单身日记,写缱绻的单身心事。有些爱情,来的时机不对。曾经我们着迷越洋连线,看遍爱情电影,你在纽约的凌晨扔讯息给我,一次半夜通话,你说寒假就要回来了,问我相不相信世界上有 perfect match,我想了想,很犹豫地说还是要看情况吧。你说,那就是有啊。

Spotify 有一个功能,能够显示追踪对象正在听些什么歌。我曾经觉得,光是能够阅读你的歌单,就是一件十分诗意的事情。

从 The Smiths 的 There Is A Light That Never Goes Out,到 Pink Floyd 的 Wish You Were Here,尽管当时我对这些乐团的理解仍然不多,还好笨拙的一个一个名字扔进 google,但光是阅读这些漂亮的歌名,就足以撑起许多想念了。

那阵子我们着迷于越洋连线,一起看各式各样的爱情电影,你在纽约的凌晨扔讯息给我,正好是我要离开公司吃午饭的时候。我们看了云端情人和恋夏五百日,讨论里头喜欢的乐团跟歌词。一次半夜通话,你说寒假就要回来了,问我相不相信世界上有 perfect match,我想了想,很犹豫地说还是要看情况吧。你说,那就是有。(同场加映:千万人中遇见唯一的你,需要运气更要珍惜

那时候我觉得你天真得有点好笑。但我也是很后来才明白,所谓的真爱,并不一定是我不负你你也不负我,而是我们一起走过很多重要的记忆。就像那时我们一起复习的电影里说的:

“有些人闯入你的人生,只是为了给你上一堂课,然后转身离开。”


图片|来源

后来,我们没有在一起。恋爱有些时候,需要的不只是理解,还有运气。后来还是朋友的我们,有天临睡前,你贴来了披头四吉他手乔治哈里逊(George Harrison)的 All Things Must Pass 给我。万物必将消逝 [1]。(同场加映:关系树洞|我知道,被疼是一种运气

它的歌词是这样子的:

All things must pass
All things must pass away
Sunset doesn't last all evening
A mind can blow those clouds away
After all this, my love is up and must be leaving
It's not always going to be this grey

有的时候,我还是会想起你坐在电脑前听歌的样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