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多大,机场是人生的缩影,多少过客皆为下一站停留,而短时间内和彼此交会,一照面,便以永恒挥别,又或是,从此共度永恒。巧合相遇的绝妙之处就在这,发生之前,你不会知道那人和你的缘份深浅。

 

排着队,要拿从曼谷飞阿布达比、阿布达比飞伦敦的两段机票,看着前方一群人,却又不确定到底排的是正确队伍,看到一位东方女生,直到见她手中绿色护照闪过,我才用中文发问:“妳也要转机到阿布达比吗?”这真不是平常的我,相较偕伴相游,我宁愿独行,不开口最好,默默在茫茫人海中,窥视他人人生。我喜欢一个人。那当下,也不知道哪跟筋不对,累了吧,就想用母语找人讲讲话。原本打算问到答案就说再见,再见再见再也不会见,哪知道这一开口,就一路聊到阿布达比。

 


A大我一岁而已,不是飞伦敦,要飞巴黎。她并不住在巴黎,而是在德国念工业设计硕士的交换学生,在实习期间被公司正式聘用,发给一年工作签证。在返德开始工作之前,先到巴黎度个小假。

 

 


每个人都有自己最爱的城市(Budapest)

 

 


一提到巴黎,我皱眉,那情侣必去的浪漫胜地啊,我脑中却连连闪过几个非常不好的印象。先说,每个去过巴黎的友人都是负面评价大于正面,美?欧洲城市真要说美,该去的是捷克。浪漫?满地垃圾鸽子粪便,街道小巷都是尿骚味。没礼貌是正常,讲个笑话,上次和法国朋友聊天,问他法文的Excuse me怎么说,他大笑,“没这个字!我们法国人不说excuse me!”当然是玩笑话,还是有的,但每人都说服务生的态度叫人不敢恭维,对应秘诀是,他凶,你比他更凶,看谁人敢凶你。


友人Miss A讲的故事最惊悚,说那次去巴黎啊,听朋友说,某人包包被偷,写有住址的资料、钥匙、钱包通通都丢掉,报警备案后也没多大惊小怪。唯一奇怪是室友怎么好多天没回家。几天之后,才发现室友已经被强暴弃尸在荒郊野外。

以上都是听来,巴黎到底是怎么样的城市,我想就跟世界上所有地方一样,每人心中的最好不一定是别人的最爱,还得要自己亲自体验才能算数。

和A聊开来之后,当然把这些恐怖趣闻通通告知,搞得她精神紧张,要分别时我们还叮咛对方,抵达后立即相互报平安。
其实出门在外不就这样,犯罪现场每秒在发生,不要怕多疑,小心安全为上,若碰到上,是你命,全世界谁有Liam Neeson那种老爸?

现在啊,常常懒得社交,想一生几个知心好友已足够,哪来力气又见新人,彼此又要把几十年人生再次交代,不不不,早熬过了上台自我介绍的学生时代,谁也别想逼我坦白从宽。可是,在这样别扭固执的自闭人生,几次的偶然,每一个新知都互放光辉。有没有这种感觉,有时候,陌生人反而更容易交谈?除去既定印象,对彼此而言都是张白纸,想怎样上色自己琢磨。
 

回头来说和A的交会。

 

她说真羡慕我的人生自由飘荡,说她已经不敢了,我的人生多好!我说,我才羡慕她,已经有稳定的工作签证、收入,不用再漂泊。原来我们都向往他人的生活,而忽略自身当下处于的,才是他人眼中的美好。

 

 


原来我们都向往彼此的美好。(Amsterdam)

 


我还真庆幸这次我的神经错乱乱搭讪,从那句问题开始,我们真的话匣子没停过,连上机累的翻倒,讲话断断续续,昏睡过去,起来接过也不生疏。在豪华到光彩夺目,只怕你还不晓得他们有多富有的阿布达比机场道别,拥抱过后分别。
 

是谁说过,有人相伴的旅程是最短的。一个人出发,一个人抵达,可在中途的好多个人,都让我不再是一个人。


再睁眼,伦敦到了。

 

 

我们都不是一个人

〉〉【一个人的精采】十位台湾女孩的伦敦冒险

〉〉Single life.一个人的幸福生活提案

〉〉一个人的精彩到两个人的圆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