道事实不是如此

突然唱到 Vivi 最喜欢的一首情歌,还不时深情地望着 Vivi。我看着他们彼此间的互动,想到这九年这位迷人的男子在家守候着 Vivi、等待着她回来,这样深刻的爱令人动容。

晚饭后 Vivi 兴奋地拿出传说中从台湾带回来的麻将,好开心终于有人可以陪她打。在一圈圈的麻将声中,Vivi 又继续与我们分享她在台湾的生活、与阿公的互动,“他们人真的很好。”Vivi 总是这样满足地说。我身为台湾人,好开心她在台湾留下美好的记忆,而在台湾所获得的学习,也滋养着她在印尼的生活一点一滴变得更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