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性一定要在事业和家庭中做出选择吗?创业家廖家欣用亲身故事分享:社会期待下的“成功”的背后,有太多的牺牲和放弃,我们应该做自己认为的“快乐父母”,才是最成功的身教。

现代女性往往会“自动”在家庭和事业中做出选择

在职场中我们常见到的熟悉问题,当一个职业妇女需要出差一个礼拜的时候,别人会问这个女生的问题是:小朋友谁带?

但是当男性出差的时候,没有人会问男性这个问题,彷佛孩子会是妈妈出差的羁绊但不会是爸爸出差的羁绊,因为这个社会大多数人的假设都是“成功的男人背后都有一个伟大的女人”。

我在职场上看到很多女性到了适婚年龄,怀孕了,有了小孩之后,这些优秀的女性会“自动”在家庭和事业中做出选择,这个社会很大部分都把女性局限在家庭里,男性则有着庞大的社会压力,要求你要有高成就、要求你必须负担起养家活口的全部责任,男人肩膀上的责任和社会期待同样不轻松。

社会期待下的“成功”的背后,有太多的牺牲和放弃,更多时候,当女生选择走出家庭在职场工作的时候,她们被要求要兼顾家庭和事业,被要求把家里一切都照顾得很好,才是成功的女人。

这个赋予的角色压力和挫折力真的很大,事业需要时间精力,家庭也同样需要时间精力,有的时候,一群女性同事还会围着聊天说,带小孩比上班还累!我们应该要给在家里努力付出的每一个角色们,不管是爸爸或是妈妈,或是协助我们照顾孩子的长辈,给予衷心的感谢。

到底该不该回家带小孩?工作对我的意义是甚么?

我是一个女性创业家,第一个孩子出生时,是创业的第四年,我曾经挣扎于到底该不该回家带小孩?这时候我会听到许多人说“孩子的成长只有一次”,也会听到如果不是因为经济因素,生完小孩选择去上班表示“你不够爱小孩”,难道去上班就是“坏妈妈”?每当我很犹豫陷入两难的时候,电视新闻画面总是会播出保姆如何如何的社会新闻,让我觉得焦虑和怀疑自己。

于是,我回到原点,在心里问自己,“到底妈妈这个角色和工作对我的意义到底是甚么?”抛开所谓“好妈妈”的束缚,我不再桎梏自己牺牲自己的梦想才叫做“好妈妈”,对我来说,成为妈妈后,我仍然必须能找到让我热爱的事情,保持生活的节奏,认真的活出自己的模样。我想通了,生命很短,我想让孩子看到一个甚么样的妈妈?有快乐的妈妈才有的小孩,我觉得父母如果能活出自己的人生,才是对孩子最好的身教,这些是潜移默化中对孩子成长最好的礼物和榜样。


图片|作者提供

旧时代:老师你尽管好好管教 vs. 新时代:家长是学校教育的合夥人 

在孩子刚上国小的第一年,一个妈妈的心情肯定是紧张也欣慰的,他是不是能适应学校的班级生活?课业上是不是能够跟得上学校的进度?营养午餐好不好吃?可不可以交到好朋友?还有我也在我可以做甚么,跟我的孩子和这个学校有更多的连结?

后来,我觉得我应该将对孩子学习发展的关心化为实际行动,我能想到的就是跟孩子的教育有更多连结,我自愿当班亲代表并积极争取进入学校家长会,因为我想要参与我的孩子学校的教育,我相信“参与也是一种陪伴”,虽然有两个小小孩,加上自己在创业,多重身份下,担任班亲代表、加入家长会、担任导护志工、学校义工都是时间管理上的挑战,但是我很喜欢亲近陪同孩子成长学习的机会,身为家长会团体代表的我,珍惜之努力之。

我记得我第一天带着孩子走进小学,学校对一年级入学的新生家长演讲中,就提到家长是教育合夥人 Parent Teacher Association (PTA)的观念,这是我第一次听到这个名词,学校说:家长对于参与的正确认知和态度有三个面向,对教育事务“投入而不介入”、“参与而不干预”、“支持而不把持”,我很认同,也期望这个教育合夥人的机缘,我相信最美的教育合夥人是付出实际的行动,参与孩子学习成长的历程。

身为一个创业家,虽然很忙,但是我还是自愿担任班亲代表、加入家长会、导护志工、学校义工,很像一个八爪章鱼的生活,但是我知道我在做自己喜欢的事情,我确信这些付出,让我得到快乐也让我成长,我们在创业的过程,得之于社会太多,也希望有机会能回馈。

教育是百年树人的大业,我回想小时候,我也会很感念那些成立清寒奖学金的善心人士,他们让清寒家庭或癌症家庭的小孩有一些实质上的帮助,我一直很希望有机会可以为孩子或为教育做些甚么,我相信知识会帮助你做出正确的判断,会帮助你有更全面的观点,我从小就逼自己要成为一个很上进的人,不管有多辛苦,即使到了现在,我已经是一家公司的总经理,但是我仍然每天都在学习,把自己当成一个海绵一样吸收,我觉得有的小孩不一定这么幸福,可以没有后顾之忧,所以我想我可以先从我孩子就读的公立小学作为一个我在“教育志业”上的起点。(延伸阅读:跟日本妈妈学负责?当代台湾中产阶级家庭的四种教养矛盾

身教大于言教,培养感恩的心,除了先要有同理心之外,也带他看到他身边有许多对他默默付出的志工爸爸、志工妈妈。
让孩子更知道有许多人都跟妈妈在作一样的事情,我很期待我的孩子以后长大也是一个有能力回馈也愿意付出的人,或许在他童年的记忆中,会看到工作上忙碌的妈妈、投身学校志工的妈妈、能够自我实现拥有自己梦想的妈妈、煮一顿饭让全家人一起吃的妈妈、爱他的妈妈。

让孩子从妈妈对陌生孩子的付出中 看见别人对他的付出 

我住的地方离国小需要开车,车程 5 分钟,加上要停车,所以担任导护志工的日子需要比平常更早就起床,有一次,孩子问我说,妈妈妳当导护志工有钱吗?我说没有志工是义务的,所以是没有钱的,孩子接着问,那妈妈妳停车要钱吗?我说要阿,停车当然要钱,孩子那时候才一年级,他就问妈妈那妳不就亏了?(因为孩子想没赚到钱还要付停车费)

孩子天真的问题,才让我想到我应该告诉他,妈妈为什么要当导护志工?也机会教育告诉他学校有很多家长都在担任志工,像是保健室阿姨、图书馆的志工家长、彩虹生命教育志工、圣诞舞台剧、打流感疫苗健康检查时也是有许多保健志工家长、晨光家长、爱心妈妈等,让孩子更知道有许多人都跟妈妈在作一样的事情,我很期待我的孩子以后长大也是一个有能力回馈也愿意付出的人,或许在他童年的记忆中,会看到工作上忙碌的妈妈、投身学校志工的妈妈、能够自我实现拥有自己梦想的妈妈、煮一顿饭让全家人一起吃的妈妈、爱他的妈妈。


图片|作者提供

为了遇见更好的自己,我希望自己成为一个更好的人

当然,在当妈妈的时候,我常常给自己太大的压力,我想要当一个完美的妈妈,就像在工作上我会想要做的很好一样,但是,当我发现我并没有办法做到的时候,我常常都很挫折觉得自己不够好,而这个不开心的感觉,对自己的心灵并不健康,对家庭气氛也不好,孩子也会感觉到压力。

有一次,我忘记帮孩子带便当袋,当送孩子到学校时要下车才想起来,这时候我就觉得自己是一个少一根筋的妈妈,怎么会这么粗心连便当袋都忘了,也觉得这个粗心健忘给孩子很不好的示范,但转念我觉得自己这样的想法并不是准确的,在我读的亲子教养书籍里面,常谈到养成孩子做自己的主人。

其实,准备好每天上学的东西,不管是功课、水壶、书包等,这些是孩子的事情,我怎么把这个变成是自己的事情,虽然小孩才二年级,但是我从来没有让他觉得星期二他要自己记得带便当袋(而不是妈妈应该要记得带便当袋),当天我跟他说了这个想法,孩子说好,他知道了,果然没多久后,有一次出门前孩子发现没有便当袋,他就问我说妈妈今天有带便当袋吗?(延伸阅读:让孩子不乱扔食物的法国式教养!

听到这个问题,我的心里好感动阿,我觉得孩子长大了,他懂得这是他的责任,也感动于孩子把我的话真的放在心上,我也如同亲子书上的,不吝于给予口头赞美的回馈,我告诉孩子妈妈看到他对自已的事情有责任感是个很棒的孩子,也告诉他妈妈愿意永远陪伴他保护他长大,妈妈有些地方不完美,比如说有的时候会忍不住大声,对他生气,妈妈也在练习“有话好好说”,身教大于言教,我也感觉到孩子渐渐地越来越温和理性,跟弟弟的相处也减少了许多大声说话的频率,有一个晚上入睡前,我问孩子:妈妈是不是有进步很多(有话好好说)

他点点头,这个点头对我是很大的肯定,因为我正在改变自己不要急躁、放慢速度、变成一个更有耐心的妈妈,不仅仅是为了我的孩子,更多的是为了遇见更好的自己,我希望自己成为一个更好的人,我也在婚姻关系中学习,爱是一辈子都值得学习的课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