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 年,年仅 19 岁的 Winnie Harlow 被执行监制兼主持人兼前超模 Tyra Banks 于 Instagram 上挖掘,半推半就的参加了第 21 季的比赛,当时她以本名 Chantelle 首次现身、大胆出镜,一路在自我定夺中不断拉扯,但比起伴随着实境秀四起的抓马剧本,更攫人目光的是她的肤色,或者说,跟她一起长大的“疾病”。


图片|winnieharlow@instagram

2014 年,年仅 19 岁的 Winnie Harlow 被执行监制兼主持人兼前超模 Tyra Banks 于 Instagram 上挖掘,半推半就的参加了第 21 季的比赛,当时她以本名 Chantelle 首次现身、大胆出镜,一路在自我定夺中不断拉扯,但比起伴随着实境秀四起的抓马剧本,更攫人目光的是她的肤色,或者说,跟她一起长大的“疾病”。

所谓的白癜风(Vitiligo),又名白斑、白蚀症,是一种极为罕见的慢性皮肤疾病,主要症状为皮肤上形状不规则的浅色与白色斑驳。从小饱受“乳牛”、“斑马”、“人行道”等戏谑霸凌的 Winnie,当时终于决定站上国际性的舞台,高抬下巴昭告世界,嘿,“丑”是那些无所谓的路人们附加在你身上的概念,与你自视的“美”与“自信”全然无关。(同场加映:当生物学家参加美国小姐选美赛:我可以同时聪明,又很漂亮吗

我记得她没有赢了比赛,但她懂做自己又带点桀骜不驯的态度,彻彻底底的赢走了我的心。


图片|winnieharlow@instagram

现在,当其他参赛者还待在美国郊区偶尔接接拍照 Case a.k.a. 就此销声匿迹,Winnie Harlow 的星路则是越闯越顺,她分别以一身 Jean Paul Gaultier 的赧红色长袍走上了坎城红毯、一袭 Tommy Hilfiger 的鸵鸟毛亮片礼服出席 Met Gala 的晚会(我的老天,你们知道光是受邀这场恶魔的时尚盛宴就有多值得尖叫到破嗓了吗?);登上了无数杂志封面,当中最令人惊艳的便是她和另一位白斑症女模 Shahad 一起出镜 2019 六月号的《Vogue Arabia》封面;替 Kenzo、Philipp Plein、Prabal Gurung 的大秀开场⋯⋯


图片|winnieharlow@instagram


图片|winnieharlow@instagram


图片|winnieharlow@instagram


图片|winnieharlow@instagram


图片|winnieharlow@instagram

接着在去年,她终于成功“站上巅峰”,抵达众模特们的终极殿堂——Victoria’s Secret 的大秀舞台。


图片|winnieharlow@instagram

“成为维秘天使一直是我的梦想,当我收到试镜结果时,我开心到说不出话来,世界终于准备好接受不同的“美”了。”

不同的美,不同的肤色。看完了 Winnie 的故事,我告诉自己必须静下来反思背后体现的含义,究竟在“时尚”这个审美可广可狭、对模特要求时而过于病态的产业中,镜头前的“表演者”与我们这群“观者”之间究竟该把持何等微妙的平衡,才能达到销售数字、收视率、话题性令人通盘满意的成效?然后,我想起曾经叱吒九零年代的 Kate Moss 曾脱口一句狂言,她享受自己身上没有赘肉、当一个怎么拍怎么骨感美的瘦子,这才是“时尚”;然而时序推进至网路挂帅的千禧世代,难道只有“瘦”才是美、只有“白肤金发大眼”才是时尚?(也推荐你:我觉得自己永远不够瘦,直到减肥吞噬我的生活

Hell no。我们呼吸、前进、生存的这个年代,关键字是“自信”。


图片|winnieharlow@instagram

所谓自信并不会自动消除不安全感,而不安全感并不代表着你没自信,只差在你接不接受你的“不一样”。我的颧骨太高、你的掰掰肉太多、他的骨盆太宽松,噢,这些都还只是表面可见的皮毛,我的自我意识、妳的家世背景、她的财力学历⋯⋯然后我们修图再修图、发文再发文、说谎再自欺、圆谎再粉饰,计算着每则 Po 文的赞数,彷佛只要活在赞叹声之中,自信这事儿就会油然而生,然后偶尔出现的负面批评,力量就够庞大到让我们全盘皆输。不过说句老实话,我们究竟输给谁了?


图片|winnieharlow@instagram

原来啊,我们是输给自己的不安,输给自己选择了自尊(Dignity)而非自信(Self-esteem)。

当然,也有人说 Winnie Harlow 是因为她的病症而成功,没有那些漂亮的黑白肤色,她只会是哈林区随处可见、又高又瘦的高个女子。不过我想,Winnie 代表的不仅仅是这个世代真正缺少的“自我认同”,更多的是“拥抱真我”。


图片|winnieharlow@instagram

所以女人啊,适时给自己的缺陷一个拥抱,输了面子、赢了里子,有时反其道而行,说不定迎接着妳的,是另一种步步踏实、句句入心的新生活。

美不美、丑不丑,现在开始,信不信由我。

把 Winnie Harlow 的精神带着走

“I’m breaking boundaries. But I definitely don’t want to be called a role model. I make mistakes, I swear a lot, and that’s not beauty.”
(我的确打破了时尚对于“美”的疆界,但我一点也不想被称为“典范”,我也会犯错、会骂脏话,那一点也不美。)

“I am honestly so sick of talking about my skin, literally so sick of it. I hope one day I can just stop talking about it. I’m just me. I live every day as myself.”
(我实在受够人们老是谈论我的皮肤,以前也好,现在也罢,我希望有一天人们可以停止夸奖或批评它,我就是我,我的皮肤只是我的一部分。)

“The way we define beauty is from social media nowadays, but personally, I find beauty in everything. You can call me cliche; however, this makes me content everyday.”
(我们现今大多以社群媒体的呈现方式来定义“美”,但对我个人而言,美存在于每件事物上。你可以说这很陈腔滥调,然而,这种心态正是我每天都很知足、很快乐的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