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没有那么一个人,深刻地认识着你,也值得你付出心力理解他,但在一次次交流过程中,你们越来越好,却也越来越清楚彼此并不适合以“伴侣”身份共同生活?或许啊,真正的问题并不是谁过于消极或是不愿改变,而是这个社会对“伴侣”所预设太多的想像与义务。

公号 ID:knowyourself2015
公号简介:人人都能看懂、但只有一部分人才会喜欢的泛心理学。

在一开始,我要告诉你们,我在后面要讲述的,并不是任何意义上的“答案”。我没有答案——也许你能告诉我。

(一)

不知不觉中,社会还是给我们养成了很多对于“伴侣”这件事约定俗成的理解。从小的方面来说,你们要在节日里互相问候,经常保持联系,基本掌握对方的行踪;从大的角度来看,一个人在考虑自己未来的选择时,无论是由哪一方做出妥协,一定要把对方考虑其中。两个人如果是情侣,他们或者在一个地方生活,或者计画着某一天在同一个地方生活;人们在修成正果的路上必须考虑同居,很大部分的夫妻认为必须在同一个房间里睡觉。

当然现在也有越来越多推崇“开放式关系”的伴侣们。但那似乎又是一个新的套路的出现:就好像,只有因为不想履行一对一排他性的感情义务,才要挑战关于“感情”的种种被默认好的规定。

但这几年我常常在想,如果脑洞大开的话,“伴侣”这个身份,能不能脱离上述所有存在?形成持久稳定的亲密关系这件事,有没有可能完全不参考前面的套路?那时,这种伴侣身份能让双方满足吗?

两个人能不能是伴侣,但是一直在不同的地方生活,能不能仍然做所有自己想做的人生选择,即便会带来好几年的分离?能不能仍然因为对对方的爱,不会对其他人产生情感?

我其实的确并没有答案。(也推荐你:【姐的狂语录】何必管标准答案,我有自己的人生规则

(二)

当然我也并不是闲着没事才想这些事的——还是因为有着切身的需要。

我不知道在你的心中有没有一个“有羁绊”的人。我的世界里是有一个这样的人存在的。


图片|pixta 图库

在非常多年的时间里,有这样那样的原因,让我们反覆体会到彼此并不适合在一起生活,也的确早已走上了完全不同的人生轨迹;但在这个过程中,我们形成了对对方深刻的理解——他理解我是个什么样的人,我的光明和黑暗;他明白我的矛盾、我的困惑、我的不安与不甘;我觉得他有九成以上的把握,能够预测我在某种情境下会大致做出怎样的反应和行为。

我在和他分开的这些年里,很多次都在心里“下决定”要切断这种羁绊,但这种羁绊似乎有着超越我个人意志的更大力量。

但同时,我也不断越来越清楚地意识到我们之间存在着的、不符合套路的那些“不合适”。无论是哪一方,我们都没有办法如对方需要的那样做出妥协。有些事就算我愿意我也知道我做不到。我们都欣赏一种人,但符合套路的生活都需要另一种人。

就这样,我终于慢慢开始一点一点思考,这些关于感情约定俗成的东西,究竟是不是不可挑战的。

(三)

有这样一个人存在,对我来说,很重要的一点意义是,感受到自己还不是绝对的孤独。我曾经在一篇书评里写过:

“假想一下,你在一个荒芜的星球上,这个星球上除了你之外,只有那么一个人,因为那个对方的存在,你才能够不对自身的存在产生怀疑,你才能从绝对的孤独中得到一点点虽然微渺却不可或缺的拯救——因为‘孤独感的消除或减轻’而造成吸引,可以说对任何人来说都是无法抗拒的。而不难想知,一个主体的特异性越高,其孤独感以及消除这种孤独感的难度也会越高。那种存在的诱惑力对这样的主体来说几乎就是致命的。”(同场加映:30岁后的怦然与细水长流!《追婚日记》:我要个懂我的人

除了孤独感之外,可能更重要的一件事,是“信任”。对我来说,如果世界上还有一种感觉比“强烈的爱”更好,那就一定是信任感了。我毫无保留地相信他,对我来说这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这两点,也许对于这羁绊一直不消失,起到了很大的作用。

(四)

这个被我称为“有羁绊”的人,其实我们平时联系非常少,可能一两年才会见一次,一起喝个茶、散个步,也仅此而已。但在并不联系的时刻里,我始终知道他对我的重要性;每次见到的时候,我们还像当年一样“近”。


图片|来源

我能感受到的自己的变化是,我已经不再会把关系中的事,像查字典一样,对照大众那些约定俗成的标准,去查找意义。我曾经会那样做,但那样做从来没有给我们的关系带来过任何好处。

当我不那样做的时候,其实我对我们之间的模式、状态,都是舒服的;而一旦我那样做,我就开始焦虑,试图为无法匹配的东西寻求解释和意义。

我开始从我们自己出发,接受关系中发生的事。我不去给这种关系命名,接受它自然的发展——也许有一天,这种我所感受到的羁绊就会自然消失,那也没有什么。那必然也是那时的我所需要的。

对我来说,爱并不需要是陪伴,我更需要的爱和我想要的家一样,是一个困顿的时候,可以用来回首的地方。

也许对很多人来说,我的这种状态是不好被理解的。毕竟在所谓“现实”的世界里,好像什么都没有发生。其实,当我们都以个体的形式存在的时候,我们都很容易理解每​​个人都有独特性,因此,两个独特的人之间发生的关系,原本就应该是独特的。(看看更多:生命没有错的路!心理学看《荼蘼》:接纳你独一无二的人生

我只是觉得,社会中有很多声音训化着我们,广告、电视剧、约会专家。他们让我们每个人都去学习一套通用的感情和关系中的语言,要求我们都以这套语言去相爱。这套语言的存在让我们在关系中变得十分自以为是,妄加评判。当对方表达出这套语言时,我们判断为爱;当对方的言行不符合这套语言时,我们就得出一些负面的解读和结论。

和所有认知范式一样,这套通用模版的存在,会让认知的过程加快。这套模板可能对大部分人来说,在百分之七八十的时候,都是适用的;但往往就是那不适用的百分之二三十时间,让我们错过彼此。而且,人是复杂而立体的,只有当我们深深接受这种复杂性,我们才能真正和对方产生独特的“羁绊”——正是你们所理解了对方身上不被通用模板理解的部分,才让你们对彼此来说不可替代。

是在昨日 梦还是
温柔的长毛巨兽 年幼,脆弱,不知深浅。
我是你笔下精细的,树叶的脉络
你如月光般注视我。
(写于 2010 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