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瑞典,“夫妻育婴假”让爸妈们有 480 天的时间可以在家照顾 3 岁以下的幼儿,其中 390 天领八成薪,剩余的 90 天有每日津贴。带你从北欧各国的育婴制度,看家庭平等、育婴计画如何实践。

说北欧国家是女人的乌托邦,应该并不为过。1906 年,芬兰成为欧洲第一个赋予女性投票权的国家;1980 年,全球第一位民选女总统在冰岛产生;2002 年挪威成为世上第一个规定上市公司的董事会比须有 40% 是女性的国家,有意思的是,发动这项提议的商业部长是位男性。

世界经济论坛于 2006 年起每年发表《全球性别差距报告》,展示男女间在经济地位、学习机会、政治参与及卫生福利 4 个范畴中的差距。2018 年的评比结果前 4 名由北欧国家冰岛、挪威、瑞典和芬兰包办。

其他类似的国际评比北欧国家亦名列前茅。相较之下,性别角色的区分在现今的北欧社会中可以说是相当模糊了,女人可以做政治领袖、公司总裁,男人在家煮饭带小孩也并不奇怪。(延伸阅读:专访全职奶爸:陪孩子成长,弥补我童年受伤的内在小孩

令人欣羡的育婴制度

归根于农业社会时期的传统,今日北欧的普遍认知是:女人是劳动力的重要资产,赋闲在家太可惜了。北欧有四分之三左右的女人出外工作任有给职。既然如此,如何帮助女人兼顾事业与家庭,当然是一个不可忽视的课题。瑞典 1930 年代开始建构的福利社会就是和女性运动相互连动的。

孩子生下来之后交给长辈亲戚帮忙带或送去私人的保姆或托儿所,不符合北欧的社会习俗,这里的育婴制度由政府主导。在这方面瑞典是先驱先河,1974 年瑞典便开始实施亲职保险,时至今日,保险的内容包含了这些项目:“孕妇津贴”让怀孕妇女在身体不适合工作的状况下请假休养;“夫妻育婴假”让爸妈们有 480 天的时间可以在家照顾 3 岁以下的幼儿,其中 390 天领八成薪,剩余的 90 天有每日津贴;“临时照顾假”则是于家中 12 岁以下的儿童生病时使用。除此之外,1 到 5 岁的托儿所、幼稚园学前教育和6到12岁学龄儿童的安亲班都在政府教育当局的责任范围之内。单亲妈妈必须轮值夜班的话怎么办?没问题,瑞典有全天候的托儿所。以上育婴福利领养小孩或同居生子的人都适用。北欧完善的育儿福利让人欣羡,不过这些好处也不是没有代价的,缴税的时候会心痛不已,呵呵!

奶爸推婴儿车散步街头

北欧的育婴制度十分注重父亲的参与。以瑞典为例,2016 年起,480 天的育婴假中双亲都有 90 天固定不能移转的配额,其余的由夫妻自行分配,爸爸的额度一口气上修了 30 天。瑞典朋友马库斯告诉我,瑞典知名儿童画报《Bamse》的主角邦瑟熊就曾经树立了父亲的典范,在家带他的3个熊宝宝。北欧的爸爸们不只是养家糊口的赚钱机器,他们早已放下了威严不可亲近的父亲形象,温柔地介入各项家庭事务了。换尿布、帮小孩洗澡、洗衣服、做晚餐,都难不倒他们。毕竟家是夫妻两个人共同经营的,小孩的成长只有一次,错过了多可惜!

在北欧的街头经常可以看到爸爸们推婴儿车逛街散步,即使是在非假日的时候。铁汉也可以有柔情的一面,我想很多女人应该跟我有同感,认为会做家事、带小孩的男人才最帅,就让我们叫它作“新男子气概”吧!(延伸阅读:【好老公指南】全职奶爸陈廷宇教妳如何训练“猪队友”

更平等的两性发展

真正的性别平等, 不是一味地强调女性主义,而是追求两性间的角色平衡。既然男人可以在家带小孩,女人也应该要当兵!相关规定于 2014 年在挪威国会通过,使得挪威成为全北约(NATO)还有全欧洲第一个性别中立征兵的国家,1997 年和之后出生的女孩得去服役。挪威大学一些男性比重高的工程科系有女性加重计分,近年来不少高等院校向教育当局申请实施部分科系男性加重计分。护理和幼教方面的男性员工比例过低,也是有关单位计画改善的环节。北欧国家在这些方面的意识和做法,值得我们追踪和学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