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治正确超烦的”或许是很多人这几年的心声。到底为什么,我们对它总是又爱又恨呢?如果没有政治正确,我们会回到一个“一切都比较单纯”的世界吗?

政治正确到底是什么,能吃吗?

在上一篇,我们谈到史嘉蕾乔汉森对政治正确的看法,她在一场对谈中,说了“艺术应该对政治正确免疫”的话,引发舆论争议。不过,所谓政治正确(politically correct,PC)到底是什么?又为何,它好像成为一个“脏话”,人人避之唯恐不及?根据《美国传统英语字典》(American Heritage Dictionary)将其定义为:

“一种特定的社会政治意识形态,特别描述一种自由派的观点,关注并促进不同种族、阶级、性别、性倾向族群之间的包容,减少冒犯。”(Conforming to a particular sociopolitical ideology or point of view, especially to a liberal point of view concerned with promoting tolerance and avoiding offense in matters of race, class, gender, and sexual orientation.)

根据《牛津字典》“政治正确”字汇的兴起大约在 70 年代末。80 年代以后,它渐渐出现在美国的报章杂志中,并简称 PC。

心理学者 Gregg Henriques 定义,它还有以下几个特征:

1.承认不同种族、性别、阶级带来的不正义特权
2.承认作为特权阶级,个体应该试着减少这种权力不平衡的现象
3.鼓励弱势群体发声,指出过去曾受到的噤声、削弱与被边缘化的事实

为何人们讨厌政治正确?“开玩笑干嘛这么严肃?你在剥夺我的言论自由吗?”

不过这种杂揉政治与社会正义的意识形态,转化成语境使用时,却跟史嘉蕾的感受一样,让很多人都产生“不舒服”的感觉。

当“政治正确”渐渐被转化成一个贬抑词汇。甚至有人将遵守政治正确的人们,嘲讽地称为“SJW”(Social justice warrior),即“社会正义战士”或“正义魔人”。

“以前笑印度人英文很烂都没事,现在居然要道歉?”

“菲佣外劳都是番仔,跟‘移工’不就一样?换句话说会让他们过得更好吗?”

“只要人类还顾忌政治正确的一天,就没有‘真平等’,真平等应该是我开任何人玩笑,都没关系的世界啊。”

许多人讨厌政治正确,大致上有几种原因:

1.“政治正确,对我有好处吗?”

在过去,我们从小生活在一个充满偏见的世界,公主有一种样子。男人有一种样子。同性恋有一种样子。原住民有一种样子。许多习以为常的笑话,成规,其实都是刻板印象。不过,当这样的“无意识偏见”(Unconscious Bias)终于被指出来,代表着我们应该要产生改变。(延伸阅读:D&I 策略间|你也无意识偏见了吗?真正的平等,不是包容而是共融

产生改变,是很不舒服的。许多人没有感觉到自己和这个好处有关。尊重少数声音,把女性当成独立个体,支持同志成家的权益,在他们过去的成长经验是相对匮乏的。

我们对于“政治正确”的世界,还没有足够想像力,自然会带来许多被放大的恐慌。

2.“挺政治正确,反而会害到我吧?”

这种认为会害到自己的心态,源自于所谓相对剥夺感(relative deprivation),指的是当群体中的部分个体位阶提升,往往会导致其他族群的不满,认为自己产生了损失。当“政治正确”成为趋势,人们开始担心,我会不会被女性踩在脚下?原住民会不会随便就能拿到更多席次?我是不是再努力都没有机会了?

许多人声称,政治正确将会造成逆向歧视(reverse discrimination)。亦即,原先作为优势族群的我们,反而在资源有限的状况下,会被打压与歧视。这种相对剥夺感,更时常随着大众文化、媒体社群,扩散成“被放大的集体恐惧”。

也有许多特定群体或政治人物,藉由放大相对剥夺感,造成集体焦虑。

2019 年四月,西班牙大选,极右派“声音党”(Vox)的政策是反对 LGBT、反对女性主义。主打女权太高张的他们,得到大批死忠支持者,反对堕胎,反对同志权益。在竞选广告中,将“同志”跟“女性主义者”比喻为半兽人,是侵略美好家园的怪物。

结果呢?在第一次参与国会大选时,声音党拿下 24 席,占全体席次的 10%。它成功唤起人们的恐惧并转换成实际行动。


图片|来源

3.“政治正确,就是在强化歧视啊”

有人讨厌政治正确,因为认为它就是种实质歧视。“真正尊重同性恋,就是不要强调他们是同性恋。”他们主张,消弭个体差异,才是一种真平等。

不过,不同群体,自然有希望被称呼,被对待的方式。如何称呼永远不只是“形式”上的,语言塑造了我们看待事物的方式,从语言开始修改起,有一天,确实是希望歧视能够消失。(延伸阅读:性别观察:生活中的妳与她,是强化刻板印象、还是尊重阴性脉络?

如果政治正确有终结的一天:代表不再有人因“不正常”被欺负(对吧)

 回到史嘉蕾的故事。她曾说:

“我个人觉得,在一个理想世界里,任何演员都应该能够饰演任何角色,以任何形式,并且免疫于政治正确。这就是我想表达的意思。尽管它好像不是这么被人们理解的。”


图片|来源

现阶段“政治正确”,在语言上或许仍确实是一种对少数族群的“标志”和“礼让”。也确实,并非所有人都希望被如此对待,但我们也知道,语言会随着脉络与情境产生改变。

“政治正确”并非铁板一块,更重要的是,随着这些争议,我们也慢慢体认到,政治正确与否,必须回溯到每一个语言情境的当下脉络,挑选最适合发生的语言与行动。

事实上,好莱坞并不是唯一特立独行的产业。许多企业也都渐渐重视“多元共融”政策,包括鼓励丈夫请育儿假、支持 LGBT 员工等。政治正确或许对某些人来说“很烦”,但与此同时,它也是某些人能够争取更好生活的绳索。

幸福从来不是零和游戏,而是团队的积分加总。当少数族群过得更幸福,不代表我的权益会被完全剥夺。如果现阶段你感受到不舒服,请相信,它只是一个过程。

我们都在为了更好的未来奋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