据报导,《小美人鱼》王子选角可能由哈利史泰尔饰演。许多人担心,会不会又一次,这是白人王子爱上异族女孩的老套故事?荷莉贝莉的角色,会不会因此被削弱?又如果,作为非裔女性,必须要先失去声音、厌弃身体,才能融入白人社会,这样的故事,会产生什么效应?

又一次,当“白人”王子爱上“异族”女孩

前阵子,迪士尼《小美人鱼》真人版选角出炉,将由非裔女星荷莉贝莉(Halle Bailey)出演。

《浮华世界》(Variety)报导,这几日传出艾瑞克王子可能由“一世代”(one direction)前主唱哈利史泰尔斯(Harry Styles)饰演。并且小美人鱼父亲川顿国王,则可能交由西班牙演员、《007:天幕危机》反派查维尔·巴顿(Javier Bardem)担纲。于是,许多人开始担心,会不会这是又一次当“白人”王子爱上“异族”女孩的老套故事?荷莉贝莉的非裔女性角色,会不会因此被削弱?(延伸阅读:【性别观察】从非裔小美人鱼看:政治正确会毁了好莱坞吗?


图片|来源

争议一:种族的对比,如果白人是人类,非裔是人鱼?

根据 1989 年的《小美人鱼》版本,人鱼公主艾丽儿在一次意外中,拯救人类王子艾瑞克,并对他一见钟情。这是她第一次见到地面上的“人类”,并兴起在陆地生活、赢得王子爱情的念头。

当人类王子是白人男性,而非裔女性扮演“仰慕人类文化”的人鱼,许多场景就会变得有点“不对劲”。

动画其中一幕,是艾丽儿听信海鸥史卡托的说法,误以为叉子是梳头的工具,于是在上岸后一次晚宴,她当众拿叉子梳头,使自己成为“不懂人类礼仪”的大笑话。(甚至因为她的无知天真,反而更因此惹人怜爱。)


图片|来源

许多性别笑话的基础,常奠基在女性不懂常识、不懂科学、不懂逻辑之上。又尤其,当这个女性是不懂当地文化的“他者”。作为一部 2019 年的电影,如果描绘非裔女性因不明白白人餐桌礼仪,而用叉子梳头,很可能会引起争议。

在〈没幽默感?为什么女性主义者不能接受“这只是笑话”〉中,作者曾分析幽默心理学背后的“贬抑”(disparagement) 概念。在很多时候,贬抑少数族群、女性,特别容易让人觉得好笑。因为凸显“他者”的无知,才得以彰显“我群”的正常。

“许多笑话中,笑点往往与贬抑他者相关。笑话中常常出现行为迟钝、愚蠢的角色正是这缘故,我们能从别人的弱点缺陷中获得笑点。”

当白人是人类,非裔是人鱼,从中衍伸出的文化差异、阶级议题,也都需要被更仔细地处理、改写。(延伸阅读:迪士尼童话其实是爱情反教材?

争议二:声音的对比,如果非裔女性必须失去声音,厌弃身体,才能融入社会

第二,为了到陆地上生活,小美人鱼与女巫乌苏拉(Ursula)交换条件。乌苏拉说,艾丽儿的声音是海底绝无仅有的美好,因此要她以声音作交换双腿的代价。

从此之后,她不能说话。并且,她得在三天内得到王子的“真爱之吻”,才能够“变成人类”。如果在第三天日落前,她都没有得到亲吻,就会变成乌苏拉永远的收藏品。

因此在故事里,即使艾丽儿有很多话语想说,为了融入人类社会,也只能保持噤声。

少数女性为了力争上游、更好地融入社会,而必须主动消音或被动被噤声的例子,我们听过太多太多。又尤其当主角是一个非裔女性。

美国作家托妮·莫里森(Tori Morrison)曾在小说《最蓝的眼睛》描绘,一个非裔小女孩如何从小厌恶自己的身体。小说中,非裔女孩琵可拉奉秀兰邓波为偶像,天天喝牛奶,是希望自己“有朝一日能够变得跟她一样白”,拥有雪白的皮肤,以及最蓝的眼睛。

全世界都同意一具蓝眼珠黄头发粉红肤色的洋娃娃是每个小女孩的最爱。“这个,”他们说,“可真美,如果妳今天‘够乖’就是妳的了。”我摸着它的脸颊,称奇它弯弯细细一笔勾出的柳眉;抠抠它琴键般列在如弓半启的红唇间那两排贝齿。抚过它上扬的鼻头,戳它玻璃质的蓝眼珠,扭它黄色的发丝。我就是无法喜欢它。但总可以细细检视它吧,考究为什么全世界都说它可爱。

上岸以后,必须想办法融入人类社会,讨人欢心的艾丽儿,她的遭遇,很可能跟一个非裔女性的生存经验不谋而合。作为非裔女性,她与生俱来的身体与声音,很可能得先被抹消,才能被主流世界认可,得其所爱。


图片|来源

担心太早?选角是一回事,故事又是一回事

回到故事本身,过往大众文本中,“异族”女孩与白人男性的恋爱故事,往往被美化成是白人给予的救赎。也因此,这样的选角一出炉,就让许多人担忧,会不会又走回过去的刻板印象。

不过,也有人认为,迪士尼这样的角色设计,可能正是希望处理种族与性别的复杂议题。当艾丽儿意识到自己的遭遇,肯认自己的能量、索回原本的声音,正是电影中最大的看点。

在进一步的剧情出来以前,我们也不应过于担心。作为一个热爱迪士尼动画的观众,我们期待能够看到不一样的跨族裔互动关系。如果有一天,王子公主不必是白人与白人的恋情、反派不必得是身躯巨大的非裔,搞笑角色不是永远由亚裔(或英文不好的人)担纲,我们也能够从中看到更多的童话想像。(延伸阅读:非裔演小美人鱼很奇怪?让我们把迪士尼童话,公平还给每个小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