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时尚里,我们永远能挑战“性别”的极限,这也是它之所以迷人的原因。我们会问:阴柔是什么?阳刚是什么?中性是什么?服装是什么?人们找寻“身份认同”的起源,其实要从“战争”。

时尚这事,其实就是整个产业不断透过“服装”寻得属于自己的“Identity”,这种自我归属有关存在、有关意识,也有关性别。所以在谈性别轮廓之于服装概念之前,让我们先来聊聊“战争”之于时尚的重大影响。

没错,战争。

如果你有搜藏任何一本时尚史,或高中上历史课时没有倒头就睡的话,在历经了二战的硝烟与炮火,战争对时尚有着极强的破坏力,我们这些后生晚辈就算不用亲身经历也能明瞭,当时人心惶惶、经济紧张、物资配给全然投入前线与备战的状况下,Who gives a damn about 身上穿的是什么?

将时间再往前稍微推进,二零年代是女性意识萌芽的初始,追求享乐的女人褪下了马甲的束缚,穿上直身低腰洋装,及膝裙摆让女人活动更为方便,洋装上缀满华丽的刺绣、珠饰、羽毛、流苏,走起路来、抑或随爵士乐起舞时,整件洋装犹如荡漾的水波闪闪发光。那个年代的女人最爱流连爵士酒吧喝酒跳舞,稍微有点社经地位的,则是相约在沙龙聊艺术、谈文学,哦对了,不可缺少的还有不离手的香菸,以及从性感红唇吐出的袅袅白烟。


图片|来源

但是当战争结束后,有关时尚的一切风云变色。

二战过后,女人开始脱下繁复的裙装,转而套上方便“工作”的裙裤与套装,在材料极其缺乏的状态下,服装设计师们也只能煞有其事的把补丁化为装饰元素,连皇室们都意识到,在那个充满灰色领域的世代,穿着奢华是件不合时宜的事,不过也多亏了战争,女装变得更简约、更大方、更无性别化,所谓“中性工装”的诞生,实在也不失为女性主义的一大进步。


图片|来源

然而谈到现在,Jonathan Anderson 眼中的中性又是全然另一回事。在他眼中,性别从来不是“固着”的概念,而是一种“流动”的美学尝试,Anderson 一心希冀着打破社会僵固的刻板印象、作为最强而有力的现代化反击。


图片|来源

2008 年,Anderson 成立了男装品牌 JW Anderson,他相当善于将男装和女装的设计元素巧妙融合(比起男生穿裙子、戴珠宝,他谈的可深多了),在男装设计上成功取得刚柔并济的美学剪裁,重新定义面料如流苏、斜裁、皮革拼接之于性别之底蕴,初试啼声便获得了极高的评价,甚至两度抱走了 LVMH 大奖。两年之后,他应着极高呼声、顺水推舟设计了品牌的首个女装系列,照样重击消费者的购买欲—秀起,众人引颈,幕落,掌声如雷。(你几乎可以听到一样分贝的欢呼声和刷卡机声)


图片|来源

“性别如我于浮云,不论我为谁工作,不论我是谁,这是我创作时永远不变的初衷,男女装的区分永远就不是我考虑的范围,我想的是服装背后的含义。”


图片|来源

同年,这位 34 岁的大男孩接下 174 岁的品牌 LOEWE 创意总监一职,相较于年纪轻轻就声名大噪的 Anderson,LOEWE 将近三甲子的时尚之旅算是走得颠簸,比如一开始卖的不是自家产品、而是 DIOR 的 New Look,庆祝 150 岁生日时,品牌甚至还在帮 LV 做代工,有人说 LOEWE 的起起伏伏得归咎于品牌一直没有一个明星设计师加持。(延伸阅读:Handsome Lady|时尚穿越:有一种性别,叫做蒂妲史云顿

结果在 Jonathan Anderson 入主之后,你瞧,现在不是人手一只 Gate 或 Puzzle Bag?


图片|来源

我想,时尚之所以那么引人入胜,正是因为它从来没有任何“准则”可言,Anderson 是个艺术气息型态的玩家,20 春夏男装的粉色拼接洋装、19 秋冬女装的宽肩束腰格纹外套、 19 秋冬男装的皱摺圆点流苏套裙、19 春夏女装的抓皱条纹 Oversize 落地衬衫⋯⋯。男女装元素的混用,直截了当的说明时尚的本质便在于“着用者”本身的“人格气质”,所以啊,阴柔是什么?阳刚是什么?中性是什么?服装是什么?(延伸阅读:【时尚穿越】前所未见的新性感!跨性别超模登时尚杂志封面


图片|来源


图片|来源


图片|来源


图片|来源

从一开始的女装女穿、到战争纷扰下的男装女穿,再到现代突破窠臼的女装男穿,都什么年代了,谁还在区分什么男女装、阴与阳?一旦穿上身,就等你自个儿来定义,自己的 Identity,由自己来 Identify,原来啊,这才是时尚有关于性别的、最高端的穿衣哲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