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过隐私被侵犯,或者无心交际的时候吗?瑞士人的处世哲学,带你看如何用自己的方式,在关系里也拥有自己的个人空间。

某天,台湾朋友 W 带女儿游苏黎世动物园,突然她的目光被一名身着粉红色豹纹装的女孩儿吸引,还隐隐约约瞥见一个熟悉的身影。她忍不住回头多看一眼。咦,这不是费德勒(Roger Federer)吗?原来女童是费德勒的孩子,他带着妻子、两对双胞胎和保姆一起逛动物园。其他游客路过回头率也百分百,面露惊讶,但没有人上前与网球明星攀谈或拍照。

看见大明星,W 既雀跃又害臊,心脏几乎打了个结。最后,她终于按耐住羞怯的心,深吸一口气,走向费德勒问他:“请问我可以跟你拍照吗?”费德勒和蔼可亲地答应了,但顾及家人的隐私,他补上一句:“请不要拍到我的家人。”此时,一旁的民众突然蜂拥而上,争相合照。W 后来与瑞士家人谈起这段奇遇,他们非但没有感到开心,反而担心这样做打扰到费德勒一家人呢。

相较于亚洲社会,西方人强调个体的独立性及个人权利的不可侵犯性,特别重视隐私权。和瑞士先生相处,我的感触很深。假使我多瞄他的电脑或手机萤幕几眼,他会不高兴,他也不喜欢我去书房看他做事。某天,他向我婆婆抱怨邻居 A 爱管闲事,我原以为有八卦可听,没想到事件很一般。某个晚上,我先生在公共储藏室做木工,A 见着了心生好奇,东看西看提出不少问题,惹恼了他。让我惊讶的是,我婆婆听了抱持相同的看法,认为邻居之间保持距离比较妥当。


图片|来源

向邻居打声招呼是基本礼貌,但为了尊重彼此的隐私,老派的瑞士人少多说话。如果你想多聊,你得察言观色,确定不会打扰才可多问,否则失礼。朋友 G 同瑞士男友和几位友人分租一间公寓,共同使用客厅、厨房及卫生间。我原本担心这种生活型态缺乏私人空间,久居澳洲的 G 却不这么认为。她补述,瑞士人和澳洲人的交际文化大不同。澳洲人在公共空间碰见邻居或房友,习惯花时间闲聊,但她的瑞士房友只会打招呼,不多说话,让她感觉轻松自在。延伸阅读:“我们不熟,所以不想透露”如何礼貌而理性地建立个人边界

除了邻居,擅长闲谈的英语圈人遇见同事也很能聊。因为工作关系,我和学校的行政人员 C 碰面两次。C 来自美国,虽然我只跟她见过两次面,但我对她的瞭解比其他碰面多次的瑞士职员还要深。C 像好莱坞电影常见的邻家女孩般热情开朗。初次见面,她便立即开启“朋友模式”和我闲话家常,让人倍感亲切。相反地,学校的瑞士职员多了份距离感。我们谈过好几次公事,但所有的谈话内容仅限于工作。

在职场,不少瑞士人做到了公私分明。对他们来说,同事是同事,朋友是朋友,不把工作与私生活混为一谈。下班后,他们很少和同事吃饭或喝一杯。假如真要私底下碰面,必须事先约定,没有临时起意的饭局。在办公室,瑞士人甚少提及私事。尤其,在讲究职场竞争的大城市和大公司,他们认为如果私生活曝光太多,有心人士便可能抓到把柄,在升迁时利用这点扯你后腿。另外,台湾的新郎新娘常邀好几桌同事参加喜宴。我和先生结婚时,他仅邀请一位同事出席婚礼,而这位受邀人凑巧是早已认识多年的好友。

在公共场所装设监视器,台湾人认为可保障民众安全,瑞士人却担心侵害隐私权。经营瑞士民宿的朋友 J 打算在家门安装监视器,她得亲自去警察局申请。基于保护隐私的理由,主管机关提醒她监视器的摄录范围不得涵盖人行道,不准拍到路人。我老家对面的别墅也在大门装设监视器,某天女主人竟然对我妈说:“妳每天都好早起喔!” 原来,邻居的监视器镜头广,涵盖范围从大马路扩及我老家门口,家人进出的一举一动全入镜。我妈却认为,这样很好,让居家安全多了份保障。但值得注意的是,近年瑞士治安不如以往,越来越多火车和电车已安装了监视器。


图片|来源

瑞士人也积极捍卫网路隐私权。某次我拿相机拍风景,一位路人恰巧走入镜头。看见我按下快门,他竟然对我说:“No Facebook!”警告我不要把他的影像公开在脸书。在台湾,有人把脸书当日记经营,钜细靡遗分享生活大小事。而我认识的瑞士人,少有脸书活跃者。就算朋友名单全是熟识的亲友,他们也保持神祕,不想暴露太多生活琐事。很早以前,我在脸书放上标签我先生的照片,全被他取消标签。他的理由是,不想让别人知道他做了什么。延伸阅读:社群平台没有秘密,线上找工作别忘了顾隐私

人常说,在瑞士不容易交朋友。依据二○一五年汇丰银行外派人员报告(HSBC Expat Explorer Report)的交友难易榜,瑞士排名位于倒数第二位。在交际文化,瑞士人比英语圈人多了隐私权的观念。美国人对待陌生人常如朋友般熟稔,话匣子一打开,上从祖先搭了哪艘船去美国下至未来的人生规划全都交代了。相反地,瑞士人行事低调,面对陌生人少谈私事。其实,除了自我保护,替人着想的瑞士人也尊重对方的私领域,怕问多了造成困扰。同时,他们也正试探你有没有给予想多聊的讯息,观望你是不是值得交友的对象。依据个人经验,虽然一开始很难打入瑞士人的交际圈,然而一旦成为朋友,友谊便能长存呀。

本文摘自瑰娜(陈雅惠)《瑞士不简单》。由木马文化授权原文转载,欲阅读完整作品,欢迎参考原书。

《瑞士不简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