妇女救援基金会即将在 9 月初举办一场名为“多女子时代”公益音乐会,邀请华语歌坛天后万芳、金曲奖最佳客语歌手罗思容、金曲奖最佳原住民歌手云力思、台湾顶尖佛朗明哥舞者贺连华等多位代表不同族群、不同世代的女性艺术表演者参与演出。

妇女救援基金会即将在 9 月初举办一场名为“多女子时代”公益音乐会,邀请华语歌坛天后万芳、金曲奖最佳客语歌手罗思容、金曲奖最佳原住民歌手云力思、台湾顶尖佛朗明哥舞者贺连华等多位代表不同族群、不同世代的女性艺术表演者参与演出。

4 位表演者 23 日难得齐聚一堂,与记者畅谈对于性别议题的想法,罗思容更现场演唱一段她为此次“多女子时代”公益音乐会特别创作的,一首献给“慰安妇”阿嬷的歌曲。

这样近的身体,那么远的历史

这样近的伤害,那么痛的故事

Ama~

你们在历史的入口亦生亦死

你们在记忆之河亦沉亦浮

罗思容以温柔又充满力道的歌声,吟唱这首她为台湾“慰安妇”阿嬷们创作的《Ama我们的姊妹》,而或许是受到现场气氛所感动,云力思也即兴演唱一段泰雅古调献给“慰安妇”阿嬷,“我要向阿嬷们说声辛苦了,如果有来生,祝福妳们活得更精采”。


图片|妇女救援基金会 提供

23 日这场媒体茶叙举办的地点,就在妇援会的“阿嬷家 - 和平与女性人权馆”,除了“慰安妇”阿嬷之外,事实上,妇援会 30 多年来也持续服务家暴的受害女性,陪伴她们走出创伤,因此,媒体茶叙上,几位来宾纷纷分享她们对于家暴议题的想法。罗思容指出,家庭其实是一个人生命的核心,却也是暴力冲突最大的来源之一,传统女性一旦遭受家暴,是没有任何出路的,她曾经写了一首歌《飞出笼去》,就是描述受暴女性这种痛苦的心情。

而本身即是家暴受害者的贺连华则说,虽然身为单亲妈妈,但她很庆幸自己当初带着儿女逃离那样的暴力环境,她后来到高雄桃源区的布农族部落进行艺术陪伴与教学时,会特别以过来人身分关注部落里的妈妈们,“因为救一个妈妈,就是救一个家庭”。推荐阅读:慰安妇不只是历史课本的三个字:《芦苇之歌》唱出阿嬷的柔韧生命

妇援会这次公益音乐会的名称“多女子时代”,想传递的是“多女子多好”的概念,希望因众多女子的交会集结能量,创造属于女性的多元共好时代,同时消弭、预防因偏见或歧视带来的性别暴力,营造性别平权的友善环境。对于性别议题十分关注的万芳认为,推动性平教育非常重要,让孩子从小知道如何尊重与自己不同的人,另外,透过“自觉”的过程,众多女性的力量可以相互鼓励,逐渐形成性平共识。


图片|妇女救援基金会 提供

至于已经造成的一些创伤,万芳想对所有受伤的灵魂说,其实可以自己圆满自己,从黑洞般的伤口中复原,她希望在这场“多女子时代”音乐会中用自己独特的女性温柔,分享如何爱这个世界,爱自己,透过音乐会“轻盈的去理解沉重的议题”。

而罗思容也指出,人类受暴,尤其是女性受暴的状况至今依然存在,未曾间断。女性权益不是从天上掉下来的,女性“还我主权”的过程犹如在玫瑰的一根根刺上攀爬,一再流血仍继续努力,才能不断进步。推荐阅读:用温柔延续慰安妇生命记忆:专访妇援会执行长 康淑华

妇援会这次举办的“多女子时代”音乐会或许只是微小的一步,却能交织出珍贵的光亮,释放对和平、对女性人权力量的见证。

“多女子时代”公益音乐会将在今年 9 月 8 日(日)下午 2 点于台北市福华国际文教会馆 2 楼的卓越堂举行,音乐会的收入扣除成本后,会全数用于妇援会的受暴妇女及目睹儿身心守护计画、性别暴力预防,以及“阿嬷家─和平与女性人权馆”的营运教育计画。

如果你也相信平权、相信女权 >>> 点我购票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