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各地有流浪汉,唯独在日本可能有所不同。带你深度看日本城市,是居住在接纳多元文化的森林,还是一元规则的囚牢?

愿浮浪者永存涩谷

几乎全世界的大都市都有流浪汉存在,东京也不例外,但或许只有日本的流浪汉不行乞,因为苛刻的日本人绝对不会施舍。

“好手好脚干么不去工作?”

“没手没脚不是有救助金可以领吗?”

对于高税金、社会福利也完备的日本人来说,人生会走投无路到必须伸手要饭简直是件不可能的事;也因此东京的流浪汉们大多是自己选择了放逐的人生。日文中的“浮浪者”指的是居无定所、没有固定职业收入的人,甚至带有点“浪人”的潇洒感。东京的浮浪者们大都集中在新宿、池袋、涩谷这些年轻人众多的区域,这跟他们的收入来源“铁铝罐”有很大关联。日本的资源回收规制跟台湾不太一样,只有铁铝罐等金属制品可以拿去贩卖,而要怎么合法取得废弃的铁铝罐呢?当然不可能去便利商店或车站内的资源回收桶搬,自动贩卖机旁的垃圾桶也都是属于别人的财产,而唯有像新宿、池袋、涩谷这些地方多的是不守规矩、随意乱丢垃圾的年轻人,捡拾被弃置在路边的空罐就成为流浪汉的主要收入。

“你在公园把空咖啡罐丢出去,那些流浪汉冲过来的速度简直吓死人⋯⋯如果有那么大的动力干么不去工作啊?”男友也曾这样抱怨过。


图片|来源

其实有更多的浮浪者是连去捡空罐都懒得做,东京资源丰富、食物的浪费量也很惊人,商家多的是明明还没变质却因为超过期限而得丢弃的便当,流浪汉们光靠这些也能吃得饱饱的,何必要去花力气卖空罐?虽然也是有些在进行社会关怀的慈善团体存在,但大部分日本人对流浪汉并没有半点“同情”的情绪,甚至偏激地认为这些人是社会的败类,应该全部被消灭。本该为市民休憩之处的都市公园不知何时成了浮浪者大本营,2014 年更发生两名流浪汉在涩谷大街上争执砍杀对方的事件。右派的东京人对流浪汉恨之入骨,也因此出现了一种现象:“浮浪者狩り”,就是专门攻击伤害流浪汉的狩猎活动,这在东京是一个很严重的社会问题。(延伸阅读:日本母亲的悲歌:“待机儿童”申请不了幼儿园,只得辞掉工作顾家

1996 年有两名睡在代代木公园的流浪汉被不良少年们殴打,造成一人死亡、一人重伤。根据 2014 年的调查报告,生活在东京的流浪汉有高达 4 成曾被“浮浪者狩り”无端攻击,或是拿垃圾砸在他们身上,而犯案的大多是青少年。这些未成年犯即使杀了人也不用负担多大法律责任,受害者当然也没有家属会对他们求偿,但最可怕的一点是:他们认为伤害流浪汉是天经地义的事,日本社会确实也在纵容这样的思想。涩谷区议员们曾经想立法“排除流浪汉”,也就是把他们强制赶出涩谷区,当然这个法案一提出就引起人权团体批评,赞成方却也不少。


图片|来源

对我来说,没有流浪汉存在的涩谷是非常奇怪的,大家总认为流浪汉会带来治安问题,而事实上流浪汉被攻击的案例可比攻击人多得多了。涩谷人该如何合情合宜地铲除他们所认为的“都市形象害虫”与“社会败类”呢?2020 东京奥运前的大举建设是个很好的机会。我来到本该是熟悉的宫下公园,这个地方对我来说最美之处,就是墙上的涂鸦与角落的一处处蓝色帐篷;我曾跟朋友们在这里喝啤酒、玩滑板,还送流浪汉大叔菸抽,而现在宫下公园已被围上施工围篱,将在不久之后变身为和谐明亮的“新宫下公园”,届时将再无浮浪者栖息之处。(延伸阅读:打造东京大人系,第一步从口红开始!如何挑选、涂抹?秘诀一次告诉妳!

涩谷之所以能从江户时代的宿场、战时的暗市,经历 1946 年在日台湾人与警方武装冲突的“涩谷事件”后进而演变为今日的繁荣,靠的都是“接纳多元文化”这个关键字。如果一个社会能接受奇装异服的人勇于自我表达,那为什么不能接受有些人选择自我放逐的生活方式呢?涩谷是日本年轻世代的心灵依归,而年轻族群是改变老日本守旧思想的希望;身为一位城市观察者,我希望浮浪者能永存于涩谷。

“森林之所以漂亮,就是因为每棵树都长得不一样。”城市也是如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