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来政治正确似乎成为脏字。很多人说它很烦,带来难看作品、压迫言论自由、而且关我屁事。史嘉蕾乔汉森辞演跨性别人物,因为遭 LGBT 社群反弹,指出她不该演跨性别。7 月,她说:“一个演员应被允许演任何角色,任何树木,任何动物。艺术应该对政治正确免疫。”可是,这个想像,是真的吗?

近来“政治正确”,好像隐约成为一个脏字。很多人说,政治正确很烦,带来难看的作品,压迫言论自由,而且关我屁事。可是,真的是这样吗?

去年,史嘉蕾乔汉森宣布辞演电影《Rub & Tug》的跨性别角色 Dante "Tex" Gill。原因是选角遭到 LGBT 社群与网友反弹,认为跨性别演员工作机会已很稀少,不应再让白人女性竞争,尤其是一位和原作相差巨大、又完全符合主流审美的演员。今年 7 月,在一场史嘉蕾乔汉森与艺术家大卫沙耶(David Salle)的合作对谈,讨论了艺术的边界。她说:

一个演员,应该要演任何她能够演的角色,任何树木,任何动物。艺术应该要对政治正确免疫。

此话引起轩然大波。许多人困惑,到底“政治正确”风潮,真的“过头”了吗?艺术或大众文本与政治正确之间,可以建立什么样的关系?

还原专访场景:“我觉得任何演员,都可以演她想演的角色,即使是一棵树”

Vox 报导,今年八月号的 As If 杂志中,乔汉森说,她发现在选角方面出现了一种不太舒服的“趋势”,人们鼓励任何关于选角多元共融(diversity and inclusion)的讨论。

“今天有很多对话,都在讨论演戏时,我们想看到更多代表特定群体的演员。”她告诉 David Salle。“但问题是,‘演戏’的本质到底是什么?”不就是揣摩、再现某些并非出于她真实经验的故事,并分享给广大阅听人吗?

“你知道,作为一个演员,我应该要被允许饰演任何人、任何树木、或任何动物,因为那就是我的工作,也是这份工作的要求。”她说。(You know, as an actor I should be allowed to play any person, or any tree, or any animal because that is my job and the requirements of my job,)

“我觉得(政治正确)是我这行的一个潮流,而且基于各种不同的社会性原因,这必须发生;然而,政治正确也确实有令人感到不舒服的时候,那就是它影响到艺术的时候,因为我觉得艺术必须不受任何限制。”(延伸阅读:D&I 策略间|好莱坞首例!华纳兄弟承诺“D&I 多元条款”保障演员种族比例

专访一出,立刻招致批评。有人认为她是在反击去年《Rub & Tug》选角争议。推特充满反对留言,包括认为她在将跨性别角色跟动物树木角色作比较(“妳是说,演跨性别跟演动物一样有挑战性吗?”)、认为当女性饰演 007 都还被抨击,她为何认为世界“已经很自由”?甚至,还有网友真的将她 P 成一棵树。(延伸阅读:庞德仍然是庞德,但他不再是 007 了:为何女人演 007,吓疯一堆观众


图片|来源

专访后,她急忙澄清自己的意思:

“我个人觉得,在一个理想的世界里,任何演员都应该能够饰演任何角色,以任何形式,并且免疫于政治正确。这就是我想表达的意思。尽管它好像不是这么被人们理解的。”

“当然,不是每个演员都像我一样,能得到这么多机会。我也会继续支持产业中的多样性,并且保证每个人都被包含在内。”或许遭到如此强烈的反对声浪,代表史嘉蕾乔汉森期待的“理想世界”还没到来。从中,我们也看见,在这些日子里,每个人谈“政治正确”,似乎都不免胆战心惊,生怕得罪任何少数。连史嘉蕾乔汉森自己都曾炮轰川普,不是每个人都像伊凡卡一样握有特权,但为什么,却连她自己也开始思考政治正确的意义呢?(延伸阅读:怒吼川普!史嘉蕾乔韩森女权演说:不是每个人,都像总统女儿有特权

政治正确,真的该有“界线”吗?

CNN 一篇评论,相对中立的指出这种界线:“这世界上,从来没人阻止史嘉蕾去演树。他们拒绝的,是她想饰演一个跨性别。”二者差别,在于反映出阶级与族群的机会不对等。当有些跨性别演员还在为了极少数的从影机会奋战,收到她无心的言论,确实容易感到愤怒不解。

在这个议题上,没有绝对的好人与坏人。政治正确和艺术自由,当然也并非零和游戏。希望有一天,任何族裔、性别、性倾向的演员,都有权利争取自己饰演任何角色。(同场加映:【人类图情书】致史嘉蕾乔韩森:做热爱的事,最有魅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