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人说,猫很迷样,它不随便撒娇,有点高傲又得人宠。它的可爱,让你自豪:成为猫奴,是种幸运。

以前常听说猫咪是神祕的生物,是无法理解的谜,可是随着认识的猫愈多,谜底一张张摊开来,我反而觉得,猫咪的表达能力非常好,如果它们想让你知道什么,你一定听得懂。我的偶像康拉德.劳伦兹甚至说,他从没见过一种动物像猫那样,把所有的情绪清楚地写在脸上。

最简单的例子是要求食物,这种能力想必是演化来的,为了生存,它们学会卖萌、撒娇,就连长相都变得愈来愈可爱,以便对人类予取予求。我的侄女念小学四年级,她养猫才几个月便说出了至理名言:“我睡觉的时候被猫吵醒,心里很不高兴,很想打它,可是当我睁开眼睛看见它的脸,我就打不下去了。猫咪长得那么可爱,一定就是为了让人不要打它。”

得到食物之后,猫咪接着还会挑食。我看过一只街猫,它兴冲冲飞檐走壁而来,然而,当它看到碗里的廉价猫食,却倒抽了一大口气,还连连后退了三步! 当然了,对着不想吃的食物做出拨砂的动作,暗示这是屎,这种表达也很普遍,猫奴若未曾见过,我只能说你真的很幸运。


蓓蓓。图片|作者提供

它们还有一种表达的利器,那就是尿!

我见过无数次,每当书店里来了新的猫,旧成员为了表达不满,就会在新来猫睡觉的位置尿尿。为了占地盘,它们也很常喷尿在墙上,如果还故意让你看到的话,那就是在对你抗议,你一定做了让它不快的事。我见过的喷尿大师是一只母猫,它挥洒尿液的手法实在太狂野了,把整面墙喷好、喷满,公猫远远比不上,令人赞叹。

但有时尿也能传达生病的警讯。我见过一只猫,正常时都尿在猫砂上,但是泌尿道出问题的时候,必定到墙角去,留下一滩血尿,以便猫奴将它逮捕就医。另一只猫膀胱里有砂,只是它宣示身体不适的方式实在令人发指:跳上书店平面展示架,尿尿在我的诗集上,并将被尿过的书全部推倒在地。

后来因书店歇业,短时间内带回三只成猫,家里原来的两只猫反应很激烈。甜粿特别讨厌咖哩,尤其它上厕所时,必定在旁谩骂,然后追打;蓓蓓则是讨厌样子,但我真没想到它用了尿床的方式来表达。(延伸阅读:猫奴教战指南:猫被摸会翘屁股?表示你摸对了点!

样子初来乍到,起先睡在我的被子末端,也就是脚的上方,可是那里原本是蓓蓓的位置。有天夜里,蓓蓓趁我和样子都起床的时候,尿在被子上,且分毫不差地瞄准样子睡觉的位置。

接着,随着样子愈来愈自在,它睡觉的位置也慢慢往上移动,但无论它睡到哪里,蓓蓓毫不犹豫,必定尿在那里,目标清清楚楚,完全没有模糊空间。最近的一次,因为样子睡在我肚子上,当我醒来时,从肚子到后背,一片尿湿⋯⋯。

现在,样子已经睡到我胸口上了,我真担心有一天,当样子睡在我脸上时,我会喝到蓓蓓的尿。更惨的是,甜粿有样学样,也在咖哩睡觉的位置尿尿了,我简直来到了尿尿地狱。


蓓蓓讨厌的“样子”。图片|来源

对此,我的朋友建议去找动物沟通师,可是要问什么呢?甜粿一定说快把咖哩赶走!蓓蓓一定恨不得样子人间蒸发!它们表达得这么清楚,问题是这些诉求我做不到啊,所以也只能继续咬牙忍耐了。(延伸阅读:特选猫咖啡厅:和猫店长来场午后约会吧!

本文摘自隐匿《猫隐书店》。由木马文化授权原文转载,欲阅读完整作品,欢迎参考原书。


《猫隐书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