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 月 1 日是中国的儿童节,然而对许多中国儿童来说,平日生活面对的可能是恶梦。北京师范大学家庭与儿童研究中心主任尚晓援表示,有研究显示“将近 3000 万中国儿童可能是性侵犯的受害者,其中 270 万儿童面临最严重的侵害。”

6 月 1 日是中国的儿童节,然而对许多中国儿童来说,平日生活中面对的可能是挥之不去的恶梦。

《南华早报》(South China Morning Post)引述《财新》报导,北京师范大学家庭与儿童研究中心主任尚晓援表示,有研究显示“将近 3000 万中国儿童可能是性侵犯的受害者,其中 270 万儿童面临最严重的侵害。”

尚晓援出席本周在河南郑州举行的“2019 年首届儿童保护高峰论坛”时指出,根据众多学者的研究结果,在中国约 2.7 亿 18 岁以下未成年孩童当中,估计有 8% 到 12% 曾经受到某种形式的性侵犯,其中约有 1% 恐曾遭受性侵。延伸阅读:90% 为熟人犯案!如何预防儿童性虐待?

若相关数据正确,学者指出估计中国境内有 270 万儿少疑似遭到性侵。


图片|来源

缺乏性知识、害怕报复 儿同遭性侵通报少

虽然疑似的性侵案件众多,但根据报导,致力保护未成年女孩的北京众一基金会理事长孙雪梅表示,很少儿童遭到性侵犯的案件会上达法院审理:2015 年到 2018 年之间,中国法院就涉及猥亵儿童指控的案件审理仅有约 11.5 万件,“揭露出来、接受审判的只有冰山一角。”

作为研究的一部分,尚晓援的团队访谈了 126 个案件的受害者,并辨识出了几个儿童受性侵犯却未有举报的原因,包括有:儿童本身与家人缺乏性知识、害怕报复、社会污名化压力等。研究者也指出,当儿童尝试揭发性侵犯时,部分亲属会作出“负面反应”。

另根据孙雪梅的研究指出,在 2018 年间 317 件中国媒体所报导的儿童性侵犯事件当中,有 30% 的嫌犯遭指控曾对一名以上的受害者下手。在其中 70% 的案件当中,嫌犯是受害儿童所认识的人。至于案件所发生的地点,许多都是在学校或其他儿童活动的场所。

《财新》也引述北京大学公共卫生学院教授刘继同表示,中国文化惯于忽视,对于儿童虐待、忽视,不达到一定伤害程度,社会普遍认为正常。刘继同提醒,身体的创伤也许能康复,但深层的心理、文化创伤,往往会伴随一生,呼吁社会正视问题, “个体揭露的背后,更需要社会性支持。”

针对未成年犯下的罪行,近年是有逐渐获重视的迹象。延伸阅读:性侵害跟你想的不一样!十张图卡理解与拥抱性侵害的现况

根据中国媒体《Sixth Tone》报导,中国最高人民检察院的工作报告指出,2018 年中有 5 万余人因针对未成年的犯罪遭到定罪,罪行包括性侵犯或人口贩运等,较往年增长 6.8%。

该院报告也指出,正持续与地方教育部门合作,禁止性犯罪者在学校任职、公开校园性侵犯事件资讯、确保学生宿舍安全管理等。

学者吁加强性教育 提升儿童危机意识

在中国,儿童遭性侵犯的事件也持续在媒体曝光。据《南华早报》引述报导,湖南省高级人民法院 31 日表示,已将一性侵14名女童的男子判处死刑。

江苏徐州亦传出一名父亲,因殴打、强暴 10 岁女儿而在 2015 年遭判处11年徒刑,并由民政机关接管了受害女儿的监护权,成为中国首例由民政部门申请撤销父母监护权的案件。

据《南华早报》,在该起江苏徐州案件中代理民政机关的律师李晓霞也提到,中国人对于性方面的议题,向来不愿意提起,这也导致孩童缺乏性方面的意识,不晓得如何保护自己,“即使有危险,很多小孩也并不知道。”

中国青年政治学院从事青少年研究的学者童小军则表示,中国需要建立一个全面的系统以“及时侦测并防止”儿童遭受侵害的行为。童小军指出,儿童性侵犯属于一种“机会犯罪”(opportunity crime),犯人会利用好下手的儿童,认为儿童易于控制,“中国对于保护儿童的努力仍远不足够。”同场加映:【性别观察】“讲了会更惨”南投儿少机构一个性侵者的养成

针对项状如何改善,童小军表示需要更完善的性教育,也提到有许多工作正在执行当中,在社区当中也增加更多社工来应对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