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这一代的年轻人,是渴望自由的。但自由是什么?生存压力这么大,我们又如何才能获得自由?

KY 的创始人回母校做了一次关于这个主题的演讲,今天就给大家带来她的发言稿。

大家好,我叫钱庄,是 KnowYourself 的创始人。在座有多少人知道 KnowYourself 么?请你们举起手让我看一看。很好,还是有人的,不然我刚才问这个问题就很尴尬了。

我今天演讲的题目叫《如何过上一种更自由的人生》。从小,我妈妈对我的管束就很严格。所以我从小就想,我要快点长大,长大以后我就自由了。在那个时候的想象里,自由它是一种彻底不受管束、又简单又轻松的状态。而等我真的长大后,我才发现,自由并不是一种随着年龄增长就会自然获得的东西,要想获得它,人们需要付出很多努力。

我今天在这里谈的自由是什么呢?它是指一个人外在的行为、选择、生活,多大程度上体现了他内心健康的需求和感受,多大程度上将他往能让他自己感到幸福的道路上引领。


图片|来源

我在北大上完学之后,去了哥伦比亚大学继续学习,硕士第二年的时候,我着手开始准备临床心理博士项目的申请。当时我已经联系好了三位老师为我写推荐信,也受到了很多人的支持和鼓励。但我却渐渐越来越无法忽视自己内心的一种恐慌。我从未进入过社会,内心里怀疑自己是否有能力负担自己的生活,继续读书固然是我的兴趣所在,却可能也有一部分,是逃避进入社会、推迟面对考验。

因为对自由多年的渴望,我对“不自由”十分敏感。我的恐慌是我好像无法靠自己,过上自己现在的生活,在这种恐慌中我的不自由感是空前强烈的——当一个人感到自己的生存需要依附于他人时,他是没有任何自由可言的,即便当这个他人给自己很大的空间时也一样。我很庆幸自己在还比较年轻的时候就意识到了这一点。

很多现在的年轻人,对自由都存在这样一种误解,他们想要的自由里只包含了权利,不包含任何责任义务。另外一种情况是,他们中的有些人不断抱怨周围的环境令自己不具备自由的可能,比如父母不允许。弗洛姆有一本书叫《逃避自由》,讲述了人们有时为了回避承担自己人生的责任,会主动把自由上缴给一种更大的力量,由这个更大的力量来主宰自己的命运。这种现象在生活中其实是很常见的,许多抱怨自己被控制的人,可能没有意识到自己也配合交出了自由,从而让他人成为了为自己的人生负责的人。

自由本身就意味着责任,世界上不存在脱离责任的自由。自由是辛苦的。你首先需要具备在这个社会上存活的能力。经济独立、自给自足是所有人走向自由的起点。这是我在一开始就想要首先强调的事,如果你想知道如何过得更加自由,首先必须接受这一点。如果你还没有做到经济独立,找到自己谋生的方法是你现在最应该做的事。

在意识到这种经济不独立的不自由之后,我选择了暂缓 PHD 计画,硕士毕业后选择了回国。

不知道大家有没有想过,命运在我们身上实现的形式,是什么?它不是一个虚幻的过程,它是有一个行动作为中间介质发生的。这个实现命运的行动就是“做选择/做决定”。我们成为什么样的人,过上什么样的生活,本质上就是我们所做的所有大大小小的选择和决定的叠加。


图片|来源

因此,在做每一个选择和决定时,我们能多大程度意识到自己在做什么,自己想要什么,多大程度坚持自己的判断,我们就能够多大程度上自由决定自己的命运。里尔克有一段话说的是,“我们所谓的命运是从我们人里出来,并不是从外边向我们人走进。”

我当时作出回国这个决定,是因为我已经知道自己不是一个喜欢一成不变的人,我更喜欢有冒险的生活。我所就读的社会工作学院、临床精神卫生专业,在美国跨专业就业是比较困难的,如果留在那里,我的职业道路会非常明确。回国的话,我会面临更大的未知,但未知同时也就意味着可能性。因为我瞭解自己是一个风险偏好者,我做出了回国这个选择。

大家从这个例子中可以看到,如果你想没有障碍地为自己作出决定,你首先需要瞭解你自己。

自知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对于想要过得自由来说,你最需要的,是一套能够最大程度指导你做决定的价值体系。

什么时候我们会觉得不自由呢?当我们在做决定的过程中,感到纠结,我们就会觉得不自由。比如我又想要更好的工作发展,又想要更加安适的生活方式。人不可能什么都拥有,这个道理所有人都懂。那为什么还会感到纠结呢?

其实这还是因为,你对不同的东西对于自己来说的价值排序,是不够清晰的。哪些东西能给你带来更大的满足感?哪些东西对你来说是更重要的?你的价值排序越明确、越坚定,你就越容易面对各种各样的抉择。


图片|来源

我曾经问过一位我很钦佩的长辈一个问题。我说,有时在一些情境中,我不知道是否不诚实能给自己带来更大的利益,难以判断未来可能的获益与风险。这位长辈对我说,是的你并不瞭解未来,但你瞭解自己,你知道什么样的选择是能让你自己舒服的。当时他的这句话给了我很大的启发。我意识到,如果我足够瞭解,我的幸福来自于哪些价值感,我在面对诱惑、混沌、他人的意见时,都将能够更笃定、更平静地作出自己坚持与舍弃。

所以在座的各位青年朋友,你知道哪些东西能够给你带来最大的满足感么?我有一位大学同班的好朋友,从本科毕业起就选择了不会去公司上班,而是陆续做了一些不同的商业项目,他就是因为发现,自己能够从一件事从无到有的过程中获得极大的满足感,而不太能够从维护一个东西中获得价值感,才义无反顾地放弃进一切大企业工作的机会。(延伸阅读:找大公司还小公司?毕业生,先将关心放在自己身上

你可以尝试问自己这样一系列问题。你喜欢更有 routine 的生活,还是更有新意的生活?你更喜欢隐藏于众人中,还是成为注意力的焦点?你是否愿意妥协物质生活的需求,来获得当下更多的舒适?每个人身上都有着多种社会角色,哪一个角色对你来说是最重要的,作为家人朋友的你,还是作为职业人的你?超越日常的精神追求更能满足你,还是生活层面的追求更能满足你?坚守你自己的原则更快乐,还是获得更大的成就更快乐?等等,你需要用有创造力的方式向自己提出这些问题。

如果这些问题你都觉得,答案很不清楚。我给你的第一个建议是读小说,那些伟大的长篇小说们,你会看到不同的角色作出的不同选择,而他们也会在不知不觉中影响你。我给你的第二个建议是,去实践。

无论你想做任何一个决定,就去做吧,只有在你实践这个选择的过程中,你才会真的面对许多问题,只有到了那个直面抉择的时刻,你的决定才会告诉你你是谁,也塑造了你是谁。靠坐着想是想不清楚的。


图片|来源

除了认识到自己的价值体系,为了更自由地走出自己的命运,你还需要认识到一些尤其难易被认识的东西。那就是,你潜意识里存在的一些不良的模式。

人活在这个世界上,自由地为自己作出抉择很难。你不但容易被外界、被他人绑架,有时你还会被自己绑架。我身后的PPT上是荣格说的一句话,它的意思其实是说,如果我们的潜意识里,有一些自己还没有处理好的冲突、矛盾、被压抑了的渴望,我们虽然意识不到它们的存在,它们却会发生在外部世界里,显得好像是我们的命运。

日常生活中很经典的一个例子是,一个女孩子,各方面都优秀,身边也不乏对她好的追求者,但她总是爱上那些不太有能力给予她一段好的亲密关系的人。对于那些表现出对家庭很负责任、对两个人的未来很认真期待、非常体贴她的感受的男人,她无法被他们吸引。这样的事情,在她有约会经历以来的数十年里反复发生,看起来像是所谓的宿命。

但事实上,她就是一个被自己的潜意识绑架了,而无法自由作出选择的例子。因为她的父亲是一个没有能力爱她的人。所以她的潜意识中一直有这样两个愿望,那个看起来不爱我的人其实是爱我的,以及我能够通过我的努力让这个不爱我的人爱上我。但由于在自己的父亲身上,多年来这两个愿望反复受挫,她为了避免痛苦已经把愿望压抑了起来,不让自己感受到有这样的渴望存在,从而避免失望。但她却还是会不断通过爱上类似的男人制造出熟悉的情境,因为那样的愿望仍然存在,只是她转移到了新的情境中,期待在新的情境中得到解决。(延伸阅读:别把错误归咎“选择”,而是学会替选择后的人生负责

她的愿望在新的情境中,倒不一定说绝对不会实现。但一定是困难重重的。而因为潜意识的绑架,她的情感是不自由的。她甚至没有真正接触过那些有能力爱她的人。

很多人的心中都存在着这样秘密的锁,锁住了自己,让自己没有办法从当下的自己究竟需要什么、想要什么出发做决定,而是反复活在过去某些愿望的笼罩中。


图片|来源

人要从自己的束缚中解脱,才能获得真正最高程度的自由,而这种解脱也是最难的。它要求我们抽离出来,站在一个有距离的位置观察自己生活中所有习以为常的细节,发现自己身上存在的自动化的行为和情绪模式,觉察它们对自己造成的影响。觉察会成为我们脱离它们控制的第一步。

最后,我还想告诉大家,除了提高自知,如果你想获得更自由,你需要有更多样的生活侧面,和更多元的价值来源。它的意思是说,你在生活中最好同时保有更多样的身份和活动,比如说工作、家人、伴侣、兴趣爱好等等,你的生活侧面越多元,能够给你提供价值感的来源就越多。而这些来源不太可能同时失去。

生活中另一个不自由的情境,就发生在价值来源太单一的时候。因为这件事是我仅有的存在的意义,所以我被它困住,当它出现问题,我也会随之摧毁。这就是一个不够令人满足的生活状态。所以我鼓励大家找到生活的更多面,让自己拥有更多,这样你始终会有寄情之所,不会那么容易感到绝对的困顿。


图片|来源

我们要的自由,都是为了能够自由地走向符合我自己需求的幸福。这张 PPT 上,是荣格说的,一个人想要感到幸福必需具备的五点要素。大家可以比对一下自己是否都具备了。

在今天演讲的最后,我祝愿在座每一个人能够在这个疯狂的时代里,找到内心的平静,能够不疾不徐、笃定地走在自己的路上,能够自由地主宰属于你自己的这短暂的一生。

谢谢大家。