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权浪潮在时装界吹起,如果你以为 Slogan T “We Should All Be Feminists”就玩完了,那么就大错大错。从 Dior 创意总监 Maria Grazia Chiuri,带你看懂时尚与女力的魅力!

说句实话,在大品牌的时装屋中,女性设计师的比例简直低到不行,根据《BOF》统计,每年参与四大时装周的女性设计师少于四成。


图片|来源

2016 年,在 Maria Grazia Chiuri 接掌 Dior 创意总监一职之前,LVMH 集团旗下的 15 个时尚与奢侈品牌中,只有 3 个是由女性设计师掌舵大权— Céline 的 Phoebe Philo(现在已经变成Hedi Slimane了)、Kenzo 的 Carol Lim(现在跑去专心经营 Opening Ceremony 了)、Thomas Pink 的 Florence Torrens(现在前 Chloé 创意总监 Clare Waight Keller 则是加入了 Givenchy);而 Kering 集团旗下也硕果仅存着 Stella McCartney 与 Alexander McQueen 的 Sarah Burton 两位女性掌门人。(延伸阅读:不分男装女装!中性成时尚,从二战时就开始了


图片|来源

怪不得,身为一名母亲与妻子,Maria Grazia Chiuri 注重女权的精神在 Dior 17 春夏系列便引起热议,一件写着“We Should All Be Feminists”的标语 T 阐明了一切,时尚产业迅速将她解读为行动主义提倡者,除了选择在 Valentino 的品牌销售达到高点时离去,她一心将 Dior 女权化、年轻化、指标化的野心更是被烘托的一览无遗,而时间点正好搭上美国总统川普的失言顺风车,时装界也就此因她吹起一股“女权浪潮”。

“人们都觉得这只是趋势的现象,我不同意,我想要表达的是,某种非常个人、但同时又是全世界必须关注且明瞭的事。”


图片|来源

在她的处女大秀上,Chiuri 以击剑主题包装,对于 Christian Dior 先生以往的经典设计聚焦并衍伸、广纳 Dior 历来设计师作品的创作高潮,当中不乏 A-line 轮廓的 New Look 开端,五零年代 Yves Saint Laurent 设计的 Trapeze 洋装、七零年代 Marc Bohan 的打褶洋装、Gianfranco Ferre 的标志性白色上衣,甚至连 Hedi Slimane 为 Dior Homme 注入的蜜蜂图腾也参了一脚,此举不仅是作为女性谦逊但强劲的致敬,更为 Dior 重新勾勒出了属于新时代的女性形象—不收边的牛仔裤、中性的皮夹克、字母 T、作为洋装肩带与裤头的 Logo 松紧带、大量优雅却不失个性的印花装饰,以及醒目的金属 Logo 拖鞋⋯⋯。


图片|来源

小时候,我压根就认为 Dior 是给老一辈的贵妇在穿的,直到 Maria Grazia Chiuri 赏了我两记耳光,在她执掌之下的“新 Dior ”,是青春、是朝气、是有千禧世代听了会着迷的故事性的。

而这些有关于女性的故事,就这样一季又一季的被歌颂、被传承。

Dior 18 秋冬以六零年代的五月革命作为灵感,动荡的时局迫使大学生走上街头抗争,也代表着父权、传统的旧有秩序正式决裂。Chiuri 把心思摆在装饰纹样和面料的对比,那些属于嬉皮年代的印花、拼接、刺绣、图腾、流苏,是当季最抢眼的元素,也是回应历史的最佳符码,然后,Ruth Bell 再次以一件“C’EST NON NON NON ET NON!”标语 T 震撼了观众席。


图片|来源

如果你认为 Chiuri 除了用“SLOGAN”炒作女权主题,已经变不出其他新把戏的话,不妨看看她在 19 春夏结合现代舞表演艺术、赞颂了女性躯体的空灵与伟大;19 秋冬秀场摆着一张张以女性艺术家 Tomaso Binga 的裸体轮廓、临摹英文字母的图像,藉此彰显女性自主的高度自觉;19 春夏高订大秀上将轻透薄纱打造为丰盈的飘逸长裙,与时尚马戏团的主干呼应、强调女人与生俱来的趣味横生。


图片|来源

“当今时装界的创作再也不只是制造出漂亮的华服,让女明星在红毯上拍拍照,身为一名设计师,特别是一名女性设计师,我必须从中投射出自己的作法和思绪。”


图片|来源

有些时候,我们都忘了时尚可以“很好玩”、同时也能“很有深度”,时尚品牌必须维持一贯的价值形象,但于此同时,新设计师也有权赋予当代女人“玩弄时尚”的掌控权,我们从来就不需要将某种既定形象、或是传统价值观强加在她们身上。

最后,我想起 Sarah Burton 曾说替女性设计衣着,使得她成为足够与世界搏斗的勇士,那么我猜,Maria Grazia Chiuri 要的并不多,她只希望女人们能够与她共乘一架马车,从驾驶方向望过去,是万花筒为底色的、多彩而坚毅的抗争之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